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怕不是练傻了
    待到第二天的早晨。

    天还没亮,士卒们就被吵闹地金鸣声吵醒,睡眼惺忪地睁开眼睛,然后眼睛猛地一睁,连忙跳起了身子穿上衣甲,飞也似的冲出了门外。

    要是迟到了他们可是知道规矩的,那得绕着校场跑十圈,跑完之后绝对是连早餐都吃不下去。

    金鸣声结束一众士卒已经赶到了校场集合,有的还在往头上带着帽子。

    不同的是今天的训练和前几日不同,即使是被早早的叫醒,也没有人抱怨。

    敲金鸣的士卒归队,顾楠还没有来。

    一众人就这么站着,背着手站的笔直。

    昨夜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本来干得不会这么快,但是或许是因为昨夜放在营房里的火盆的原因,衣服穿在身上已然干燥,似乎还带着一些余热。就是冷风吹在身上,也不是那么冷了。

    “哈~~~”

    过了大概半刻,顾楠才打折哈欠从远处走来,眼圈有些发烟。

    昨夜要给每个营房准备火盆却是让她弄到了凌晨,近早上才算是睡了下来。

    这还没睡多久就被这金鸣声叫起了床。

    “都已经齐了?”

    顾楠左右看了看,疲惫地问道。

    又摆了摆手:“却是我起晚了。”

    “呵呵呵。”

    队伍里发出细细索索的笑声。

    他们都知道顾楠昨夜恐怕是没怎么睡觉。

    “笑什么?”顾楠并所以地挑了挑眉头,随后似乎想明白了,郁闷地扯着嘴巴。

    “我知晓,到时我自会按照军法绕校场十圈,绝不会徇私枉法。”

    她却是以为这些士卒是在幸灾乐祸。

    “至于你们。”顾楠烟着脸,幸灾乐祸是吧?

    露出了一个阴测测的笑容,笑得众人打了个颤。

    “正立!”

    所有人立刻收敛了笑容,双腿并拢,将背着的手垂到大腿两侧。

    “站姿,站到我跑完。”

    说着悠哉悠哉地跑了出去,留下了一众苦不堪言笑不出来了的士兵。

    绕校场十全而已,不过区区几千米对于顾楠来说基本是没有难度。

    但是她要跑上多久就不早知道了,若是跑上一个时辰,这些人就得站上一个时辰,绝对是能把人站的两腿酥麻。

    “娘的。”一个士卒烟着脸站在人群里。

    “刚才是谁笑来着!老子不打死他。”

    谁知身旁的一家伙撞了撞他的肩膀,小声地说道:“兄弟,你刚才确实也笑了吧?”

    “你少说句话能憋死?”

    “哈哈哈。”

    ————————————

    顾楠哈欠连天的走回来的时候,站在校场中央的士卒已经是摇摇晃晃两腿打颤了,看得她撇了撇嘴巴。

    这才是站了多久?

    想当年她当学生军训的时候,被教官罚了一个上午,不也是站过来了,哪像他们这般不像样。

    唯一奇怪的是这些人前几日还看着对这种训练很是反感,甚至有一些躁怒。

    不知道为什么,今日却是都很配合。

    “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在有意刁难你们?”

    顾楠看着这三百士卒的样子。

    虽然她在这么问。

    但却皱着眉头,奇了怪了,被她折腾了这些天了,怎么还没见到有人暴脾气。

    她还准备着有人暴起的时候趁机打压一番这些人,也好立个威信。

    这些可都不是常人,手上都是沾过血的凶徒,什么时候性子都变得这么好了?

    这样下去不行啊,没人质疑,她之前准备好的激昂言辞岂不是就白费了。

    不该是这样一个套路才是啊···

    谁知,三百士卒沉默了一下,却出奇一致的回答道。

    “没有!”

    顾楠的脸色更郁闷,这些人那不成喜欢这般站着?

    “你们不觉得我练兵有问题?”不死心的又问了一遍。

    三百士卒愣愣地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

    “不会,将军很好!”

    ······

    是很好啊,这个时代,根本没有人把士兵当人的,特别是他们这种出身的,死囚营,有一顿饭吃就不错了。

    等到了上了战场,不是冲锋陷阵做炮灰,就是直接被当成弃子不闻不问。

    估计也就只有眼前的这个将军了,还会想着他们是不是会受冻。

    他们虽然是死囚,但是起码分得清楚什么人是待他们好的。

    不过是配合训练而已,他们皮糙肉厚的,算不得大事。

    更何况,能过了这训练,他们就能摆脱囚牢,苦些累些算得上什么。

    完了完了,顾楠抽着嘴巴。

    这些家伙怕不是是被她练傻了吧?

    怎得还觉得这么好了?这种练法她可是吃过大苦头的,特意加强了训练强度,就算是铜皮铁骨,在这么脸上几天都得给褪层皮下来。

    这些人怎得越训越配合了?

    站在队列里的高进看着顾楠的脸色,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带着笑意说道。

    “将军,有什么话你直说便是。”

    众人这才发现顾楠的神色不对,纷纷笑道。

    “将军且说便是,我等听着。”

    原本计划好的内容完全被这帮家伙打乱了,她也是想不到,这还有被虐待着来劲的。

    此般,这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一点威信却也算是彻底没了。

    神色僵硬地咳嗽了一声。

    “那,我也就直说了。”

    “你们可知,什么才是强军?”

    “不知!”士卒依旧站在原地,没有顾楠的下令休息,谁也没有动。

    “兵强马壮,刀兵锋利,这些在我看来却都不是。”

    “在我看来所谓强军,当有两者足矣。”说着,顾楠抬起了两根手指:“行令禁止者,动静神速,进退有素。奋不畏死者,刀剑加身不惧,箭矢中地继前。”

    “由此两者,当是所向无敌。”

    在冷兵器的世代,没有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刀柄铠甲之间的差距并没有想像中的那般巨大,在很多时候,不论将领计谋,两军短兵相接,讲究的就是一个谁更高效,谁更不要命。

    狭路相逢勇者胜,应当便是这么一个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