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到时候回来看看
    盖聂暗自叹了一声,同为老师弟子,我是差她太多。

    可惜他们不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顾楠概括的。

    而卫庄一直默不作声地提剑施招,越是用力水流的阻力就越是大,但是用力轻了,剑就会被水流轻易冲开。

    他恨自己为何这般无用。

    韩国···

    又是一剑狠狠的刺出。

    “我说,你们两个,可以上来了。”

    顾楠的声音从岸边传来。

    盖聂默然,考虑到自己确实已经没有余力了,遗憾地收起了剑。

    看向身边的卫庄:“小庄,上岸吧。”

    “再等一下。”卫庄咬着牙,举起剑,长剑刺出,向着瀑布的中心刺去,刺到一半,就被扰乱的水流给卷偏了到了一边。

    盖聂知道卫庄的性子,默不做声的站在一旁。

    顾楠看着谭中的两人许久,也不见两人上岸,皱了皱眉头,纵身一跃。

    数米宽的水面,只泛起了几片水纹,她就已经来到了两人的身边。

    还没等两人反应过来就一手一个,将他们提回了岸上。

    眼前的景物转换,卫庄和盖聂皆是一愣。

    盖聂倒没什么,将剑收回了剑鞘。

    而卫庄皱着眉头对着顾楠质问道。

    “你做什么?”

    回应他的是一块麻布糊在了他和盖聂的脸上。

    “我让你们可以上岸了。”顾楠撇着嘴巴:“自己把头发擦干,不然感冒了别怨我。”

    卫庄阴沉着的脸色不知为何缓和了下来,拿着麻布擦起了头发。

    “要不是你撞破,我已经快要领悟了。我自己练与不练,关你何事···”

    “啊?”顾楠笑眯眯地看着卫庄:“你说什么。”

    卫庄被笑得后背发麻,只觉得就像是被什么极其危险的东西盯上了一般。

    “没,没什么。”

    一旁的盖聂看着有趣,倒是第一次见小庄这般听话。

    顾楠注意到了盖聂和卫庄的剑,依旧是那两把青铜剑。

    “我不是让你们用木剑吗,现在用这种剑对你们没有好处。”

    卫庄移开了眼睛,淡淡地说道:“那般难看的剑,我不想用。”

    嘿,这小孩儿,顾楠气的眉头一抖,还真是不知好啊。

    盖聂看着卫庄,对着顾楠拱了拱手:“师姐,瀑布水急,小庄怕用坏了,所以说要用青铜剑。”

    用坏了?顾楠诧异地看向卫庄。

    卫庄的脸上微不可查的红了一下,扬了扬脖子:“我没说过。”

    盖聂“小声”地说道:“师姐,不要问了,小庄嘴硬。”

    卫庄涨红着脸,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急的:“我说了,我没说过。”

    “是。”盖聂认真的点头:“你没说过。”

    “混蛋!”

    眼看着两人就要打起来了,顾楠烟着脸,一手一个打在了两人的头上。

    两人都不再敢说话。

    “木剑坏了再做就是,别闹了,吃饭!”

    ——————————————

    傍晚的山林里有着别样的美感,也不知道是去掉了晨间的笼着的薄雾还是如何,视线变得更加清晰,能看到穿过树叶的余晖洒的树干微红。

    隐约透过林木,看到外面的天空,晕红一片甚是好看。

    一片空地上,火堆烧着作响,偶尔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有迸射出几个零散的火星子。

    火堆上面烤着数条小鱼还有一种盖聂和卫庄都没有见过的东西。

    两人各拿着一根烤熟的小鱼吃着,没有什么佐料吃着有些淡了,但胜在新鲜,味道很是不错。

    “师姐,这是何物?”盖聂看着火边的小螃蟹,问道。

    长得浑身甲壳,看上去下嘴,有些奇怪。

    “螃蟹。”顾楠拿起一个,掀开了盖子,清理了一下里面的杂物,掰成两半放进了嘴里嚼着。

    “不试试?还不错。”

    盖聂拿起了一个学着顾楠的样子处理干净,放进了嘴里,味道很鲜,虽然甲壳坚硬,但是肉质软糯。

    “好吃。”

    卫庄的视线也被吸引了过来,犹豫了一下也拿了一个,尝过之后也点了点头。

    “还不错。”

    吃着晚餐,气氛异常安静,顾楠倒是只顾着吃,卫庄和盖聂都不知道说些什么。

    突然,盖聂问道:“师姐,你在这大秦,担当何职?”

    顾楠听到盖聂的问题疑惑地抬起头,擦了擦嘴边沾着的鱼肉:“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有。”盖聂吃了一口鱼:“我只是觉得,师姐这般能力,在大秦应该也是举足轻重的人。”

    举足轻重······

    顾楠干笑了一下,她师傅倒是举足轻重。

    她?举足就是举足了,没人会来管的她。

    说出来着实丢人啊,换个话题吧。

    想着,僵硬地摆了摆手:“且不说我,你们二人,日后想要如何?”

    “又或者说。”

    顾楠露出了一个“严肃”的表情。

    “你们的梦想,是什么?”

    ······

    盖聂和卫庄都有些跟不上顾楠的节奏,愣了片刻,这怎么就聊到他们了?

    但是既然顾楠问了,他们还是思考了一下。

    盖聂摇了摇头:“没有细想过。”

    卫庄发出了一声嗤笑:“不过空想罢了,有那时间,还不如做些实事。”

    “不若如此。”

    顾楠忽然笑着,从一旁拿起了一根还没有烧过的柴火,抽出无格,将它砍成了三段。

    “我等三人把心中所想刻在这断木上,待到多年之后,来此,再将它挖出来看看,自己却是做到了多少,如何?”

    盖聂和卫庄虽然不甚在意,但是看着顾楠颇有兴致,也就都接过了自己的那段木头。

    三人想了很久,才用剑在自己的木头上刻下了自己心里想着的东西。

    用布包了起来,挖了个土坑,放了进去。

    这里就是溪畔的一片草地,四周空旷,位置也不难找。埋着布包的地方被顾楠插了一根木头,上面还被顾楠恶作剧似的刻了一大两小的三个小人的图案。

    顾楠没这方面的天赋,刻的是很难看。

    “说好了。”顾楠笑着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到时候,回来看看。”

    师姐却是比我们还像个孩子。

    卫庄和盖聂相视一笑:“好,回来看看。”

    ———————————————————

    今天上午没课,昨天晚上码字码的有些晚了,一不小心睡过头了,哈哈,抓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