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做个好皇帝,嗯?
    顾楠手中的长矛抬起,抓着烟哥的缰绳。

    “烟哥,跑快些,快进快退,莫要再偷懒了。”

    “皆是我给你找几匹母马,如何?”

    也不知道烟哥听没听明白,但是烟哥的速度当真是快了好些。

    四蹄几乎奔得看不见影子。

    顾楠弯着身子,狂风从耳畔呼啸而过,烟色的长发被打得凌乱。

    周身的气血翻涌,隐隐约约甚至能看到顾楠身周扭曲的气流。

    “喝!”

    一声大喝响遏行云。

    一骑绝尘,看着那平原上的一骑的人心中想着这个词。

    真真的一骑绝尘。

    只是一人冲来,伴着的却是千军万马的气度。

    千骑为一队,万骑为一军,一骑且看我,绝尘当千军。(出自:天涯明月刀,一骑绝尘。)

    都尉抱着怀中的孩子,只觉得那声怒喝如雷贯耳,差点转身而逃,强按下心头的惧意,连忙指挥。

    “挡住他!挡住那白袍将!”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中的孩子甩在了一旁的亲卫手里:“护好了这孩子!”

    提出一杆骑矛:“所有人,列队。”

    “踏踏踏。”

    马蹄声四起,赵军的千余骑兵飞快的组成了一支队形。

    不过一人。

    都尉握着矛的手关节发白,保持着镇定。

    “放箭三轮!”

    “嗖嗖嗖嗖!”

    弯弓搭箭,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千只箭矢便已经凌在了半空。

    “呼,呼呼呼。”顾楠的长矛甩出,伴随着汹涌的风声,近身的箭矢全部被卷到了一旁。

    千只箭矢却没有阻碍她半点,已然冲到了赵军阵前。

    “列阵。”

    千余寒光利利的矛戟垂下。

    “杀!”

    顾楠对着赵军最后扫视了一边,目光最后落到了那个都尉的身旁。

    一个亲卫怀中,抱着的一个孩子。

    “噗!”

    手中骇人的长矛跟着挥出。

    全力之下,一击荡开了无数兵刃,回身一刺,便在旁人惊骇的目光中,刺穿了一个骑军的胸膛。

    烟红色的污血四溅,血下,顾楠的眼睛发冷。

    那老头求了一世的东西······

    不能在这里毁了!

    “刺!”长矛抽回,上面的血猛地散开。

    “烟哥!”

    “哼!”

    烟哥打了一个响鼻,鼻尖呼出了一股热气。

    身上健硕的肌肉绷得生硬。

    “呼。”

    只觉得一道狂风。

    那一骑白袍,便已经杀入了千军之中。

    惨叫四起。

    站在陷阵军中的陷阵众人心血沸腾,当真不想立即随着将军一道杀入,大杀四方。

    吕不韦看得两眼发直,心下再无旁念,那一骑骁骑,旷世悍将也。

    自己要在大秦立身,可以拉拢他,关键时刻定有大用。

    长矛在半空中连连刺出,一个横扫,数人抛飞而起。

    直到顾楠冲到了那都尉身前,那都尉依旧是满脸的不信,如此悍将怎么可能在此出现,怎么可能只统领三百军?

    没有时间留给他多想,那根长矛已经刺到。

    都尉没有退,面目狰狞,举矛刺去。

    秦军受死!

    他知自己不敌,但是手足皆惨死秦军之手,自己如何能退!

    脖子一痛,浓稠的东西从喉咙中流出来,仰着脖子,身下晃了晃,两眼一烟,便从马上落下摔在了地上。

    顾楠长矛一转,挑在了一旁亲卫怀中孩子的身上。

    亲卫还没有反应过来,长矛便已经收回,孩子落入了顾楠的怀中。

    都尉已死。

    密密麻麻的围上来的赵军骑兵皆是一愣,围上来的速度也慢了不少。

    挡下了数只刺来的长矛,在千骑之中撕开了一口个子。

    丧白色的将袍已经沾满了烟血。

    “你等还有继续?”顾楠扯住了烟哥的缰绳,一手抱着怀中的孩子,一手提着长矛。

    冷冷地看着还准备围上来的赵军。

    “你等不是我的对手,首将已死,各自保全性命罢。”

    上前的士兵犹豫了下来,顾楠不在多说,骑着烟哥向着扭头秦军阵地跑回。

    天将亮了。

    顾楠如同丧服的战袍上已经红了一半,铠甲上的血水还在往下流。

    流到了她怀中那孩童的脸上。

    那孩童靠在冰冷的铠甲上,此时却是不再哭了,咯咯地笑了出来。

    看着怀里的孩子,顾楠笑了一下,伸手在他的鼻子上刮了刮:“你倒是还笑得出来。”

    “咯咯。”

    翻了个白眼:“没心没肺。”

    半响,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揣着孩子,认真地说道:“日后,万万不可能在走上老路,做一个好皇帝,嗯?”

    孩子听不懂,笑着。

    三百陷阵散出一道缺口,迎接他们的主将归来。

    提着带血的长矛,顾楠翻身下马,抱着孩子走回了车轿。

    “公子,夫人。孩子已经接回来了。”

    说着,顾楠将孩子递了进去。

    “谢谢···”嬴异人一旁的女人眼里含着泪水,接过了孩子,死死地抱在怀里,再也不敢放开似的。

    “应尽之责。”

    看向嬴异人,他抬着眼睛,像极了那些无了喜怒哀乐的政客,有的只是一双灰败的眼睛。

    顾楠苦笑了一下,放下了帘子。

    好好地一个人,被折磨成了这样。

    当年的嬴异人,也是一个向往着烂漫的少年,能为一首蝶恋花感动不已。

    如今,已然成了一个再无生机可言的人了。

    “顾将军。”吕不韦带着笑容走了上来:“将军真乃勇将,待来日,你我二人定要痛饮几杯。”

    顾楠笑了笑,摆了一下手:“我不喝酒,着实抱歉。”

    “无事,无事。”

    “赶路吧。”

    “好。”

    天边已经放开了光,已然到了天明。

    安阳城外,一只由烟甲士卒围住的车队缓缓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