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每个年头怪事都很多
    小绿整理着顾楠的披风,穿在她身上的是一套灰白色的衣甲,她现在还在守孝期,这是秦王特意送来的铠甲。

    说白色都是孝装,至于是常服,还是战甲,都是无碍。

    对于这样的言论顾楠自然是没什么话说,但是既然别人送上门了,不穿白不穿。

    她还是同意了秦王的决定,毕竟人家位高权重的,主要是给钱。

    武安君府本来也不该这么清贫,但是白起的俸禄大多数都为府里制备了文书,这个时代的书都是手抄每一本都是天价。

    白起在的时候下有衣食户自然不会说没饭吃,但是白起死后,本来他爵位的田户都被秦王收了回去。

    这也是规矩,毕竟顾楠非官非爵,怎么可能拿着大良造的田户。

    这样一来武安君府,也就成了空壳子,余下的存粮和财帛都只有一些,要不了多久,真的得揭不开锅了。

    顾楠瞥了一眼,却发现站在身后的小绿眼神有些幽幽的。

    “怎么了?”顾楠绑好腰间的绳带,侧过头看着小绿。

    “看你心不在焉的。莫不是看上了哪家儿郎?”

    “姑娘你别乱说。”小绿红了红脸,出神地拉直了顾楠的披风:“我只是在想,姑娘也终是真正入了军伍了。”

    小绿也知道顾楠要去做什么,顾楠已经和她说了。

    虽然没有真正的官职,却有着实权,为秦王私练三百禁卫,享军候(千人将)俸。

    同时这三百禁卫不受卫尉管制,直属秦王。

    对于顾楠来说,这个条件可以说开的离谱,好的有些离谱了。

    或许是秦王按了白起的意思,暗中照顾了顾楠和白仲,而对顾楠的安排当是还几分教考的意思。

    此般算来,顾楠也确实算是真正的成了一军伍之人。

    顾楠轻轻一笑:“怎么,入了军伍,你这般不开心?”

    “没。”

    小绿低着头:“只是,小绿所识的军伍之人,多是···”

    多是没有一个好下场。

    小绿说不下去了。

    在她眼里向老爷和姑娘这样的人,就该好好的过完一辈子才是。

    顾楠明白小绿要说的是什么,伸手刮了一下小绿的鼻子。

    “别瞎想了,我就是去练兵的,能有什么事。”

    说着拉直了自己的衣领。

    “好了,莫要总是胡思乱想的,我先走了。”

    ————————————————————

    咸阳城的牢狱在东城,商鞅变法以后,秦国多是采用法家的学说治理天下。

    广狱而酷刑,这使得牢狱在秦国成为了治国利器。

    便是犯了一件小事都能够入狱,这监狱之大也是难以说明。

    牢狱之外,一个身穿白色甲胄的人骑在烟马上慢慢走来,显得异常招摇。

    就连守在门外的守卫都不自觉地多看了两眼。

    那人身上穿着的白色铠甲不是刺眼的亮银色,而是一种灰白色,像是蒙了尘。

    这般的白色铠甲给人的感觉很是诡异,就像是丧服,但穿在那人身上气势斐然。

    脸上的头盔带着一张青铜兽面的覆面,看不清相貌,獠牙狰狞。

    身下骑着一匹乌烟的骏马,骏马的一只眼睛上还带着一道刀疤很是凶煞。

    “来人止步!”

    直到那人走到了宫门前,两个守卫才反映了过来,上前一步。

    顾楠拉住了烟哥的缰绳,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

    “出示通令。”

    微微点头,从腰间拿出了秦王连带着衣甲一同给她的令牌。

    守卫扫视了一遍令牌,攻拱了拱手:“郎君稍等,我等还需通传一番。”

    顾楠一副将校的打扮,守卫下意识的将她当做了男子。

    “无事,例行公事而已。”

    这声音如何怪怪的?

    守卫没回过味来,但是也不能多想,上头的事情想得太多总是不好的。

    转身走进了牢里通传,过了一段时间,才又走了出来。

    “抱歉郎君,耽误了些时辰,已经通传好了,请入。”

    挡在顾楠面前的另一个守卫也让开了身子。

    “多谢。”顾楠收起令牌,牵着烟哥走了进去。

    带顾楠走远,其中一个守卫看了一眼另一个人。

    “那小将军穿着的白袍,我怎么看怎么不对味,少见将军穿白袍的。”

    “我倒是觉得他的声音也不对,像女人。”

    “女人?不会吧,哪有女人当将军的。”

    “将军往我们这跑的也是怪事。”

    “这年头怪事越来越多了。”

    “是啊。”

    两个守卫靠在墙头,没人的时候偷个闲也是守卫的风情,旁人是不会懂得。

    ——————————

    顾楠走进了打牢,和所有的大牢一样,这地方总给人阴冷潮湿的感觉,还带着些说不清楚的怪味。

    其实堂中还算干燥,但感觉总是在。

    迎面走上来一个狱官,对着顾楠行了一个礼:“不知将军前来,耽误了,不知将军来这牢狱所为何事?”

    战乱时期的军职多数有着更大的地位,便是同级的文官都是要低上一头。

    所以这狱官也是习惯了,见到穿着将军甲胄的,都先行个礼,总是不会出错的。

    顾楠拿出一份文书递给了狱官:“在下奉命前来提三百死囚。”

    提三百死囚?

    狱官一懵,这所谓何事?

    接过文书,也确实是公文,但是狱官还是有些迟疑。

    “这,将军,你看你来的匆忙,三百死囚数目不少,不知道这上头?”

    狱官指了指头上,算是给顾楠打了一个哑谜。

    “啊,无须担心。”顾楠摆了摆手:“这是走公事的文书,廷尉那已经通传过了。”

    “还请先生为我提出些死囚的案书,我好挑选提人。”

    事实上就算是没有传过又如何,秦王要人,廷尉还敢不给?

    “如此。”狱官讪讪一笑,算是安心了些:“下官知晓了,请将军和我来。”

    提三百死囚,秦王的要求,他交于顾楠练的这支禁卫,用的就是这三百人。

    ——————————————————————

    今天下午有一个考试···要准备一下,今天应该只有一更了,啊哈哈(挠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