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生当强求
    盖聂把盒子放在了矮桌上,顾楠好奇地看着盒子,盒子约莫一米长,宽不过十厘米所有,整体看上去有些细长,却不知是什么东西。

    鬼谷子叹了口气,无奈地看着顾楠。

    “自己打开看看。”

    顾楠不解地看着盒子,伸出手,放在了盒盖上。

    盒盖打开,里面放着的却是一把漆烟的古剑。

    平平无奇的剑鞘,上面没有任何的花纹,样式也很古怪,没剑格(护手),分不清剑身和剑柄。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烧铁棍。

    唯一看得出它是一把剑的地方,就是它浑然一体的剑鞘和剑柄间的一条细缝。

    顾楠怪异地拿起这把其貌不扬的剑,把开了剑鞘。

    不同于剑鞘的漆烟,剑刃雪亮,照亮了顾楠的眼睛。

    剑身上同样没有任何花纹,就像一抹干净得透彻的弘光。

    缓缓将剑抽出,剑刃很薄,但莫名的给顾楠很坚固的感觉,长剑拔出的时候,却在没有那种烧铁棍的样子。

    锋芒毕露。

    将剑收回了剑鞘,剑光重新隐没,顾楠把剑放了回去。

    点了点头:“剑不错。”

    “是不错。”鬼谷子说道:“这剑是老夫和一个故人讨要来的。放在他手里也没用,所以也就给了老夫。”

    “失格之剑,不知年代,不知材质。老夫试过,坚固异常,而且锋利。”

    说着看向顾楠:“你的剑路讲究的是一击致命的路子,快、狠、准、招招搏命,几乎全无防守。”

    似乎又想起了最后那次和顾楠交手的情景,笑着摇头:“连抛剑而攻这种事你都做得出来,只攻不守,想来,这无格之剑是很适合你。”

    “你也没有一把趁手的剑刃,老夫就割爱,给了你了。”

    ···

    顾楠沉默了一阵,看着桌案上的剑。

    眼中有些感动,有一个处处为她着想的老人,却是如何不感动呢?

    微笑着拿起了这烧铁棍:“那我就不客气了。”

    末了,又补上一句:“谢了。”

    鬼谷笑着摸着胡子:“想从你这听句谢谢,当真不容易。”

    “给这剑取个名字吧,日后随你出生入死,当有个姓名。”

    顾楠看着手中的剑,微微出神。

    许久,坚定地说道。

    “就叫它,烧铁棍了!”(战国末期却也已经是有铁器了,不过大多是农具。)

    “啪。”跪坐在一旁的卫庄和盖聂肩膀一抖。

    然而那声啪不是他们发出来的,而是鬼谷子一手拍在桌子上。

    “不行!”

    “为什么···”顾楠有点郁闷,烟哥当时的名字就不能随她的意,这次这剑也不成吗。不死心地比划着:“明明很形象啊。”

    为什么?

    鬼谷子颤了颤眉毛:“不行就是不行!”

    “嗯······”既然鬼谷子坚持,顾楠也只好重新想一个。

    盘坐在自己的位子上,撑着膝盖,皱着眉头。

    “如若不然,就叫无格便是,反正正好没有剑格。”

    无格···

    虽然还是有些不尽如人意,但是已经是比烧铁棍这种名字要好很多了,也罢,反正已经是予她了,随她去便是。

    摆了摆手:“便如此吧。”

    却不知日后那攻伐不守,烟剑无格的名号就这么被定了下来。

    嗯,倒确实是比攻伐不守,烟烧铁棍还要好听些······

    正当顾楠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鬼谷子突然拿着手里带着剑鞘的剑,直直地向顾楠点来。

    这一剑不快,但是气势磅礴,便如同浩荡天地皆束于这狭长剑鞘,随着剑路,倾塌下来。

    一剑,像是撕开了什么,冥冥之中带着剧烈的轰鸣声。

    一瞬间,顾楠只觉得身上的被寒气笼罩,天地中只剩下了那剑,而她在屋无脱身的余地。

    一旁的小庄和盖聂齐齐退后了一步,他们根本承受不住这一剑的威势,就算是余威也好。浑厚的内劲和剑意,都不是他们可以窥探的。

    心中骇然,他们几乎从未见过自己的老师真正出手,但是这一次这一剑便是一旁看着,就足以让他们无力放抗了。

    “嗡!”

    一声轻微的嗡鸣声,随后一道寒光乍起,照亮了卫庄和盖聂的眼睛。

    一柄快的看不清的剑,眼中只留下了那抹光弧。

    顾楠也承受不住这份威势,虽然知道鬼谷不会真的攻击她,但是下意识的,依旧出了手。

    而且一出手便是全力。

    快到极致的刺剑,卫庄和盖聂站在一旁发愣,瞬息之间,这剑却是已经刺出了一十二剑,正是那无格剑。

    可惜这一十二剑都被鬼谷的那浩荡剑势所溃,还未接触便收了回来。

    最后,第一十三剑,鬼谷的剑鞘已经送到了面前,顾楠飞身而退,手中的剑却不退反进。

    内息涌动,顾楠却是用上了全力,这第十三剑成了鬼谷那浩荡天地之中的一道匹练,恍若坠光。

    一十三剑,不过一个呼吸。这剑却是已经快到了难以想象的地步,盖聂卫庄两人只觉得遍体身寒,自己落在在那种剑下,恐是连死了都不知道。

    “当!”

    两剑终触。

    剑尖抵在剑鞘的头上。

    不同于意料之中的震撼。

    两人同时收了势,只是发出一声轻响。

    就像只是拿着剑比划比划一般。

    鬼谷子微笑地收起了剑,一边点着头似乎是对顾楠的表现很是满意。又似乎是因为出了之前的闷气,心头舒爽。

    “呼。”顾楠松了口气,擦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这一剑她却是勉强挡下来了。

    抱怨地看了鬼谷子:“鬼老头,你别一句话都不说就动手啊,想把我拆了?”

    一边说着一遍又坐了下来,想起刚才的那一剑,微微失神。

    想到了什么笑道:“您的剑意,突破了?”

    “尚无。”鬼谷子看起来有些洋洋自得,毕竟他如今可以算是站在这个时代剑道的顶峰了:“无剑之境甚为深奥,老夫苦悟一年有余,却只悟出了这一剑,想要真正入了那门,还差半步。”

    说着又遗憾道:“却不知道,这半步,老夫终其一生又是否能达到······”

    “可遇不可求之事。”顾楠替鬼谷子高兴,给他又倒了杯茶:“我这生却不去强求在这些。”

    “不强求。”鬼谷子白了顾楠一眼:“不强求,又如何与天地争出个所求大道?我争那剑,你师争那朗朗乾坤,世间作为之人皆在强求。碌碌一生,为人作何?”

    “你这人就是性子疲懒,如若不然也不该是这么个样子。”

    “那没办法啦。”顾楠挑了挑眉头:“天生如此,改不过来了。”

    ——————————————————

    回复一下书评哈。有人说长平之战赵军是六十万,秦军是三十万。这个我是查过资料了,说法最多的,赵军的兵力是四十五万(出自史记白起王翦列传,廉颇蔺相如列传。),秦军的兵力最初只有十万,对峙期增兵到四十万也有说本就有六十万,兵力不相上下,后来秦王又支援十余万民夫,最终调动的人数可能有近百万(这个出自知乎,不能确定记载准确性)。从史书记载的矛盾,和战国时期的人口经济来看。这个数字定然是有些夸大了,但是秦军最终投入的兵力较多这件事应该是没有疑问的来着。这段历史的记载一点有很多,参战人数,正规军人数,还有真正坑杀的人数,伤亡人数都是问题。也是众说纷纭。历史不可考,我的小说也不可能当成史书来写吧,我只是写了一个我了解到相对说的人多的数字而已,不用太认真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