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万般皆商
    ————————————————

    车队一行人被安排在了一间小院里。

    半夜,吕不韦穿着一身宽大的布袍,走到了嬴异人的房门前。

    皱着眉头思索了良久,伸出手扣响了嬴异人的房门。

    “咚咚咚。”

    嬴异人枯坐在房中听到了敲门声。

    这个时辰,会是谁?

    嬴异人有些疑惑,起身走到了门边,打开门看到的是站在门外的吕不韦。

    “先生。”嬴异人说道,语气里带着几分“恭敬”。

    若是没有吕不韦,他回不到这大秦,甚至可能已经死在了赵王的刀下。

    虽然相貌普通,但是他的才能绝不是常人能比的。

    “公子。”吕不韦笑道:“不知现在是否合适谈些事情。”

    嬴异人虽然不知道吕不韦的用意,但还是点头:“我们去偏房。”

    说着引吕不韦进房。

    两人走到了间小屋,吕不韦先走了进去,嬴异人四下看了看,无人,这才跟着关上了房门。

    两人坐下,嬴异人这才问道:“不知先生何事?”

    吕不韦斟酌了一番,说道:“那顾将军可是公子的旧识?”

    “这···”

    低头看了一眼桌面。

    “是,几年前,我二人在东簪楼相识。”说着,似乎陷入了回忆,笑了笑:“那日,她还是一个才子。我确实眼拙,直叫她顾兄弟。”

    “呵,你倒是不知道,她在那东簪楼做了首词,不是那人文,非诗非赋,却是文采斐然,一时也曾是名动咸阳的才子。”

    “好···”吕不韦的眼睛动了动。

    没有在意嬴异人后面的话。

    “既然是公子旧识,这便好。”

    “······”

    心思琢磨了一阵。

    嬴异人看向吕不韦。

    “先生,你可是想要拉拢顾兄弟?”

    “对。”

    吕不韦也不隐瞒,开门见山的说道:“那顾将军算是世间少见的勇将,手下三百军士亦是精锐”

    “若是能为我等所用,日后在咸阳立足,想来会方便很多。”

    说着,抚着自己的胡须:“公子回去后若是万事无恙,可拜华阳夫人为母,但那储君之位也非必然。我等还需要一些手段。”

    “若是有那顾将军在。”

    吕不韦的眼中露出了几道狠厉的光芒,伸出一只手放在脖子上。

    “关键时刻。”

    “我们也可一除闲杂。”

    ······

    嬴异人沉默了一阵。

    吕不韦···

    你当真是把所有东西都当成了货品。

    皆是利弊制衡,全在你的算计。

    但他没有笑出来,而是微微颌首:“我知晓了,若是能,我会与顾兄弟聊一聊。”

    “好。”吕不韦出了口气,似乎是安心了,但是谁都知道,他永远不可能有真正放松的时候。

    “公子。”他又想了想,认真地说道。

    “如可以,将其纳入房中却最是稳妥。”

    说着,露出了一个笑容:“那顾将军可也是难得的美人啊,寻常少见。”

    嬴异人的的面色一红却似乎是心动了。

    但是想起那日的蝶恋花,嘴角木然一笑,摇着头。

    我这般下作人,还是,算了。

    “先生勿要再说了,莫要让异人难堪。”

    “真是难堪···”

    “先生!”嬴异人的眉头蹙起。

    “哎。”看到嬴异人的坚持,吕不韦叹着摆手:“罢了,能拉到我等这边便好。”

    “如此,在下先告退了。”

    “嗯。”

    吕不韦退了出去。

    只留下嬴异人一个人坐在房中,他抬着头,已经入夜,看着吕不韦离去的方向。

    闭上了眼睛。

    先生,你恐怕,把异人,也只是当做一件货品来看吧。

    呵呵···

    邯郸,赵都。

    赵王看着塌下一身狼狈的军候,阴沉着脸。

    “说说看,那嬴异人呢···”

    “禀王,那嬴异人,跑了。”

    军候的嘴唇惨白,没有血色,他只是带着两千余人去追,不到千人回来,都尉战死。

    一旦赵王发怒,自己的小命也难保全。

    “跑了···”赵王瘫坐在榻上,空空地看着大殿。

    跑了···连着最后泄愤的质子自己都没能抓回来。

    长平损军四十万,若不是向他国求援,这赵国此时恐怕是已经灭了。

    但是现在这般和被灭又有何不同。

    曾几何时,赵国还能和那虎狼之秦分庭抗礼。

    而如今,国中空乏,总兵不过十万。

    只能看着他国脸色行事,这和亡国何异?

    “呵呵呵。”赵王笑了。

    自己便是连泄愤都无能为力了。

    “把首末,都说出来,寡人要听。”他的声音很疲惫,像是已经无力说话了一样。

    “是···”军候咽着口水,将事情的始末一一说出。

    包括那陷阵军,包括那白袍将。

    “三百军可抗数千人,几乎无人战损。”

    “一骑冲阵,如入无人之境。”

    赵王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

    “陷阵军,白袍将。”

    “曾那白起等人,如今又有。秦国,还真是猛将强军成众啊。”

    再也按不住怒气,吼道。

    “我赵国为何无那般勇将!?啊!?”

    “为何无此精军!!”

    气血攻心,赵王抽出自己腰间的佩剑直指穹顶。

    “老天,你何这般偏秦!如此虎狼之国,你如此为何啊!!啊!?”

    殿下的军候不敢抬头,只听着赵王怒吼,两旁的侍人也打着颤。

    ——————————————————————

    呼,上午有一堂课,上到现在才下课,还是英语,云里雾里听到现在,扶头。其实上一章的丢孩子也不尽是因为我崇拜赵子龙来着。主要是顾楠需要做些什么,才能引起吕不韦这些秦国下一代掌权人的视线和注意。这联系到后面的剧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