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钱这种东西,永远是很重要的
    秦王宫。

    秦王坐在桌案前,看着满案的文书,放下了手中的笔。

    招了招手,唤来了一个宦官。

    “大王。”宦官躬着腰,站在秦王的面前。

    秦王顿了顿问道。

    “武安君府,这几日如何了?”

    “回大王。”宦官低着头:“和往常一般,少有人出入,那顾姑娘,似乎准备为武安君和其夫人守孝。”

    “守孝?”秦王一愣,然后反应了过来:“儒家的礼法。”

    有些好笑:“她倒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个,白起那小老儿还会教她礼法不成?”

    没笑几声,秦王却叹了口气。

    “倒也算是孝顺,没枉得白起视她如己出。”

    “听闻此子颇有才学,兵家一道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识······”

    宦官保持着沉默,少说多做永远是保命的规矩。

    秦王随意地摆手,站了起来。

    “摆驾,寡人去看看她。”

    “是。”

    ——————————————

    老连正牵着烟哥在遛弯,小院中只有烟哥不轻不重的马蹄声,时不时传来几个响鼻。

    老连垂着眼睛,摸着烟哥光滑的皮毛。这府里却是几乎没有半点人气,微微叹气,却突然听到了扣门的声音。

    老连疑惑地皱起了眉头,这个时候,来拜访的又会有谁?

    松开了烟哥的马绳,也不怕烟哥跑了,这马有灵性,不会乱跑。

    走到了门开,老连带着老茧的手放在了门口,推开了大门。

    看到门外的人,便是总是淡淡的老连也露出了意思慌张,连忙拜下:“拜见大王,未能远迎,还请大王恕罪。”

    “无事。”秦王抬了抬手:“这家中也没几个人,就莫太在意礼数了。”

    远迎,武安君府一共就四个人,便是都来迎接了又能怎么迎接。

    秦王抬头看了看,武安君府带着几分萧索。

    扭过头,看向老连:“白起的弟子,何在?”

    “大王请随我来。”

    老连在前面带着路,亲卫都没有进门,只是在门外守着,两人一路走到了顾楠的小院。

    穿过院门向里面看去能看到一个身穿白衣的人正坐在树下看着一份竹简。

    老树不知多大了,却是长得很大,枝丫上尚有几片叶子还没有完全落下。

    树下的人坐在那喝了口茶,一副男儿的打扮,当真如同翩翩公子。

    或许是看的认真,并没有发现站在院外的秦王。

    和风白衣,宛如一幅画卷,这么定隔着。

    迈步走了进去,站在顾楠的身后,秦王开口问道。

    “在看什么?”

    声音年迈也厚重。

    顾楠这才惊醒,扭头看到秦王,心中带着惊讶。

    她如今的感官和之前已经是大不相同,可以说便是有一只老鼠走进小院,她都能感觉得到。

    就算刚才她在出神,秦王能让她完全感觉不到的情况下走进小院。

    很明显,秦王武学上的实力也很深厚。

    秦王来了。

    即使她并不是非常想见到这老人,却也不能怠慢,站起了身。

    “拜见大王。”

    但也仅限于此,没了下文。

    秦王眯着眼睛笑道:“如此失礼也不同我告罪,看来是我高看了你师父,终究是没怎么教你礼学吧。”

    说着,瞥了一眼顾楠手中的书,摸了摸胡子:“内息术说?”

    “是。”顾楠微微点头:“老师交于我研读,却是还没同我讲解过。”

    ······

    “这书倒是确实晦涩难懂。”秦王略微沉默笑道:“说说有什么不懂,我讲与你听。”

    顾楠的脸色有些古怪。

    眼前的这位秦王,她总是看不出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大殿中的喜怒无常,又或者下令时的决绝和一意孤行,私下中却是常是笑着,此番却是又要为她讲学。

    想来却也是,为王之人,起码的要求就是不露喜悲声色,不形于色,不发于声。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更好的保证威严。

    “说说看吧,寡人多少应当能讲上一些。”

    迟疑了一下,顾楠说道:“周天气转,归流而虚,尚有不明。”

    “如此,此乃运气之道周天为期,你可知周天?”见顾楠摇头,秦王就讲解道:“所谓周天,即为内中周环一期,其中十二经络,七十二穴道,绕周身而行,此为一周亦为一小周天······”

    秦王的讲解很详细,有理有据,几乎将每一个顾楠可能不知道细节都一一提出,讲到兴起也会开几个玩笑。

    若是说他不为大王,或许会是一个很好的讲师。

    一个讲解,两人便是从早晨讲到了午后。

    也从最开始的讲解,变成了闲聊。

    “我与你师也算是老友。”秦王接过一杯茶,悠然地慢慢说道。

    “白起唤你楠儿,那我也便唤你楠儿了。”

    “大王自便就是。”顾楠收起竹简,这一卷却是已经讲解了个透彻,不再有看不懂的地方了。

    秦王捧着杯子,有些冷的日子,温热的茶水捧在在手心里很是舒服。

    他似乎在斟酌着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说道:“楠儿,你是不是怪寡人害死了你师?”

    似乎有考虑到了什么,认真地说道:“说便是,现在寡人不算是秦王,算是你嬴伯。”

    顾楠将卷起的竹简放在一边。

    若是说不怪自然不可能,可以说若不是秦王执意北上,白起用不到走到如此地步。

    “终究是师傅自己的选择,怨不得别人。”顾楠叹着气。

    没有死在历史上那般因为功高震主而被赐剑自刎的路上,已经是很好了。

    不过二十的少年,却让秦王有一种正在和一个和自己一样的老人在说话的感觉。

    心性才学都上选,秦王给了顾楠一个评价,可惜已经没人年轻人该有的朝气。

    其实本来,白起死后,顾楠想要离开秦国,去往各地游历。

    奈何,答应了白起,看一番那太平世间。

    顾楠在最后还是选择留在了秦国,这个她老师为之征战了一辈子的地方。

    她明白,要不了几年,这里会出现一个人,能够扫清**。

    那个人叫做嬴政。

    “楠儿,寡人想让你为百将,统领一支禁军。”秦王喝着茶,突然说道。

    统领禁军,不算是多大的官职,但是身为禁军护卫统帅,需要常在秦王宫左右。

    如此他就也就更容易看看,顾楠是否可用了。

    顾楠的眉头微皱:“大王,持孝三年,当不身官职。”

    “寡人要用你,管那些俗礼何事?”秦王笑了笑:“这样吧,寡人先不与你军职,便当是帮寡人做,练一支禁军。如何?”

    说完,秦王放低了声音:“你看,这府里也没有多少财帛了,这衣食住行,没份钱财,总是行不了的。”

    顾楠听着秦王的话,一头烟线,她这才发现,武安君府似乎,确实没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