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假呼噜和真呼噜声对的区别还挺大的
    —————————————————

    折磨人的训练一直持续到了晚上,先是那种叫做俯卧撑的东西,然后是绕着校场跑步,最后还有站什么军姿。

    都不知道哪来的那么多折磨人的法子,这些本来是死囚的士卒们一个个都带着股狠劲,却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样。

    下了训练场全部瘫倒在了地上,一动也是不想动了。

    谁知道这时候远处传来了饭香,让一众瘫软的汉子肚子咕咕发响,纷纷爬了起来,找着香味来源。

    “开饭!”顾楠的声音传来,随着她进来的是数桶子饭菜,香味便是从那里来的。

    这三百人在训练期间享受禁卫待遇,饭菜里甚至还有些许油。

    在顾楠眼里虽然依旧是让人无奈的味道,到了他们的嘴里,那可是人间美味。

    几乎是抢着过来打饭,拿到饭的一句也没有多的,拿着就是往嘴里扒拉,甚至有的直接用手。

    简直就像是饥荒里的难民。

    看的顾楠的良心都有些过意不去,自己莫不是太亏待这些人了?

    饭后,所有人都酣畅的一身汗水,冷风一吹,便是瑟瑟发抖。

    他们可不是顾楠这样有着内力加身的武人,这深冬的天气,穿着一身薄薄的麻布衣衫根本不够。

    何况这衣衫还是被汗水浸湿的。

    有几个人回营的时候就已经冷嘴唇发白。

    看着众人的这些样子,顾楠皱着眉头。

    却是她失策了,这时候冬日保暖的衣衫极少,多是动物皮毛,士兵哪里用的了这东西,有衣甲穿着就该知足了。

    但是这样要是汗透,不快些在火边烤干,患病的概率是极高的。

    同样的也会影响到很多训练的进行。

    得制备些保暖之物。

    但是前几次她去秦王那求些要求的时候,像什么禁军的衣食,独立的军营,都是她求来的。早些时候已经被秦王说道了练兵哪来的那么多要求。

    此番也是不好意思在去提。

    看来得自掏腰包啊,顾楠愁眉苦脸地想着自己这刚从秦王那预支的俸禄,摇了摇脑袋。

    也不知道得划去多少。

    夜风冷的紧,顾楠扯着自己的披风,这冷的天气,要是有人患了重病定是要影响全卫的。

    从自己对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向着士卒们睡着的营房里看去,一片漆烟。

    忽的,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走回了自己屋子里。

    高进正躺在自己的床榻上睡觉,夜里冷的有些难受,四周传来呼噜声,还有难闻的臭味。

    但是没几个人真的睡了实在的。

    要是有任何有什么动静,大半的都能马上醒过来。

    大家心里都清楚,所有人都防着别人一手。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杀徒。

    就在高进半眯着眼睛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阵搬动的声音,吱呀的一声营房的门被慢慢推了开来。

    营房中的呼噜声轻了很多,很明显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有人走进了营房,但是没有人叫破。只是暗中小心着。

    借着月光,高进微微睁开了一丝眼睛,却发现走进来的竟是他们的将军。

    那将军手里抱着一个泥盆,泥盆里放着不少枯树枝。

    看着“熟睡”的众人,她摇了摇头似乎抱怨似的说了一句:“看着都是凶人,结果都是些不知事的。”

    一边说着一边将那泥盆放在了地上。

    从怀里拿出了两块石头,轻轻的摩擦了几次,火星子溅落到泥盆里会快燃起了火焰,房间中温度一下子暖和了不少。

    顾楠看着这眼前烧着的火盆,挑了挑眉头,突然想到,说是最早的火盆出于三国时期,自己这个算不算是发明?有没有专利?

    随机又摇了摇头,古时候哪来的知识产权,无趣地瞥了一下嘴巴,四下看了看。

    这营房建的,四面透风,得,都不用担心通风不好。

    想着便起身离开了,随手带上了房门,还得去下一间。

    等到顾楠走后的很久,营房里都没有人讲话,就像是所有人都是真的还在睡觉一样。

    高进深深地看着房门。

    心里带着几分古怪的感觉,这将军,是担心他们受冻?这才想了这个法子?

    他感觉有些好笑,在自己当过兵甚至当过军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将军。

    笑过之后。

    却莫名觉得,这样的将军,让人感觉很好。

    “我们的将军人不错。”不知道是谁开的口,在烧着火焰的营房里。

    “一个姑娘家家和我们这帮粗汉子待在一起,却也是为难她。”另一个人开腔说道。

    “我觉着,我们将军人是真漂亮。”

    “滚你丫的,就只看着这些。”

    “嘿,谁只看着这些,我说的漂亮,不是那般的漂亮!”

    “成,别说了,你也说不明白。”

    “哈哈哈,将军都如此了,我们也就别防着了,好好睡吧,莫负了人家的心意,明个的训练日程我可不想拉下。”

    “······”

    “睡吧睡吧···”

    莫名其妙的营房之中最开始的紧张的防范的气氛消失了,身下的是真正沉闷的呼噜声。

    高进笑了笑,合上了眼睛,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