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四章:天冷了,添件衣服
    “姑娘,你就别欺负小聂小庄了,他们是来学剑的。”

    小绿无奈地拍了拍肩膀,提醒着顾楠真正该做什么。

    “嗯嗯嗯。”

    身子在席子上伸了个曲,活像一只正在岸上的挺的鱼。

    揉了揉自己的腰,顾楠直起了身来,看向卫庄。

    “也罢,看你着急成这般的份上,就先教你们两招便是。”

    “没着急。”卫庄故作淡然地说道:“你教我就学,便是了。”

    说着狠狠地瞥了一眼盖聂:“莫听那人胡说。”

    “啪。”顾楠一手按在了卫庄的头上,把他的头掰了过来。

    小孩子果然很麻烦啊,鬼老头分明是自己带不动,才甩给我的吧。

    烟着脸看向盖聂:“你也坐过来。”

    看着正坐在自己面前的两个小孩,顾楠按着自己的眉心。

    “这几日的安排本是你们师傅安排的,主要是想看看你们的心性,如此教考之下看来是十分差了。耐性不足,也沉不住气。这也不怪你们,这个年纪,也正是好动的时候。”

    “而后,也是让你们受受磨练,非是每个人都像我和你师父这般,剑路就像是做学问,谦礼恭卑还是要的。”

    盖聂和卫庄也了然,怪不得这几日府里的脏活累活都是他们干,盖是故意的,就说这么大的府怎么连个下人都没有。

    小绿、画仙、老连平日里在府中做事随意看着也不像下人。

    其实这根本就是他们想多了,这府里确实没有下人,顾楠这点微薄的俸禄也就够吃饭和日用的。

    原来是师傅吩咐的,想起自己师傅的做派。

    两人不由自主的点头,嗯,确实合情合理。

    “哼。”卫庄闷哼了一声,似乎是对自己的表现不甚满意。

    盖聂支着下巴,似乎在想着什么,突然问道。

    “师姐,你说剑路一途该是谦卑,为何你待师傅是那般模样?”

    “噗呲。”这是小绿和画仙的笑声。

    “咳!”顾楠干咳了一下,看向盖聂。

    眼神很没有什么波动,表情平淡,这句完全就是故意找茬的话,在他嘴里说出来就像是真心求知一般。

    “这事日后再说,此般我确实要教导你们剑术了。”

    “嗯。”盖聂也没有露出遗憾的表情,低下头,似乎在继续思考着这个问题。

    这两个都是问题儿童···

    顾楠的眼角有一些抽搐。

    心中也是认定了鬼谷子是在把麻烦甩给自己的想法。

    这两孩子在府里住下之后,鬼谷子就不见了踪影,说是时候到了自会来接走。

    谁知道他是去哪逍遥去了,现在正窝在哪个老婆子家里睡大觉也不一定!

    “啊切!”

    坐在一个小湖边抱剑参悟的鬼谷子打了个喷嚏,皱着眉头摸了摸鼻子。

    老夫感冒了?

    不可能啊,我这武学也是已经到了天人修为的地步,当是寒热不侵才是了。

    “啊切!”接着又打了一个。

    差点没把手里的剑抖掉了。

    鬼谷子疑惑地望着天。

    嗯,待到明日,去进处的城里,添件衣衫······

    若是让他知道顾楠在背后如此编排与他,恐不是该一边大骂着晚节不保,一边拿着剑直接砍了这混子。

    ————————————

    顾楠坐在树下,卫庄和盖聂已经去取来了他们的剑,站在她的面前。

    两个不过六七岁的孩子拿着两把和自己身高都快差不多长的剑,还是一副认真严肃的样子,看上去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鬼谷子那老头够可以的,这两把秦剑,近九十厘米,就他们这一米二不到的个子,他们拿得稳,也得施展的开啊。

    一边笑着一边拉过了身边的小绿。

    “姑娘,怎么了?”小绿疑惑地看向顾楠。

    “去取两根粗些的柴火来,长度大概就这么长左右。”说着在手里比了一个大概六十厘米的长度。

    对于她来说,剑的长度保持在人的一半左右,用的会舒服些。

    “唔。”小绿不知道顾楠要做什么,但是还是点了点头:“明白了。”

    说着就小跑着跑了开来,顾楠交代的事情她却是从来都不耽误的。

    顾楠交代完,看向了站在自己面前的两人。

    “你们先把你们的年纪、所学剑术、还有擅长的一二路数说与我听。最后演练一遍,听明白了?”

    两人同时抱剑行礼:“明白。”

    说着盖聂先开口:“盖聂,五岁,所学纵剑,擅长路数,便是纵剑。”

    卫庄跟在盖聂对的后面:“卫庄,六岁,所学横剑,擅长横剑。”

    说完,不甘示弱的横了盖聂一眼。

    顾楠把两人的小动作都看在眼里,也不在意,小鬼头争强好胜也没什么。

    “纵横剑术,我都算有涉猎,但是当日学剑不过三月,所学也不过基础,如论剑招,我恐怕是都比不上你们两个。”

    顾楠说着,卫庄和盖聂不自觉的想到了顾楠昨日在堂中的一十三剑。

    他们只看到了出剑和最后一剑,其余的,只看清了连成一片光华。

    当下不敢再想,确实没有剑招,直取人性命,要什么招数。

    “我能叫你们也不过就是些前人之说,或是我自己的经验之谈,作用多少我也不知。”

    “但是,那鬼老头既然把你们交给了我,我便是会把我知道的教于你们。该学多少,能学多少,你们自己把我便是。”

    “多谢师姐。”

    卫庄和盖聂齐声说道。

    这也是鬼谷子教的,他说了,见了顾楠多叫师姐,套些近乎。这人甚是慵懒,想要把话从她嘴里套出来,他们得学乖些。

    “姑娘。”小绿的声音传来,却是已经抱着两根木头到了顾楠身边,微微喘气。

    “柴火我取来了。”

    顾楠看着小绿的样子笑了一下,伸手替小绿擦了一下额头上的细汗:“我也没急着要,不用总是这样匆忙,家里平时也没什么那么多事了。”

    “姑娘说的轻巧。”小绿翻了个白眼:“我不忙学着和姑娘一般,这家里谁来打扫、做饭、打理事务···”

    “啊,哈哈,这样啊。”顾楠尴尬地抓着头发。

    瞪了一眼一旁的盖聂卫庄:“你们还不演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