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人死了便是器物
    秦国终究还是败了,魏国信陵君魏无忌在邯郸城下彻底击败了秦军。

    王龁率残部逃回了汾城,军中大溃,损军近三十万。

    更不好的消息是韩国亦加入了合纵抗秦。

    虽因白起已死,抗秦之盟少了个借口,没法趁着大义大举攻伐,但是依旧来势汹汹。

    直取了本已被秦国攻下的河东郡、太原郡,甚至还有那埋着数十万人的长平上党。

    秦王含恨命秦王子嬴柱的其中一个儿子嬴异人遣送赵国为质。

    秦国退让了,本来的合纵联盟不过也就是一纸盟约,以求自保而已。若是真打起来,没有人愿意冲在前面直接抗衡秦国,那怕秦国此时国力有损。

    各怀鬼胎,相互推脱,声势浩大的合纵攻伐也就恹恹而止了。

    “可恨···”

    “着实可恨!”

    秦王狠狠的掷出了手中的青樽,只听一声脆响,青樽摔裂在了大殿之上。

    “赵、魏、韩、楚···”每一个名字念出来,秦王的眼睛愈发冰冷一分。

    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阵,秦王深吸了一口气,抬起了头,半响,颓然地坐回了大殿上。

    若不是武安君之策,秦国,如今恐是已经前功尽弃了吧······

    寡人当真错了。

    那又如何呢,武安君已去了。

    如同白起的推测,白起死后,秦军大破,各国的失地也多数收回矣。合纵联盟瞬间开始了瓦解,开始相互保留,没有人愿意再轻意攻伐秦国。

    但也是因为这样,秦国有了难得的喘息之机。

    如果顾楠在此,应当会发现,或许是因为白起要比历史中更早死去,而且不是被秦王恨杀。

    两人之间计划周全,合纵联盟出现间隙也要比历史上早了很多,秦国原本应该丢失的土地也并没有全部丢失。

    “寡人还真当感谢他们的保留,此般,我大秦可还没到重创之时···”秦王的眼睛再次睁开的时候,如同是一头正在择人而噬的猛虎。

    只需稍有修养,秦国就能有再战之力,到了那时,他要亲自为武安君雪恨。

    ——————————

    嬴异人被遣送赵国的时候秦王排顾楠前去护送一程。

    如今的顾楠身具千斤的力道,中再加上白起几十年的内力修为。虽然运用的还没有完全成熟,武道一途也才刚刚起步。

    但是一力降十会这话也不是说说的,秦王试过了顾楠的身手后也是大为惊疑,了解了来龙去脉,对顾楠有了一个评价。

    单论个人勇武,咸阳城中当是难有顾楠的敌手了。

    嬴异人。

    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顾楠也是一愣,这个名字很熟悉,思索了半响这才想起了那日在东簪楼见到的那个年轻人。

    却没想到是他,到头来又是一个熟人。

    护送的那一日,顾楠穿着那身丧白色的战袍,在军列中显得尤为显眼,但是因为带着青铜甲面的原因,嬴异人并没有认出她来。

    她就走在嬴异人的一侧,亲自将他送去了赵人的手里。

    嬴异人的身上,当日相识的那份潇洒和随性都没了,有的只剩下被当做器物所抛弃的悲哀。

    就像是一个死人。

    看着他走远,顾楠回想着历史中的内容,历史上只对这个人的记录似乎只有寥寥的几笔。

    让她有些记忆不清了,但是她至少记得一件事,这个人,会是未来秦始皇嬴政的父亲。

    深深地看了那嬴异人一眼,顾楠拉过了烟哥的马头。

    ————————————————

    这段时间外面很乱,也发生了很多事情,但是无论外面如何。

    顾楠要做的事情也只是练好她的兵。

    “两百零一!”

    顾楠手里拿着一根树木的枝条,一下一下地在手心里拍着,慢悠悠地在一众趴在地上的士卒中走来走去。

    要拿到一个人的姿势不对,一枝条就会抽在那错误的地方。

    顾楠的力气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有意控制,那抽上一下都能让人疼的呲牙咧嘴。

    一帮子士卒浑身的大汗,垫在甲里的衣服甚至已经被汗水浸透,他们觉得挤一挤说不定能挤出一桶来。

    同时还要放着站在他们中间的顾楠,谁也不想被突然抽一条子,就算是穿着甲胄都能被一下抽得趴在地上,天知道这姑娘家的将军哪来的这么大的劲道。

    此时他们做着的动作也是怪异异常,两只手平撑在地上,身子保持笔直,随着那将军的报数,便是上下撑动一次。

    要是后世的人来看,定是明白,这就是俯卧撑,但是这个年头没人知道这种动作的用处。

    “我说。”一个士卒汗流浃背的俯下身子,又颤抖着把身子支了起来,这样的动作他已经来回做了两百多遍,两只膀子都快没了感觉了。

    他对着身边的另一个中年士卒小声地说道:“高老大,这将军不会是专门为了折磨俺们吧,哪见过这般练兵的?”

    说着话,差点一个岔气摔在地上连忙有死死撑住:“我快坚持不住了。”

    中年士卒就是昨日那个叫做高进的家伙,他看起来也很累,张着嘴微微喘气,瞥了身旁的人一眼。

    “管她是干什么的,昨日我看过了她带着的那张秦王手诏没错,我们只要过了选拔就能免了死罪。”

    “甚至重回良身,你不想回家看你婆娘?”

    “怎么不想?”士卒撇了撇嘴吧,双眼微微失神,半响,又笑了笑:“也许她早就改嫁了。”

    “她说会等你便是会等你!”高进瞪了他一眼,支撑着身子,两臂打颤:“你莫不是看不起你自己对的女人!”

    “谁说的!”士卒狠狠地又做了一个:“她是天底下最好的婆娘。”

    高进一笑:“那便是了。”

    “啪!”

    一根枝条不轻不重的抽在了高进的肩膀上,虽然抽的疼,但是力道控制的很好,疼不了多久就好了。

    顾楠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莫要说话!”

    “二百三十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