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死囚营
    “踏踏踏。”

    宫殿中传来匆忙的脚步声,一个烟甲的骑卫手里拿着一份文书,走进了大殿之中。

    秦王正在审阅政务,感觉到走进来的骑卫,并没有表现出惊讶。

    没有抬头,手里提着笔,写着。

    “大王。”骑卫快步走到秦王面前,跪下。

    “嗯。”秦王抬了一下眉头:“让你注意的事情如何了?”

    低着头将竹简递交到了亲王的面前,骑卫说道。

    “顾姑娘已在大牢提出三百死囚。”

    “中间审读了死囚的案书,三百死囚皆是杀人之罪。”

    “三百杀徒?”秦王一愣,勾起了嘴角:“这楠儿在想什么,这些个凶人,她管得住吗?”

    “也罢,将宫右空出三百军营,这丫头倒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秦王对着骑卫挥了挥手。

    骑卫当即点头退下。

    只是让你去提囚,你给我提出了三百死囚?

    做事决绝果断,有几分你师傅的风采,倒是不知道用兵之道你究竟是学会了几分?

    秦王笑着摇了摇头,不再多想,低下头抽出了下一本卷书。

    ——————————————

    “沙,沙,沙。”

    一个个穿着囚衣的人身上被粗厚的麻绳困得严实,几个士兵押着他们走进了校场的沙地。

    宫右的一处小兵营,相对于其他几处数千人的军营来说,这三百人的军营实在是不够看。

    囚犯被推在一起,坐在校场的中间。

    按照上头的意思,士兵解开了绑着他们的绳子,就可以走了。

    三百个杀过人的凶徒就这么放在这,没个人看管,士兵都觉得头皮发寒,就算是闹出什么出人命的事情他们也不惊讶,松开了这些人的绑,就逃也似的退出了军营。

    粗砾铺成的校场上三百个死囚面面相觑。

    四周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就这么被放在这里,却是个什么意思?

    “哎,这里一个人也没有,我们都没被绑着,不如,我们跑吧?”

    一个稍稍年轻的人第一个开口说话,看着四周,似乎是想着找人一起逃跑。

    “要跑你跑。”一旁,一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头。

    “别看这里似乎没人看守,我们可是死囚,说不定我们跑出了这扇门外面就是一队队的官兵,在这要是被抓回来,同样是死罪,但是就不是杀头这么简单了。”

    周围的人听着这个人的推测,打了个寒颤,砍个头不过碗大的疤,一刀了事,这里的人都是刀口上混的,没几个人怕的。

    但是若是其他:车裂、具五刑。

    不管是哪一种想一想都让人胆寒。

    “那说说,怎么办?”一个人问道。

    “等。”中年人只吐了一个字,闭上了眼睛。

    没有人再说什么逃跑,安静了下来。

    日头当头,但是年末的天气也不可能有人觉得热。

    三百人就这么盘坐在地上,没有人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从死囚牢里提出来,但是搞清楚了事态,他们也就在没有人多言。

    大不了就是一个提刑,早死晚死都是死,先死了也要比等死好,他们知晓这个感觉,也就看的开了。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时辰,直到他们看到一个人影不急不慢地从军营的门口走了过来。

    那人一副将军打扮,穿着一身灰白色的将袍,白色的披风随着步伐缓缓摆动,脸上覆盖着一层青铜面具,手里提着一杆长的骇人的步卒长矛。

    白袍?

    坐在校场上的死囚的撇了撇嘴吧,穿白袍的将军,只可能是那这种那年少气盛的少年,想来是连死人都没有见过的。

    有点常识的都知道,穿着白袍上战场和找死也没得什么区别。

    不说别的,乱箭乱刀定是都往你身上招呼。不应为别的,谁让你看着显眼的呢?

    有几个做过马贼的,看到那人手里拿着的那杆长矛,脸上的讥讽更浓了些,开玩笑,这般长对的长矛,在马上能施展的开算我的。

    唯一让他们感觉奇怪的是这一身白袍显得灰败,不是亮银色的,而是一种理论上常人都不该喜欢的丧白。

    小将缓缓走来,身边牵着一匹烟马,最后站定在三百死囚的面前。

    顾楠扫视了一遍眼前的众人,每一个人身上都带着肃杀之气,秦国的法律严厉,但实际上它也有开明的地方。

    杀人罪在秦国分为端和非端杀人,也就是有意和过失杀人,过失杀人是不会被判死刑的。

    能坐在这里很显然,这些人不会是什么善辈。

    简单地说道:“看来是人齐了。”

    不出意料,这将军的声音一听就是个年轻人,而且莫名的带着几分女子的柔气。

    顿时一众死囚都笑了出来。

    这小将军在他们面前装大,他们可不带怕的,都已经是要死的人了,除了那些非人的折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对于这么个小将军,他们在自然是懒得畏首畏尾。

    “哈哈哈,小将军,你这声音怎么听着像是个女人啊?”一个壮汉拍着自己的大腿,毫不顾忌的嘲笑着。

    “断奶了没。”一人勾着嘴角,调笑地看着顾楠:“这声音怎么奶声奶气的?嗯,带着个面罩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你是个娘们了。”

    “小将军,我们这在做的手里都是几条人命,我劝你还是让你家大人出来的好。”

    ······

    顾楠就这么静静地站着,等他们都笑完了,声音渐渐平息了下去。

    四下看了看,自顾自地点了一下头。

    才伸手放在了自己的面罩上,慢慢推了上去。

    表情平淡。

    “我确实是个女子。”

    ······

    看着眼前掀开青铜甲面之后俊美的女子。

    这下轮到死囚们没话说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地看着顾楠。

    女子为将军,他们是从来没有看到过。

    刚才多半只是调笑,谁知这真是个女子。

    而且随着眼前的女子身上的气势一点点的放出,那种肃杀的气息压在了每一个死囚的心头。

    让他们有一些喘不过气来,咽了口唾沫。

    平静的表情和那种能感觉的到的杀意,无不在告诉他们,这绝不会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犊子。

    而是一个真正沙场战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