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三章:大剑客小时候,也是小时候
    两人坐着喝茶。

    站在鬼谷边的盖聂看向卫庄,却发现卫庄也正好看向他。

    两人的眼中都是深深的震撼,两人只是比划了一招,就让他们险些夺路而逃。

    这才知道什么才是剑,两人平时所练的,恐怕就是一个玩笑。

    心中的心思也更加坚定,来此的这一趟,定是要好好求学才是。

    鬼谷重新将自己的剑放回了腰间:“你这一年,剑途所延着实不短,刚才那第一十三剑,就连老夫都有些惊讶了。”

    眼里带着欣慰的目光,却又有些皱眉:“只是不知为何,我在你的剑里没有看到任何关于五剑的影子。”

    “却也看不出你处于什么地步了。”

    刚才那一剑没有任何气魄,有的只是纯粹到极致的快,快到鬼谷子都觉得跟它不上。

    一十三剑,盖聂和卫庄暗自记下了这个数字,心头也是苦涩。

    刚才他们只看到眼前光影,知道快,却是只看清了两剑。

    顾楠摆弄了一下手中的无格,这把剑她很喜欢,非常趁手,应该是她用的最趁手的剑。

    “五剑之说,说来我自己也难有掌握,所以,我走的不是这个路子。”

    不是这个路子?

    后面的两个小屁孩提起了精神。

    在他们看来五剑之说已是天下剑途的大道,殊途同归,终归于此。

    居然还有别的路?

    鬼谷子也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不与此道?”

    喃喃着,又笑了出来:“说来听听,你这人到底是把这青锋悟到了如何地步。”

    “也算不上悟。”顾楠收起了无格。

    “都是些沙场上的东西。”

    “上阵杀敌,求的一个干净利落,一击毙命。”

    “所以,我练的剑也就只讲究一个字,快。”

    “快。”鬼谷摸着自己的胡子,似乎在思考。

    他这一辈子,快剑见过不少,每一个人的剑都是奇快无比,让人难以应对。但是,只是一个快字,真的能证得这剑?

    顾楠拿起茶壶,微微倾斜,流出的清水落入杯中回旋。

    “嗯,天下武功,无坚不摧,唯快不破。”

    卫庄盖聂一阵失神,似乎正是如此。

    无人对手如何,剑路如何,只要比他快,快很多,他还没有出剑便一剑杀之。当时天下无敌,无可破解。

    难道,之前的剑都练错了,快才是正途?

    “醒来!”鬼谷子发出了一声喝声。

    惊醒了两人,他们这才发现鬼谷子正等着他们。

    鬼谷子却是已经想清楚了顾楠的意思。

    “这条剑路,所谓纯粹,也所谓不同。每个人的所坚持的纯粹皆是不同,你们剑术已有基础,若是转练快剑,你们的剑也就废了。”

    听到这,盖聂和卫庄满头大汗,再看向顾楠是,如同虎狼。

    只是一句话,差点让他们的剑心蒙尘。

    看着两个不成器的徒儿,鬼谷子叹了口气,转看向顾楠:“倒是让你笑话了。”

    “无事,两个师弟都还年幼,容易受外物影响。”顾楠笑道:“倒是我该抱歉,胡乱说话。”

    “你只是道明了在自己的剑路而已。”鬼谷子赞赏的笑道。

    “每种剑道皆是达到,内心不坚之人自然都会动摇。左右逢源,这才是终难成路。”

    “固守己道,狭以成一,所求极致,亏你能想到如此办法。”

    顾楠的这快剑和他之前见过的绝对不同,顾楠彻底舍弃了剑招,舍弃了所有,只求一快,皆系一快。所求极致,亦是证剑路途。

    “倒是鬼老头,为了练这快剑,你的纵横剑法我倒是全忘了,只剩下了两剑,纵为一刺,横为一砍。所幸你未考我剑招,不然我是真要丢人了。”

    “呵呵,竖子!老夫门中如此剑术,却是被你糟蹋了。”

    同一时间,卫庄和盖聂都低头看着自己的。

    盖聂暗自求所,坚固剑心,他定是要走通了那五剑大道,以证剑心。

    而卫庄则半合着眼睛,他要走的路绝不是人人都可走的大道,他要走,就要走那天地一人的路途。如同那顾楠一般,旁人皆走不得!

    ———————————————————————

    晨间的阳光却是都懒洋洋的,似乎正趴在那屋头小憩。远处的林间传来鸟鸣,不知是什么鸟,叫得清脆,却是远远的也听不清。

    武安君府上的一个小院中,传来了一阵阵悠扬琴音,听得人更加慵懒。只想躺在何处,好好的休息一番。

    额,便是向顾楠此时一般。

    画仙正坐在树下弹琴,嘴角带着浅笑,漂泊了多年,此时这般平淡的生活却是让她很满足。

    所想的也不多,便是跟在自己的懒姑娘身边,过了余生便好。

    而顾楠则躺在一边的地席上,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卷竹简,小绿站在她的背后,捏着她的肩膀。

    盖聂坐在一边,只要顾楠一伸手,就递水过去。

    卫庄呢,正帮着一旁的烟哥梳着马毛。

    两人皆是一头烟线,他们本是来学剑的,谁知道,是这般模样,怎么觉得明明就是在做仆役的。

    小绿无奈地看着顾楠舒坦的样子,自家顾楠的样子她是早就已经习惯了的。

    在家里就和没有手脚一样,能坐着就不站着,能躺着就不坐着。

    也不知道一个人在外面是怎么过活的。

    卫庄按耐不住,放下了手里的工具,看向顾楠:“顾楠,什么时候教我剑。”

    他没用我们,盖聂学不学的上不关他的事。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一道自己的剑途了。

    盖聂的目光也被吸引了过来,他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也是有些急迫。

    “你叫我什么?”顾楠的声音懒散,横了卫庄一眼。

    卫庄只觉得莫名一个哆嗦:“师,师姐。”

    “嗯。”顾楠笑着点了点头,辈分大就是好啊,大一辈也是大。

    “先把烟哥的毛梳好了,到时再说。”

    卫庄烟着脸:“你当时让我挑水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

    “哦。”

    “哦是什么意思!”

    已经做了快半个月的苦力了。

    终究是六七岁大的孩子,就算是平日里像个大人,感觉自己受了委屈和折辱,声音里也带着点哭腔。

    “到底教不教我,就直说。”

    或是曾经苦日子也受到的多了,终究是没哭出来。

    鬼谷子把他们交给了顾楠管教这段时间自然就是就不会管他们的,要是这时候去找鬼谷子求解,恐怕还得被教训。

    “师姐。”盖聂看到卫庄的样子,也不在沉默,向顾楠说道:“我觉得小庄说的有道理。”

    同时又小声地说道:“小庄心高气傲,从来受不得折辱,你看,他都快哭了。”

    说着看了一眼卫庄。

    说是小声,实际上这声音可是一点都不小,卫庄听的是一清二楚。

    顾楠诡异的看着盖聂,这小子平日里都不说话,实际上是个腹烟吧。

    “谁快哭了!”

    ————————————————————————————

    前天的稿子没过,苦笑,今天还得花时间改,加上要上课,只有一更。哎,难受。(ps最近经常有读者评论无故被删,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希望大家不要介意,确实不是我删的,我一般除了广告刷屏的,都不删的。苦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