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我父亲也给我做过小木剑
    卫庄和盖聂分立在两旁,手中拿着两把和自己都快差不多高的青铜剑,各自摆出了各自的剑势。

    一纵一横。

    顾楠微微皱眉,当日她学的时候,便是这般觉得,鬼谷剑法纵横,根本就是势不两立的两种剑术。

    鬼谷当时教她只是,她提出过这个问题,鬼谷子则是笑道,只学剑术,纵横无碍,但是万不得同时学习纵横两者的鬼谷心法。

    顾楠只学剑术,自然可以纵横同修,但是配合了吐纳之法。

    这纵横的的对立之势却更加明显了。

    顾楠暗自皱眉,一门之内的武学应当是悉出同源,便是路数不同,大多都该是一种感觉才是。

    怎么会又两种差异这般大的成套武学,就是说是仇家武学,她也信了。

    盖聂和卫庄开始演练,长剑烁烁,剑术精湛,这个年纪足以让人侧目。

    但顾楠看了几眼,便低下了头,拿起了一根小绿拿来的木头,从自己的腰间抽出无格,开始削了起来。

    纵横家···顾楠一边削着木头,一边想着有关于这个诸子百家这中门生寥寥的学派。

    罢了,不多想了,待鬼老头回来亲自问问便是。

    想着,顾楠又看想了场中演剑的两人,对比着两人使剑的差异,手中的无格干净利落的斩落木柴上的碎块。

    两人演剑不过盏茶的功夫。

    顾楠手中的木头却已变成了两柄其貌不扬的短小木剑。

    剑柄歪斜,刻不出剑格,剑身坑坑洼洼,便是剑锋都没磨好。

    嗯,这在她眼里是木剑。

    在旁人看来,应该是两根连柴火都不能当了木头。

    盖聂和卫庄上前,疑惑地站在顾楠的面前:“师姐,这是在作何?”

    他们都已经有了内息的修为,气息远比常人绵长,不过一套剑术,还不会累。

    从刚才看是他们就看着顾楠在那里对着这两根木头磨刻,似乎在做什么东西。

    现在木头成了这般模样,他们也认不出来是什么。

    感觉到自己的想法很美好,但是现实很残酷的顾楠,挑了挑眉头,抿着嘴巴。

    我还就不信了···

    两根木棍子有这么难···

    “今天就先到这里,明日在到这来,我有事要办!”说完,顾楠就起身离开了。

    临走前还对小绿说道,多拿些这般的木头到她的房里去。

    对于姑娘这样浪费柴火的做法,小绿虽然郁闷,但也只能随着她去。

    只有一直坐在一旁抚琴的画仙,似乎看出了什么,掩嘴偷笑。

    姑娘还是这样,总是这般孩童脾气。

    ——————————————————

    第二日,等到卫庄和盖聂到了小院的时候,顾楠已经拿着两把木剑站在那里。

    木剑的样式大致相同,但是细节有许多不一样,有些短小,倒也是刚好足够盖聂和卫庄使用。

    虽然打磨的不是很好,但是已经比最开始的那两把好很多了,起码,看得出是把剑。

    顾楠掂量了一下木剑的重量,对她来说太轻了些,对于这两个孩子来说应该会正好才是。

    “接着。”将木剑分别抛给了二人。

    “你二人的青铜剑都长了些,而且你们的手腕都还未长好,青铜剑太重了,用着对你们没好处。”

    说着指着木剑说道:“试试看。”

    看顾楠一脸倦意的样子,看得出这两把剑估计是要了她一番功夫。

    卫庄一脸复杂的接过了木剑。

    嘴里念叨着:“用木剑,和孩童胡闹有什么区别。”

    木剑在手中随手甩了一个剑花。

    却被他收进了腰间,替代了那把青铜剑原来的位置。

    曾经的时候,他见过一个父亲给他的孩子做了一把小木剑,很是羡慕,远远的看着,直到被人家看到,挥手赶走。

    “用着还算顺手,姑且收着了。”

    苦大仇深的脸上也第一次带上一些笑意。

    顾楠烟着脸敲了一下卫庄的脑袋。

    “你打我作甚!”

    “想打!”

    盖聂捧着手中的木剑,愣愣出神,半响,笑了笑,将剑挂在腰上。

    不善言辞,只是说道:“多谢师姐。”

    “学学你师哥。”

    “我比他大!”

    “啪!”又是一下,卫庄没了声音。

    “那也是你师哥。”

    ——————————————————————

    这几日军中营部的工作都已安排,平日里他们会自行训练,这是顾楠对他们的考核,一个月后,她要是检查的。

    本来是难得的偷闲,结果还是要待在家中教孩子,着实让她的心情不甚美好。

    卫庄和盖聂的剑术进度差别不大。

    就目前来说,确实是早入门的盖聂要更强些,基础也更加牢固。

    盖聂的剑和鬼谷子的非常像,走的都是那份剑中意境,又或者说,他的剑路更加严谨。

    而卫庄,似乎是想走出属于自己的东西,但是奈何在这剑上的功夫还不够,显得七八不像。

    顾楠给他们两人的建议都是先顺着大道走下去,等真正走到了路口,再决定该继续走大道,还是走自己的道。

    以他们先的功夫,恐怕是连那路口都还远远没看到。

    其实本来以顾楠的境界,也不该能看到什么,但是她一心求快,只博那生死之道。剑路纯粹,也就少了境界的苦恼。

    要用五剑之说来分,卫庄和盖聂都该是利剑境界。

    想要快速地提升他们对剑法的领悟却是很难。

    但是既然这五剑之说在此世是实用的,那么那套法子也就该是实用的。

    咸阳城外的山林之中,空山鸟语,山间泉倾,灵清作响。

    此处却是一个不大的瀑布,水流从高处飞落倾斜而下,落入谭中,轰轰作响,溅起水雾一片。

    ————————————

    唔,有读者说一天十张,更新确实是很难再快了,我打字很慢两张我要打四个小时才写得完,已经是熬夜早打了。一天十张,我恐怕要写出命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