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将军脑子少根筋
    顾楠率军从晨间出发却是一直走到了日落。

    夜晚的山林之中寂静无光,漆烟的林中人影绰绰,近了看去,却是数百个身穿烟甲的军士站在一面山壁之前。

    山壁不高,但也绝不矮小,足有十余米的高度使得这陡峭的山壁似乎如同一面城墙。

    顾楠站在山上,没骑着烟哥,烟哥不适合进山,便被她留在了山下的小路上。

    估算了一下时辰,约莫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以后了。

    却是整整走了七八个时辰。

    从一开始出城的正常行军再到午后的急行军,所有人的体力都被消耗了不少。

    此处恐怕已经是出了咸阳城二百余里。

    没人知道他们走到这个荒山野岭来做什么,也没人知道他们最后的校考又是什么,也没人会问。

    他们只等着顾楠说,他们便去做,而且一定会做到。

    顾楠仰头看了眼悬在头顶的月亮,重新看向眼前的三百士卒。

    “此时应当是正是夜半。”

    “明日早食(七点至九点)之前,我要在咸阳城东门见到你们,你等身上的装备不能少了一件。”

    “你等身上没有财货,不得沿路打劫作恶,若是在这深夜你们能在路边遇上肯免费给你们搭车的好心人,也算你们的运气,我只要在明早见到你们的人,见到了便算是通过了。”

    “最后,此乃教考,各自施为,若互相帮助和作弊无异,让我看到,同为不合格。”

    “超时或者未到,皆算淘汰。”

    说完,扫了这三百人一眼,顾楠也不多留,转身离开。

    此地离咸阳近二百二三十里,此时里明早早食不过最多不过四个半时辰。

    也就是说他们每人要背负着一身重铠和装备,在最少五分钟内穿过二路也就是一千米,保持这个速度不变,不走错路,才能回到咸阳城。

    这对于一路走来已经消耗了不少体力的他们来说是一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

    直到顾楠离开,三百军士都站在原地不声不响也不动弹。

    等到彻底看不见顾楠的身影。

    才有一个人淡淡地问道。

    “将军就这么留我们在这,不怕我们跑了?”

    ······

    “我等是死囚没错吧?”

    “问什么。”一个人横了他一眼也淡淡的说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们将军若不是大事,平日里脑子总是缺根筋···”

    “唔,你说的也是。”

    也不知道这话要是被顾楠听到,会不会气的跑回来让他们再加上个十几里地。

    但是同样的也有人开始犹豫了。

    一个是几乎不可能完成的校考,一个是天高任鸟飞。

    便是铁打的心也会动摇。

    “或是说,将军是不怕我们跑了呢?”站在人群里的一个人突然说道。

    他四周的人却是都沉默了。

    “受了如此折磨,简直就像是冲了趟鬼门关爬出来的,你就这么跑了,甘心?”

    说着那人开始整理起了自己行囊:“我是不甘心的。”

    “莫要忘了我们训练到几乎没救时是怎么说的。”

    他已经整理好了自己的装备,全部背在了背上。

    “做那锦衣禁卫,成那不世功名。”

    他低下头,摸着自己怀里的半块玉牌。

    我已经负了她二十载,不能再负了。

    等我回去,杀出个赫赫名头,回来见你!

    将玉牌重新放回了自己的怀里,那人站起了身。

    就这夜色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将军传我等武学,授我等内息之法,不是让我等逃跑的。而是上阵杀敌。”

    另一个人也已经背上了自己的装备,对着众人拱了拱手。

    “诸兄弟,希望咸阳城再见,告辞。”

    说着,迈步离开。

    “啊,没办法啊,将军总是这般缺心眼,我还是回军里的好,也能提醒提醒。”一个人吊儿郎当的离开。

    迈着的步子却坚定地向着咸阳城。

    “家中落魄,不在军中搏出个功名实在无脸回去,此时还不是时候,诸兄弟,告辞。”

    “怎么说呢,哈哈,还是军中的火盆暖和,别处没有啊。”

    “半夜行百里,将军也是想得出来,此般却是要要了我的命了,呵呵。”

    “你说我们用着树木做一个车,来不来的急?”

    “做好了你拉,我就陪你做,不然我先赶路了,没这个时间。”

    “去你的!”

    “哈哈哈哈!”

    三百人,一个又一个出发,没有一个人离开,所有人向着咸阳,就着夜色百里急行。

    ————————————————

    直等到第二天的太阳从远处的天地重合之处升起,顾楠站在咸阳东门一里外的空地上。

    而她的身边,插着一面烟色旗帜,随着风扯飘扬。

    也不知道顾楠在那站了多久,就那么一直看着远处的山林。

    直到远处,一个烟甲人影从那里面冲了出来,跌跌撞撞地向着旗帜跑来,顾楠紧绷脸上才露出了一丝微笑。

    等那烟甲士卒来到了进前,顾楠脸上的笑意却已经收了起来。

    “士卒,李益,报道!”这是顾楠军中的规矩,执行了一年多这些士卒都已经养成了习惯。

    说完,李益便要倒坐下去。

    “站着,没让你坐。”顾楠皱着眉头说道。

    李益喘着气抓了抓头发,笑了一下,喉咙干涩,说不出话,只是继续站着。

    他也知晓此时要是坐下,气血不通,他恐怕是要昏过去。

    但是着实是累,到了便顺着想要坐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