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黑军白衣
    “正立!”

    三百人的脚步一致收回,发出整齐的震响。

    手中握着兵刃,便如同一柄柄标枪那么直直地立着。

    顾楠站在军前:“自我等整营以来已经有半年有余了吧?”

    三百人默不作声,直直地看着前方,目光坚毅,算是给了顾楠回答。

    是半年多了,半年来,没有一天不是精疲力尽,就连睡觉都要半睁着一只眼睛,谁知道顾楠会在什么时候突然到营中要求集合。

    他们只是训练,不敢多想,因为他们怕一多想,他们就会忍不住放弃。这种训练,当真不如死了痛快。

    但是他们不能在这么死了,家中的至亲尚在,有机会可以脱开有罪之身,说什么,他们也不能就这么死了。

    到最后,这般高强度的非人训练,没有淘汰掉一个人。

    半年的训练就像是一种极其粗暴的打磨,但是也确实将他们每一个人都磨成了寒寒利剑。

    “今天便算是最后的考核,通过之后,我等就能正式授名成营。”

    顾楠拍了拍自己的领子。

    “准备军备,出城待命。”

    “今日之后,便要让这天下看看,我等的锋锐。这可是你们说的。”

    说完,认真地看着众人:“是如何锋锐,莫要让我失望,也莫要让你们自己失望。”

    这三百军的战力如何?

    很难说,但是可以做一个对比。

    他们皆是死囚,杀过人,在战场这种狠厉才能求生的地方,他们要比临时集结的民夫强了太多。

    他们皆有练于武学,而且三百人全是相同的武功,且不说能让他们超于常人数倍的内气,人人近三百斤的力道,便是说他们源自鬼谷剑法和白起的矛术的简化招式。

    一人使出便已是天下少有的武学,三百人同时使出,军阵之下,便是顾楠也难招架。

    最后他们的装备是顾楠向秦王要求特定的,若不是秦王待顾楠照顾,对一只还没有成型的新军这般花费,这般是万万不可能的。

    全秦最好的青铜剑,长矛,腰间缠绕的飞钩链锁,进一人高的周身大盾,精炼的铠甲,一架机弩,一袋特质的倒钩箭,还有一柄特制的带着血槽的匕首。

    这一身装备若不是他们超常的体质,一般人都背不动。

    或是说秦王为这三百军花费太大了,其实也不然,本来秦王是准备让顾楠练三百骑军的,但顾楠省去了马匹,练了三百步军,置办这一身装束却也无太大的问题。

    ————————————————

    “踏!踏!踏!”

    守在宫门的守卫听到一阵又一阵的声音,像是地震了一般。

    慌乱的回头看去,只是一眼便一不开眼睛。

    一只烟甲军正缓慢地向着宫门走来。

    约莫数百人,行进的速度也不慢,数百人的脚步踏出如同一声,每踏出一步就仿佛地面都在震动。

    背上背着一面大的异常的盾牌,一架弩,还有一杆长矛,腰间不在知道缠着个什么,像是绳索一般的东西。

    脸上盖着青铜覆面,上面刻着凶兽的面孔,只是这么看着,便有一种凶戾之气扑面而来。

    他们之前,是一个穿着丧白色衣服的将领,骑在一匹烟马的身上,一样看不清样貌,只觉的似乎是个没见过几面的小将。

    走到宫门前,顾楠向守卫出示了秦王的出军令,便带着三百军士出宫去了。

    一旁营地路过的几个其他营的士卒的视线也投了过来,零散的几个人,看着那只烟甲军。

    只是气势就压得他们难受,心头震撼。

    “那是哪只军?”

    一个士卒咽了咽口水,对着身边的同行问道。

    “你不知道?”同行复杂地看着那只烟甲军。

    “那是我们营旁边今天刚建的新军,听说是三百人,三百死囚。”

    “三百死囚?”

    士卒看着那只烟军离去,从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心有余悸:“便如同三百凶兽一般。”

    “也不是没有见过其他的军伍出征。”

    “但从未见过这只这般,这般骇人。”

    一骑骑军入宫,将东宫禁军营地的事情禀报给了秦王。

    秦王拿着简书,听着手下的通传。

    有些愣神。

    三百军士步伐如作一人?

    只是路过便让四周士卒皆无战意?

    这怎么个说法,秦王皱着眉头看向下面的禀报的人:“你具体说说。”

    “禀大王。”骑军低着头:“当时小人就在场,军队行军之时大地若动,凶气扑面,让人退畏。这份气魄,便如同···”

    “便如同见到我大秦最最精锐的铁骑军一般。”

    “笑话。”秦王皱着眉头。

    三百步军能和铁骑军媲美,这是在戏耍寡人吗!

    “不敢,属下句句属实。”骑军低着头,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

    秦王沉默了一阵。

    “你下去吧。”

    “是。”骑军如释重负,退出了宫殿。

    秦王从桌案中拿起另一份简书准备批阅,却无心去看。

    自己自从让顾楠训练禁军之后就不再多管,只待看她的成果。

    如今这份成果出来了,他觉有些不能相信。

    自己培养的暗探不会骗他,想来顾楠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买通暗探。

    不由得心下对这只新军第一次产生了好奇。

    三百死囚,这丫头到底是如何练的······

    他会去亲眼见见。

    “呵。”秦王咧嘴一笑。

    武安君,你倒是交出了一个好徒弟。

    说不定,和当年的你真是相像。

    我倒是要看看,她能继承你几分衣钵。

    三百军士出城,一路经过街市,直直的向着东城门出城。

    所过之处,市井皆是无声,所有人都是侧目,军队行军很快,没有多久,就穿过了街道,但是行人依旧没有半点声音。

    那烟甲军士,还有那白衣将领只是见了一眼,就让人怎么也难以忘去。

    ————————————————

    唔,今天没睡晚,汗,昨天晚上没打完,今天早上补了一下,所以现在才发出来。咳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