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所以啊,行贿这种事还真是自古以来的传统啊
    “驾,驾。”

    一个车队在漆烟的街道上缓缓行过,车队中载着几个箱子,还有两个轿子,周边围着大概数十个护卫。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匹老马,老马上一个商人模样的中年男人骑在上面,看模样大概也就三十三四的样子。

    他的身上穿着一身布袍行色匆匆。

    “快,快!”扭头向着身后的侍卫催促着,车队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中年人的脸色有些难看,他花费了千金在秦赵两国游说,好不容易让华阳夫人认了嬴异人为子,让赵王同意放行。

    安国君(嬴柱)现在贵为秦国太子,华阳夫人又是太子的正夫人。嬴异人现在能得认华阳夫人为母,只要回到秦国自然就能顺理成章的得到继承人的位子。

    一切都是好不容易!

    此番秦国恢复了元气,居然又开始准备大肆攻伐各国,赵国也是岌岌可危,赵王已经对嬴异人动了杀心。

    必须快走了。

    不然就要前功尽弃矣。

    他是一位商人,自然明白,他投资的是一位君主,若是在这次投资成功他能得到的,就会是比那千金大无数倍的报偿。

    不得有失。

    这是他心中唯一的所想。

    车队中的轿子中,嬴异人脸色苍白地坐在里面,额头上布着细密的汗珠。

    “异哥儿。”他的身边,一个美姬面色担忧地将手放在了嬴异人的手上。肤白若脂,明眉皓目却是一个美人。

    美人的怀中还抱着一个孩童,那孩童看起来不过两岁,趴在美人的怀中牙牙地说着:“爹爹。”

    嬴异人微微一笑,拍了拍身旁美人的手,又在那孩童的脸上摸了一下。

    “无事,安心,定会无事的。”

    只要逃回了秦国边境大将王龁的驻地,自己等人就可安全。

    那地不远一夜可到,但是,这一夜的行程,凶险万分。

    “止步!”

    不远处的城门口,守城官兵的声音传来。

    “驽···”

    车马停下的声音,车队中的两个轿子里没有半点声音。

    “已是深夜,你等为何还在道路行车?”

    守城的领队皱着眉头看着车队前的中年男人。

    “上官,小民家中着有急事,需得尽快回去。”中年男人跳下马,供着站在队正面前,向着身后招了招手。

    几个侍卫很快抬着一个箱子走了上来,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守城的队正挑了挑眉头,中年男人发出一声轻笑:“小小薄利,还请大人收下。”

    说着打开了箱子,满满的财货。

    队正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眯着眼睛:“家中有急也是人之常情,兄弟切莫担忧了。”

    说着对着身后喊道:“来人啊,开城门!”

    “呜———”

    城门缓缓打开。

    中年人对着几个守卫匆匆做礼:“多谢几位兄弟了。”

    随机跳上了马:“我们走。”

    车队走出了城门,消失在了夜色里。

    队正让几个士兵抬着箱子回了城下,当真是一笔横财,这份财货足以他多少年的响粮也不知道。

    但是他终归是不知道,飞来横财往往都带着飞来横祸。

    约莫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一队骑兵就已经赶到。

    密密麻麻的人头和刀兵,战马嘶鸣,这个夜晚却是热闹非常,为首的是一个身穿都尉装束的将领,看得那守城队正一个哆嗦。

    都尉啊,那可是统领五千人的大官,他一个队正根本连抬头说话都不敢。

    “大人···”队正心怀不安,这深更半夜,怎么会有这么多人要出城,想起上一队走的那批商人,队正的心里一个咯噔。

    上前说道:“大人至此所为何事?”

    都尉看着这队正脸色苍白,眉头蹙了起来:“你等在此守城,可曾见过什么人出城的?”

    ······

    队正的浑身打着颤,果然是和那批人有关,该死,这下害死老子了!

    “回大人,确,确有人出城。”队正闭着眼睛,两腿打着摆子,这可是要命的事情。

    “你为何放他们出城!”都尉的两眼发寒。

    “你可知他们是何人!?”

    本想当即杀了这人,但是还是忍了下来,还有正事要办,这件事要是办不成,他的官路也算是完了。要是办成了,也不是升官发财这么简单。

    “哼,快开城门,回来在和你们计较!”

    “是,是。”队正连忙吩咐开了城门。

    数千人的骑军一阵呼啸,便冲出了城去。

    另一边,中年人的车队已经来到了平原的郊外,这是约定的地点,华阳夫人在书信中和他交代过,到了此地,便会有一队护卫在此等他们,护送他们去王龁将军那里。

    人呢···

    中年人四下看着,却看见不远处的一个白袍小将。

    那小将骑在一匹烟马上,不知为何穿着一身丧白色的袍子,脸上带着一张刻着凶手的覆面,很是凶煞。手中的长矛看得中年人眼皮子发挑,那般长的长矛,想要抬动恐怕也是需要骇人的力气才是。

    吩咐车队走了过去,这才看清了那只军队。

    约莫数百人,身上穿着烟色甲胄,背上背着一片全身大盾,看着都是沉重无比,同时还配备了长矛利剑,甚至还有一把短弩。

    数百人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像是一尊尊石像,站着不动就是一股气魄。

    那白袍小将看向他。

    中年人咽了口口水,走上前:“在下吕不韦,不知,贵部,是不是秦王遣派的护卫。”

    白袍小将的眼神看得吕不韦浑身发寒,半响点了点头。

    “是。赶路吧。”

    “只是。”吕不韦迟疑了一下:“赵国追兵定是骑军···”

    他看了一眼四周的数百人,全是步军,而且只有数百人。

    就算是精兵也没用啊,跑不过别人啊。

    听到吕不韦的话,数百人的眼睛横向了他。

    只是一淡淡的一眼,吕不韦只觉得自己如坠冰窟,就像是被数百吧利剑逼着喉咙一般,再说不出话来。

    白袍小将嘴角一翘:“先生不用担心,且赶路便是。便是追兵到此,我等也会杀他们回去。”

    百人的视线移开,吕不韦才恢复了感觉,猛地喘了一口气,心有余悸地看着这数百人将士。

    秦国素有虎狼之国的称呼。这秦国的军伍,当真皆是凶骇如此······

    怪不得,怪不得一国可以与众国抗衡。

    ——————————————————————————

    咳咳,今天周天照常回家,现在才回来,深表歉意,但是真的只有一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