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鬼谷来访
    顾楠说了很久,却也不知道到了几时,只知道天色已经近烟,才堪堪停了下来。

    从锦衣卫辉煌的开始,再到它的末路,也算是娓娓道来。

    从王了却天下事,多么豪迈的气魄,可惜终究只是朝堂苟且污秽的工具,到了无用之时,也就是改被砍去的败枝。

    校场上的军士听得入迷。

    “锦衣卫······”

    一人伸着手,看着自己的手掌,苦苦一笑。

    “便是要做朝堂鹰犬,也该是做到如此地步,才是英雄!”

    “何来英雄?”另一人骂道:“你也说了鹰犬,不过是苟且之辈。”

    “骂得痛快,但我等日后,不也该是如此?”

    顾楠收起了手中的书卷,淡淡地打断了他们的争论:“都是提命而活的人,何来的不同,沙场上的军士,王宫里的禁军,哪个不是宫廷兵戈?”

    说着,笑了出来:“你等,我等,皆是下等人,能在这乱世里偷得一命,便是万幸了。”

    “偷得一命?”

    士兵们躺在地上,这吃人不吐骨头的世道,偷得一命?

    又如何轻巧呢?

    夜里很安静,顾楠坐在石头上,看着四下躺着的死囚。

    又想起了那战场上搏命的赵军,还有那没有埋进地里,沾着泥雪的那只手。

    仰头看着微寒的勾月,第一次,她真的有些期盼,她那师傅求了一辈子的事情。

    赌上性命,以身为弃子,才搏出来的那一线天命。

    月边的乌云被播散,微风卷起了顾楠穿在甲胄中的丧服。

    ————————————————————

    日后的三个月,算得上是那三百军士日后再也不想回想的三个月,顾楠给他们安排了一众闻所未闻的训练。

    持械击技、空手击技、长途奔袭、军形整顿、体魄打磨这些都是基础。

    顾楠交给了他们她自己通过鬼谷剑术规整出来的另一套简化的剑术,还有一套白起教给她的矛术的简化之说。最后,是一套简单的吐纳学问。

    虽然他们都已经年过二十,老的甚至已经有四十岁了,经脉固化,内气一道难以大成。但是练出一两分内气,总是好的。

    这两者或许都十分简陋,但是对于这个年代的普通百姓来说,本都该是根本不可能接触到的东西。

    拿到武学的那一时,所有人的心思都很复杂。

    穷文富武,一本书的价值就已经难以估量何况是一套武学?

    这些从来都只会是家中门中的私藏,怎么会教与他们这些死囚出身的军卒。

    最重要的是一套简单的武学在未来的战场上,很可能就是他们的另一条命。

    一命之恩如同再造,对于顾楠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于重视恩情的古人眼里,这将军的恩情他们这辈子都是难偿的。

    都是些粗人嘴上也说不出什么,能做的也只有在校场上埋头苦练。

    既然已是朝廷鹰犬,他们便是要成那锦衣卫,要他们的将军成那锦衣万户侯。

    ————————————————

    又已经是第二年的三月。

    上年的三月,顾楠还刚和白起从长平归来。

    顾楠骑着烟哥,站在武安君府的门前。

    冷冷清清的街道,门前被打扫的很干净,想来老连也是时常在打扫。

    依然是三个月了,因为军中训练的关系,顾楠很难回一趟家,却也不知道家中的人过得如何了。

    烟哥难耐地蹬着步子,军中的日子闷得发慌,也没人带它四处逛逛,它都快闷出病了,着实是想家。

    顾楠笑着拍了拍烟哥的脖子,从它的背上跳了下来。

    走上前去叩响了大门。

    想来来开门的定是老连,他的屋子就住在大门一旁。

    随着一声开门的声音。

    大门缓缓的打开,顾楠却是一愣。

    站在门前开门的却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

    烟色的头发也没扎着,不算长,至少是一边的用一根带子绑在脑后。

    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冷淡,看起来不像是的个少年人的表情,一双眼睛里倒是有几分顾楠熟悉的东西。

    一种叫做剑意的东西,她也是习剑之人,一眼便看出了眼前的少年身具内力,而且剑术不错。

    目光落到了他的手上,虎口有练剑之人才有的茧,顾楠手上也是,自然清楚不过。

    而站在她面前的少年,只觉的被顾楠看来一眼就像是全身上下都被看透了一般,浑身发寒。

    这也不怪顾楠,白起的内力太过庞大,她不过是一个初学者,总是掌握不住分寸,全身都带着锋芒毕露的感觉。

    实力不够的人看她会感到紧迫,甚至当场就想拔剑反抗。实力高的看到她则会觉得她太过霸道。

    顾楠收敛起了气势,心下有些疑惑,自己的家中什么时候多了个不认识的少年。但是也没有太过紧张,毕竟这也就是一个少年,实力一般,可能还不如老连。

    低着头,看着对方露出了一个微笑:“小兄弟,不知你是?”

    眼前的少年脸上显得有些窘迫,显然不是很适应被顾楠这么看着。

    小幅度地点头,淡淡地开口:“盖聂。”

    “也是这家的客人,但是主人违规,所以在此留宿。”

    客人?

    顾楠一懵,这武安军服还会来客人?

    王翦那憨货家的子侄?还是蒙武?

    眉头一挑,脸上带上了几分真正的笑意:“你家中的大人是何人啊?”

    盖聂思索了一下,似乎正在考量是否要告诉顾楠,小小年纪就知道酌情处理,却是有几分意思。

    顾楠也不急等着盖聂给她回答,谁知道这时候老连走了出来。

    “小姐?”老连年迈的脸上露出了难得的笑容。

    “你回来了怎么不进来,鬼先生带着两个徒儿拜访,本是想要去军中通报小姐的,但是鬼先生说既然是公事就不能打扰所以一直等着你回来。”

    ——————————————————————

    今天回了趟家里和爸妈一起吃饭,嘛,每周一次嘛。所以下午才回学校,晚点还要做一份稿子,周天只能日常一更啦,抱歉抱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