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哦,偷钱那小子!
    “鬼老头,我倒是没想到你会来。”顾楠笑着坐在鬼谷子的对面。

    鬼谷子的身边站着两个孩子,一个是刚才给她开门的盖聂,还有一个看着倒是有几分眼熟,却是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看他的样子,似乎有些站立不安。

    顾楠给鬼谷子添了一杯茶:“倒是这里已经冷清了不少了。”

    能再见到这个熟悉的长辈,她很开心,至少在这战国。还能让她感到亲切的老者,应该就只有面前的人了。

    “多日不见,你却还是这般顽劣,白起那老匹夫恐怕是光顾着教你兵武了,把礼仪也不知道都扔到哪里去了。”

    鬼谷子笑骂道,拿起其实就是杯凉水的茶,喝了一口。

    将杯子放到了桌面,收敛了笑容,略有沉重的问道:“白老头,是已经走了?”

    “是。”顾楠笑着点头,眼里却是晦涩。

    “嗯。”鬼谷子上下打量了顾楠一眼,她体内那股浓厚的内息修为自然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想来,那姓白的老货就是这么解决楠儿的内息修为的。

    真是莽撞,强行输送内息,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上却是如何担待?

    索性无事。

    嗯,以他的性格,想来应该也是准备万全才会如此做的。

    鬼谷子注意到了顾楠的神色不对,摇了摇头笑道。

    “那老匹夫是为了他心中的大义而死,死得其所,不必如此记挂。”

    “不记挂。”顾楠瞥了一下嘴巴,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干净:“那老头死了,我倒是没人管了,乐得清闲。”

    “呵呵。”鬼谷笑呵呵的眯着眼睛,也没多说什么,摆了摆手却是不再聊这个话题。

    指向身后的两个孩子。

    “这两个,便是我的徒儿,也算你半个师弟,你看看都是天资聪颖,绝是不比你差。”

    他倒是有几分攀比的意思,他可不想自己的徒儿要比白起的差了。

    “聂儿,小庄,还不来拜见你们日思夜想的师姐?”

    日思夜想,顾楠的脸上一抽,这话说得怎么这么奇怪?

    原因其实是如此,自从鬼谷将五剑之说交给盖聂和卫庄之后,就让他二人自己去领悟去了。但是这五剑之说,说的明白,练得却不明白。

    两人日思夜想,境界却始终在过不了利剑境界,想让鬼谷子讲解,鬼谷子却始终不说。

    所以最后想到了顾楠这个开创者的头上,自然便是日死念想了。

    盖聂和卫庄齐齐上前,躬身拜下。

    “盖聂。”

    “卫庄。”

    “拜见师姐。”

    盖聂拜得干净利落,一副非常标准的求学之礼,想来鬼谷子在品德礼仪的教养上没有落下。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顾楠这个失败的前车之鉴。

    而卫庄不然,拜下的时候,时不时的看向顾楠的脸,眼中带着这不确定却又有些恍惚。

    那日的秦国的市集上,就是一个叫顾楠的女子给的他十几个环钱,他这才没有饿死。

    但是那日他眼睛已经饿得发晕,没有看清那女子的长相,只记得那女子似乎也叫顾楠,穿着一身青色的袍子。

    眼前的师姐,长得异常俊美,身上穿着白灰色的将袍,却不知为什么里面垫着的似乎是丧服。

    也叫顾楠,也是秦国人,该是她吗?

    卫庄的犹豫不定而被鬼谷子看在眼里,疑惑地皱眉。

    “小庄,你有话说?”

    问个明白。

    卫庄点了点头:“是,我是想问师姐,是否有一日你在集市上予过一孩童几枚钱币,让他去买吃的?”

    他这样问着,眼里也有些期待。

    他希望是,这样自己当时的承诺就不会无果而终了。

    那日的恩情,他是一定要报的。

    如不是她,我就再找。

    市集?

    予一孩童钱币?

    顾楠被卫庄问的一愣,思索了起来。

    她去市集的次数是极其有限的,也不过就是两三次,一次是去买烟哥的时候。一次是去东簪楼。最后一次,应该是去替小绿买菜的时候。

    其他的时候不是待在武安君府被白起管着,就是溜去郊外玩了。

    后面这两次应当是遇不上孩子。

    烟哥的那一次······

    顾楠陷入了沉思,毕竟日子过得确实是久了些了。

    就在卫庄慢慢失望的时候。

    顾楠突然一锤手心。

    “哦哦,记起来了。”顾楠对着卫庄眯起了眼睛:“你是那个偷我钱的小鬼!”

    是了,便是她。

    卫庄一阵欣喜,随后脸色却又有几分郁闷。

    这家伙怎么就记得我偷她钱了。

    “是我,师姐。”卫庄低下了头:“当日之恩,卫庄谨记,如今还是穷白之身,日后卫庄定会报答的。”

    知恩图报,倒是个好孩子。

    顾楠拍了拍卫庄的头,这个动作却是让卫庄的脸色更郁闷了。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受如此折辱,但是面前的是恩人。

    抿了抿嘴巴,也就忍了下来。

    “报恩就免了。我要是还指着你一个孩子报偿,怕不是活到什么地步了。”

    却也是个善缘。

    鬼谷子了然地笑着摸了摸自己的胡子。

    “所以。”见过两个师弟,顾楠重新看向鬼谷子。

    “鬼老头,这次您老是来干什么的?莫不是来我这蹭吃蹭喝?”

    鬼谷子正在喝水,被顾楠呛的岔了口气,拍着胸口咳嗽着。

    盖聂和卫庄都神色怪异的互相看了看。

    自己的这个师姐,似乎不太着调···

    “老夫要是沦落到要到你这蹭吃喝,不如死了干净!”说着吹了吹胡子:“我要是想去吃喝,随便去哪国,都是上宾礼遇!”

    “是是。”顾楠被鬼谷子瞪了一眼,顿时缩了缩脖子:“您老厉害。”

    鬼谷哼了一声,吐了口气,也知道不能和这劣徒斗气,不然得被生生气死。

    “老夫这次来,一是想让你与两个师弟见见,指教一番。二是教考一下你的剑术,看看可有落下。这第三···”

    说着顿了一下,看向盖聂。

    “聂儿,去把那东西拿出来。”

    盖聂礼貌地点头,转身离开,不久,拿了一个盒子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