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画饼充饥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顾楠坐在瀑布之畔,手中拿着个酒葫芦。

    喝了一口,清甘的“酒液”从嘴角滑落中却没有半点酒糟。

    如实按常理说,应该是好酒,可这葫芦里却没有半点酒香。

    葫芦里装着的不过是清水,之所以装在酒葫芦里估计算是顾楠自己在画饼充饥罢了。

    就当做自己喝的是酒了。

    白起死后,她再没有喝过酒,这酒她也是打算戒了,那老头生前和她说过无数次酒的不好,她是从未听过。

    此般也没机会听了。

    “哗哗哗。”

    激荡的流水声响彻在林间,水面上泛着被拍散开来的雾气,沾湿了衣衫,闻在鼻尖也是湿透。

    瀑布的下的河水算不上多深,浅溪一条,顺着山涧一路流向山下,也不知道回流到哪户人家。

    水面应为瀑布的拍打泛着白沫,看不清底,只有到了稍平静些的地方能看的轻溪水下的石头,要是运气好,还能看到一两只螃蟹,或者小鱼。

    溪水里的螃蟹很小,鱼也是一般,但是奈何顾楠乐此不疲,看到一只,无格便是恍若灵蛇一般的窜出,将那小鱼小蟹挑了起来。

    无格自从到了顾楠手里不是削木头就是挑鱼,过分的时候还当过晾衣架,如果这把剑有自己的意识的话,估计已经是生无可恋了,可惜它是没办法反抗。

    “啪。”一条鱼落在地上,大概就手掌这么大,无力的扑腾着。

    顾楠把它提了起来放在了一边的石台上。

    自从到了这大秦,她一天到晚吃的就是这么几个东西,粟米、豆子、煮肉。时节好的时候还有些蔬菜,调味品不过就是盐巴和肉酱,基本没有什么鲜味。

    吃的时间久了,嘴巴也是淡的难受。

    只能抓些鱼尝尝鲜。

    她知道自己该是知足,在这个人人食不果腹的年代能吃上顿饱饭便是好的了。

    但是她是真的怀念曾经的吃食啊。

    生了堆火,顾楠将小鱼放在火堆的石头旁,每放一条,就说一句。

    “红烧肉···”

    “糖醋鲤鱼···”

    “麻婆豆腐···”

    ······

    先不管顾楠做着的这蠢事。

    远处,瀑布下小潭的中央,两个少年正站在那,手中持着那三尺青锋,似在练剑。

    潭水是不深,但是足以淹没到他们的胸口。瀑布下的水中激流汹涌,便是站立都有些不稳何况是练剑。

    端着剑一刺出,却已经是用尽了平日里刺了十剑的力道,还刺的歪斜。

    不要说练上一套剑招,只是保持一招不要变形就已经要了他们大半的力气。

    天气已经见寒,这个时候站在这种山间冷潭里,就是卫庄和盖聂这般身负内力之人都觉的有些寒冷。

    而顾楠给他们定的时间,就是在这瀑布之下练剑,将内力消耗完,便可上岸修整。

    顾楠自己在剑道上都只是一个半吊子,让她来教剑,她也只能说鬼谷老头的心很大。

    当日也和鬼老头说过自己没有把握教好两人,那鬼老头根本听不进去,就是信心十足的让顾楠随便练,随便教。

    随便练,弄出个残疾怎么办。顾楠也是无奈,摊上这般的师傅只能算是这两人倒霉。

    既然非要教,她也只能看着教。保证让他们安全,莫要缺了胳膊少了腿,能不能教好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她自己的剑路是从战场上搏杀而来的,鬼谷也说过这样的剑只适合她一个人,教不了。

    听闻两人想要参悟剑法的意境,顾楠才有了这时的想法。

    上一世她爱看武侠,不然也不会知道独孤剑魔,同样的,她自然也知道杨过。

    杨过也算是得了独孤剑魔的半个传承,一把重剑,震铄那时的天下。而杨过的重剑如何练成?便是对着那海涛修炼。

    秦地是没有大海的,但是瀑布之下的急流想来也是同样的效果。所以了,也就有了现在这般的模样。

    盖聂和卫庄在瀑布下狼狈不堪,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念叨着顾楠在开始前告诉他们的:举重若轻,举轻若重。

    而顾楠呢,自顾自的坐在远处的溪边抓鱼,幻想着自己的满汉全席。

    能被鬼谷收为弟子,两人的天赋自然不错,剑招经过鬼谷子近两年的教学已经都是有所成就了,对于这重剑之境。

    仿佛就近在咫尺,但是又远在天边,距离参悟似乎只有一层窗户纸,却是怎么也捅不破。

    五剑之说,前二者软剑利剑其实并无递进关系,不过是两种不同的武学路数。

    但是重剑凌驾在二者中上,再之上便是木剑无剑。

    这所谓的剑的境界在剑客的初期对于实力其实并无太大的影响,所谓的提升,其实只是对于剑的理解而已。

    便是理解的重剑,现在的他们也不一定能击败原来的自己,可未来的前途绝对会坦荡许多。

    到了内力和剑法齐备之时,对于剑的理解就会真正开始影响两个剑客的强弱。

    而且影响极大,是天地之差。

    两人平日里都是内敛之人,话不多,但都是心高气傲之人。没有人会想说自己做不到。

    而且,顾楠也不知道,鬼谷纵横弟子,只能活一人。

    两人之间必然是生死之敌,谁也不想是输的那一个。

    不知不觉便已经是日落,两人站在泉中,已经是两腿发抖,似乎随时会被流水冲走一般。

    摇摇摆摆地站着,手中的青铜剑已经沉的不成样子,如同千斤之重,随时就要拿它不动。

    内力几乎消耗了个干净,一丝不剩的那种干净。

    举重若轻···举轻若重···两人同时又向前刺出了一剑,差一点,还差一点。

    他们都很佩服顾楠,能将重剑之境容纳在这么区区八个字之中,让他们对于重剑的领悟更进一步。

    剑术境界虚晃难明,就连他们的老师鬼谷子都很难讲清楚。

    只能说,不愧是五剑之说的创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