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三百禁卫,当有吾名,其实这是个flag啊
    顾楠看着自己造成了场面,满意地将自己的覆面又重新放了下来。

    自己的这个外形在战场上确实不够吓人,还是带着甲面更有威严一些。

    她虽然不算是什么老将,但是一场长平之战让她杀过的看过的死人可能要比别的人一辈子加起来的都多。

    手里面不知多少的人命,加上白起赠与她的数十年内力,要是连在这些寥寥几百个死囚都镇压不住。才是真应该一头撞死算了。

    “好了,我也不多说什么。”

    顾楠抬起手中的长矛随意地往地上一插。

    “砰!”

    只听一声闷响,长矛陷立在了地上,四周带着一片龟裂。

    看着那恐怖的巨力不少死囚的脸色一惨,刚才他们似乎是已经把这个人给得罪死了。

    不管死囚们是什么想法,顾楠就着众人之前的一块石头坐了下来。

    “到了这里的,想来都应该是人中败类。”

    “我也看过你们的案文,却是如此。”

    “李益,家中无粮于上年末为马贼劫道杀人,受捕,获死刑。家中尚有老母而不顾,不孝,杀人于野道,不仁。不仁不孝,败类。”

    “秦宽,闹事小妹遭抢,怒而杀人。小妹一亲都且难护,无能,闹事杀人,无知。无能无知,败类。”

    “严河,债务难以偿,家中老父母受人欺辱,愤杀人。有债不偿,无义,拖连父母,无用。无用无义之人,败类。”

    ······

    顾楠将这些人的案宗一间一件的读了出来。被报的人无一不是面红耳赤,满腔怒火。

    但没有人反驳,因为顾楠说的都是实情。他们不能反驳。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顾楠无一遗漏的将每一个人的案宗说出来的时候。

    死囚的神色变的惊疑,而后是茫然。

    这将军,想干什么?

    这些人都是顾楠自己在牢狱中挑的,每一个人都是见过血的狠厉之辈,作为士卒甚至要比一般的寻常士兵更加狠辣。

    除了这一点,所有人却都还有一个共通处。

    皆是遭这世道所迫,求存杀人。

    且家中都还有几至亲。

    直到所有的死囚们抬起头,看着顾楠。

    顾楠这才停了下来,眯着眼睛。

    “尔等家中皆有至亲尚需供养,如今却皆在此等死,说尔等是败类,却是都轻了。”

    字字诛心,死囚们满面胀红,脖子上甚至能看起胀起的青筋。

    他们如何想着般,这世道想要安稳的活下去又谈何容易!

    他们都是死囚,除了死路还有别的路可走吗?

    这小将难不成就是想当众羞辱他们不成?

    想到此,死囚们看着顾楠,恨不得一拳打上去。

    ······

    顾楠顿了顿,却突然问道:“你们可知你们为什么会提到这儿?”

    这一问把这些人都问愣住了,他们怎么知道。

    “秦王命我组三百禁军,不受管制,直属王侧的禁军。”

    禁军?找他们作甚?

    死囚默不作声地坐在原地。

    “我选了你们。”

    话音落下,震惊的眼神一瞬间投向了顾楠。

    “当然。”顾楠吊儿郎当地坐在石头上:“只是暂时的。”

    “我还要选拔,若是成了你们过了这选拔,成了禁军。”

    “秦王以诺,免死刑责,不入奴籍,恢复民身重入祖籍,享禁军俸禄,可计军功。”

    短短二十九个字,顾楠听到了下面粗重的呼吸声。

    死囚们的眼睛瞪得很大,甚至充斥着一些血丝。

    他们不敢相信,进了牢狱,本已经是行尸走肉等死之人,每每想起家中至亲心中都是一阵绞痛。

    但他们将死之人又如何能想的了那些。

    但是此般,他们看到了希望。

    恢复耕身,可以回去的希望。

    每一双眼睛都变得炽热,火烧一样的炽热。

    “若是选拔不过。”顾楠指向了一早就摆在一旁的桌子。

    那桌子上放着十几卷竹简,之前根本没人在意。

    顾楠拿起了一卷,将其摊开,上面写着十几人的名字。

    “此为你们名册,若名字从上被划去,即为选拔不过。”

    “重新押回大牢,该如何便如何,我自会再去提人补充。”

    “将军,此话当真?”死囚之中,一个正坐着的中年人认真问道,他的眼中亦是一片灼灼。

    顾楠摊着手中的竹简:“我这个人讲话不是很好听,但诚信还可以。”

    “好!”中年人咬着牙,盯着顾楠手中的名册。

    那名册上有一个叫做高进的名字,那正是他的名字。

    一字一句地说道。

    “三百禁卫,当有吾名!”

    “亦当有吾名!”

    “吾名亦当!”

    死囚激愤,顾楠依旧没有什么变化,放下了手中的竹简。

    “如此,还望你们莫要后悔才是。”

    “现在与你们衣铠兵器,随我来。”

    顾楠没练过兵,白起也从未教过她此道,但是毕竟生在千年之后。

    她便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

    参加过也看过无数的军训,该如何行事虽然心里虽然没有个章程,但还算是有点那啥数。

    她也不求能练的多好,千年之后数代人总结出来的练兵之法,放于此地是否管用她也不知道。

    她也没有这方面的所学不是。

    不指着能练出什么天下强兵,能别丢脸,练出一支像模像样的禁卫就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