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女人?该是我想多了
    “驾,驾!”

    只觉得一阵风呼啸而过,路旁的草被风吹弯了身子,一队数千人的骑兵顺着夜路中的两条车辙奔腾。

    全身披甲,带着一套弓箭和刀剑。

    一次又一次的催马,马蹄踏出一片烟尘,只是几个呼吸,千人骑军便已经跑远。

    ——————————————

    也许是因为车驾上载着两个人,车辙压的很深,陷入松软的泥土里,在车队的后面远远的拖着。

    十几个护卫围在车边,面色显得很紧张。

    护卫的外面,数百个烟甲士兵围着两个车轿。数个士兵的步伐都是一致,每走一步带着甲胄摩擦的声音,沉闷,肃静。

    白袍小将走在吕不韦的旁边,吕不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两人已经一语不发走了一路。

    “那个。”吕不韦干笑了一下:“不知将军名讳?”

    白袍小将侧过头,看了他一眼。

    历史留名的人物,在历史留下的名声算不上太好听。

    与嬴异人的夫人赵姬**,在大秦为相,只手遮天。

    一句奇货可居为他赢来了一世荣华,也成为了商人的典范,杂学的代表。

    不得不说他的才华和谋略都是极其过人,三寸不烂之舌游说于秦赵两国,为嬴异人博了一个储君之位。

    能把储君当做商品的人,要的可不仅仅是手段和眼力,还有那常人不及的气魄。

    “顾楠。”顾楠淡淡说道,点头以示尊敬。

    车队的护送虽然是步卒,但是烟甲军士的脚程很快,作为重甲步兵,没有半点拖延车队的速度,反而因为士兵的速度加快了几分。

    顾楠,吕不韦暗自思索了一下,往日中却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听声音应该是个年轻人,但是这声音着实奇怪,怎么听着像个女人。

    该是我多想了,吕不韦摇头不想,又看向那个带着青铜覆面的将军。

    但是她手下的士卒,当真精锐啊。

    想着,回头看向那些士卒。

    刚才的那一眼,他到现在依旧心悸不已。

    “顾将军的部下,在秦国如何?”吕不韦试探地问道,他想要更全面的了解大秦的实力。

    顾楠也不隐瞒如实说道:“刚成立的新军。”

    新军!

    心中一惊,吕不韦的脸上尽是不信:“如此强军当真是新军?”

    “过誉了。”

    “确实是不久前成立的新军。”

    原野的风声有些紧,车队上的烟色旗帜卷动得作响。

    吕不韦抿着干涩的嘴巴:“我等还是赶路吧,赵国若有追兵,万事不好。”

    “先生说的是。”顾楠抬起手向前用一个手势挥了挥。

    烟甲士卒看到她的手势,脚下的步子又快了几分。

    夜色里,车队在原野上孤零零地穿过。

    大概又是走了不到半柱香的时间,顾楠看向远处天边的微光,天却是已经开始快要亮了。

    “快到了,最多不过再是半个时辰。”

    “善。”吕不韦紧绷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放松。

    但是,这份轻松没有维持多久。

    平原的另一边传来了远远的马蹄声。

    很密集,而且越来越大。

    扭过头,已经能看到一片烟尘,向着车队冲了过来。

    顾楠提着枪的握紧扯住了马头。

    目力过人的她已经看到那烟尘之中冲来的赵军。

    所有人都听到了响动,吕不韦面色煞白,而数百军士的眼神依旧淡然。

    不过千余人,从那阵势就能看得出来。

    最多两千人。

    守在车驾边的护卫有些发慌,握着兵刃的手发着抖。

    “异哥儿。”车轿中的女人抓着嬴异人的手,显然是紧张到了极点。

    嬴异人一边轻拍着女人的背,一边深吸了一口气:“无事,无事·······”

    “冲进去!活捉嬴异人!不得放箭!”

    赵军的骑兵都尉大吼道,手中的短矛放在马侧,马的速度也催到了极致,一种骑兵如同一根飞箭绝尘向着车队而去。

    不过数百人的车队,在这支骑军面前似乎吹弹可破。

    顾楠抬起了一只手:“全军列队,弩弓阵行。”

    在内力的配合下,声音清晰地传到了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配合顾楠的手势,烟甲士兵的反应很迅速。

    不过几个眨眼,围在车队旁边的数百人士兵就猛然改变阵型,就仿佛演练了无数次一般,干净利落。

    排成了三列横在了骑兵和车队之间。

    “架弩!”

    三百士卒的动作几乎一致,同时抽出了背在背上的弩箭,开弦上箭。

    吕不韦的眼皮一跳,架弩···

    开玩笑吧,弩箭的射程不过百步余,骑军要跨越这百步,不过呼吸之间,这段时间弓弩手最多只能射一轮箭,骑军就能进前。

    架弩,这将军是第一次上战场吗,就算是他这个外行都明白,这时候应该架盾立矛。

    但是此时出口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真是天要亡我?吕不韦恨恨却又无奈的抓着马绳,他已经能想象到骑兵冲入之后的屠杀。

    功亏一篑,功亏一篑啊!

    但是随后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放!”那叫顾楠的白袍小将挥下了手。

    弓弩齐射,但是并不是一轮了事,而是绵绵不绝。

    士卒分为三列,百人左右一列,放箭令下,第一列士卒齐射弩箭,随后退下,重新装弩,第二列士卒上前齐射,随后退下装弩,第三列士卒上前齐射,退后装弩,又轮到已经装好了弩的第一列士卒上前继续齐射。

    此般反复,弩箭便像是连绵不绝,呼啸在两军之间。

    声势骇人世所罕见,这是士卒不射人,而是射马,只能看见一片密烟,随后便是一片马嘶。

    骑军阵中的首排队马匹纷纷倒地,马匹倒地不要紧,要紧的是跟在后面的队伍。

    后面的马装在前面的马上也是直接绊倒,骑士直接摔落,一片慌乱无数人已经死在了马蹄之下。

    赵军都尉也不算是常人,家中有些传承,修炼果一些武学和内力,不算深厚但都有些,不然也难做上都尉的位子。

    挥矛荡开了几只寒光利利的冷箭,意识到了事情不对,对面不过数百人,射出来的却是连数千人都射不出的气势,四下一看,队伍中已经是一片慌乱。

    该死!

    看着部下一瞬间就死伤了百人左右,恨恨咬牙,运足了内力,吼道:“撤!后撤!后撤百步!”

    无数骑军飞速的调转了马头,马术极佳,看得出皆是骁勇,快速的整理好了凌乱的队形,撤出了弩箭的范围。

    因为前面的混乱一片,挡住了不少流矢,后面的队伍却是撤的痛快,飞速撤了出去,远远停在了车队的的后面。

    留下了一地的残军和没了骑士乱跑的马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