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我不要面子的吗···
    安阳城中,军营两旁的士卒看着走进营中的军队,不自觉地绕道而行。

    不为别的,就为那满身的杀气,铠甲和兵刃上带着血腥味,让两旁的马匹都极为不安。普通士卒甚至不敢与那些杀徒对视,只是低着头从一旁走开。

    车队中的两辆车轿已经被安排离开,一个车驾中是嬴异人和他的妻子,还有一个车驾中坐着的听说是吕不韦的老父。

    顾楠一眼都没有见过,无论外面兵锋如何,也没见那个轿子里出现过什么动静。

    齐齐坐下,静默无声。

    安阳城,王龁兵败后就在此地和秦军的援军会和攻下汾城,另名安阳。

    秦王将他安排在此驻守,也有别的意思,只要时间一到,就能立刻让王龁北上,再攻长平。

    车队进到兵营,王龁亲自出来迎接,摸着胡子。

    吕不韦连忙上前,拱手作揖:“王将军。”

    “先生此来辛苦了。”王龁淡淡点头。

    嬴异人与他身边抱着孩子的女人也走下了车驾,倒是不知道为何,那女子的目光时不时地总是在顾楠身上流连。

    嬴异人看到王龁,行礼道:“将军。”

    “嗯,公子。”回了一礼,嬴异人能得到秦王首肯从赵国逃回来,还让秦王派兵迎接,但凡是有些眼色的,结合最近的风声都能了知道一二。

    嬴异人回秦之后,身份恐怕就会有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是王龁也没有和嬴异人多聊的意思,他不喜欢朝堂的这些东西,弯绕太多,他实在受不了这些。

    “秦王以传手书,公子安心休息几天,我自会护送公子回城。”

    “如此。”嬴异人只觉的眼中一干,一年多的日夜,自己终于回来了:“多谢将军了。”

    埋头一拜,眼里闪着莫名的光华。

    大秦,我嬴异人,回来了!

    “嗯,职责所在,有何好谢。”

    随意摆手王龁看向了站在嬴异人身后的人,这才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小顾侄女,怎么见到你王伯都不打一个招呼。”

    对于顾楠这个故人弟子王龁还是颇为亲近的,何况顾楠的性格和能力都很让他赞赏。

    小顾侄女!

    听到这个称呼,在场的另外三个人只觉的脑中一阵。

    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己的身后那个穿着丧白战袍的小将,脸上的去青铜覆面依旧凶煞难言。

    这小将,是个女子?

    战时决绝,刀锋凌厉的悍将居然是个女子。

    任谁都不敢相信,是个女子。

    看着站在那呵呵的笑着的王龁,顾楠的眼里露出了几分无奈,出于礼貌脱下了自己的头盔。

    烟色的长发从头盔中泄下,青铜覆面也连着被取了下来,露出了里面英气俊秀的面孔。

    女子穿着战袍,带着不同于寻常女子的气度。

    “王伯,我好歹也是个将军,人前给我留几分面子可以不。”

    “啊?啊,哈哈哈。”

    王龁摸着自己的胡子笑着,也反应过来自己的称呼实在不合适。

    “是你王伯不是,是你王伯不是。”

    一旁的三人看得眼睛发直。

    吕不韦看着这女子嘴巴有些发干,但是还是忍住了,没有露出半点不合适的表情。

    而嬴异人却呆住了,半响,抬起了一个根打颤的手指,指着顾楠。

    那首蝶恋花,那个,对就是那个。

    结结巴巴地说道:“顾,顾兄弟!”

    顾楠淡笑了一下,对着嬴异人拜道:“异人兄,却也是好久不见了。”

    “这,这。”嬴异人笑了出来,露出几分快意,这种神情却是这几日第一次出现。

    “顾兄弟你当真不仗义!就在我旁护卫也不和我说一声,真没想到,真没想象到顾兄弟原是文武双全。”

    说着提起拳头,就要捶在顾楠的肩膀上。

    但是随即想起了顾楠的女子身,手停在了半空。

    “军阵之中不是叙旧的地方,还望公子勿怪。”

    顾楠的语气里带着几分生分,嬴异人听得出来。

    张了张嘴巴,眼神垂了下来,默默地放下了手,在自己的衣摆上拍着。

    “啊,是,也是,军阵不是叙旧的地方。”

    想起自己这几日的作为,嬴异人心下晦涩。

    他明白是自己的吝私寡情,才让顾楠对他如此,但他又能如何呢。

    虽然相识不久,顾楠本算是他为数不多的友人。

    嬴异人想起了小时候,自己问父亲,为什么爷爷总是自称寡人。

    父亲看着他说。

    王者,孤寡无情之人,乃为寡人。(这只是他父亲有感而发而已,事实上寡人的正确意思是寡德之人也就是道德方面有不足的地方的人,是谦虚的自称。)

    又看向顾楠强笑着:“顾兄弟倒是还从未和我说过你原来是个女子,着实吓了我一跳。”

    “我,我也累了,王将军给我们安排一个休息的地方吧。顾兄弟,我们来日再叙。”

    王龁点了点头,两个士兵上前带着嬴异人和吕不韦的车队离开。

    只留下顾楠和她的陷阵军。

    顾楠转过头,看着陷阵军,一挥手:“全军原地修整。”

    “哗。”一阵铠甲相碰的声音,陷阵军齐齐坐下,各自休整。

    有人开始擦拭装备,有人则从怀里拿出一早准备好的布条开始往自己身上的伤口上缠。

    一夜的急行军,就连一个包扎的时间都没有。

    当真精锐,王龁把这一切看在眼里暗自点头。

    看向顾楠:“王伯知道你喜欢什么,来,王伯这还备着些。”

    说着笑着拍着顾楠的肩膀。

    两人走进忘了军营的一个营房。

    王龁身为守将,驻扎的仓促,目前就是连间自己府邸也没有,日日住在军中的营房里。

    营房里王龁拿来了两坛子酒水,放在了桌上和顾楠对坐着。

    “来,今日算王伯请你。”

    长平之战的时候,顾楠就日日念道没有酒水,为这事没少被白起捶,王龁自然也知道这孩子的癖好。

    谁知顾楠摆了摆手:“已经不喝了。”

    “不喝了?”王龁一愣。

    “嗯。”顾楠微微出了一口气,随意地做着:“我师父那老头常说喝酒无益,曾经是不听的,如今倒是准备戒了。”

    白起啊······

    王龁抿着嘴,拍了一下酒坛,拿到一边:“是,喝酒无益,不喝好。”

    目光看到了顾楠穿在甲胄里的丧服,王龁笑着叹了口气。

    却是个重感情的人。

    老友,你这徒弟倒是没白白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