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没人哭的,只是叫那烽火熏了眼
    两年。

    在这战国恍若转瞬即逝,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滴水,显得渺小而又微不足道。

    但是这一滴水,却让这片大海泛起了滚滚波涛。

    翻涌起前所未有的大浪。

    周王担心秦的势力,暗中和燕、楚密谋再定合纵之约。

    谁知,这份合纵之约还没有响应,秦国的攻势就已经到了。

    周国早已经不过是一个空壳,名为一国实则,仅有三四十座城池,3万多人。还分成“东周”和“西周”。便是反抗也无能为力,姬延被俘入秦。

    受降之后,被秦王封为周公,放归西周,月余,病死。

    不过,让人留意之是,周国王城,相传重为三百人所破。至于如何破,为何破,少有人知。

    但是很快,世人就在另一个地方见到了这三百人的真面目。

    九鼎被迁往咸阳。

    秦王立于宫中,看着那九鼎整整一日,九鼎自古便为王权,此时的王权已经在他手中。

    秦王伸出手,抚摸着九鼎之上的纹路,就像是抚摸着大秦的山河。

    再有十年,再给寡人十年。

    落日的余光照亮了半边天空,金红色璀璨的光芒照亮了宫殿的的瓦砾和大路,洒在秦王嬴稷和九鼎之上。

    而另半边的天空,笼于夜色。

    秦王的心中就像是在对自己说,又像是在对那冥冥之中的什么说。

    似在讨要,似在乞求。

    他还要十年。

    猛地,他的手抓在九鼎之上,颤抖着。

    闷声咳嗽了几声,身子虚弱的摇晃了一阵,扶着九鼎,险险站稳。

    他扭过头看着那落日,眼中只有那漫天余红。

    寡人,寡人···

    只差一步······

    只差一步矣!

    秦王怒睁着眼睛,身子却是一软,摔坐在地上,两旁的侍卫连忙上前扶住秦王。

    苍老的脸上再无力露出那份天下睥睨。

    范雎请辞了丞相的位置,但是之后他去了哪里没人知道。

    有人说他归乡了,也有人说,他已经死了。

    没人知道秦王如何了,人们只知道,秦国这虎狼之国这次真的如同饿极了野兽,四处攻伐不止。

    ——————————————————————

    秦昭襄王五十三年(公元前254年),秦国攻魏。

    公孙鞅举兵五万直取吴城。

    魏此前与齐韩交战而败早已失信天下,无援可求。

    魏国公子卯率军五万人驻守。

    此城本是魏国名将吴起所建易守难攻。

    公孙鞅用旧识为由引诱公子卯出城一叙,以求停战。

    公子卯并未相信带甲三千来见。

    公孙鞅为计策成功身边只带了三百近卫,本以为计策已失,无能为力。

    谁知三百近卫随一白袍将杀出,大破三千魏甲,生擒公子卯。

    以公子卯诱开城门,此军从城中杀入,三百人,破军数千。

    魏军大破,魏国投降,降为秦国属国,同年韩王于秦觐见。

    三百秦军,说是名为陷阵营。

    此后转战四方,千人亦避,非万人不可破。

    又世人称丧军。

    盖是因为此军之将,常是穿着一身丧服般的将袍。

    三百人,军阵之中皆有青铜獠牙覆面,破阵之时浑身浴血,伤而不退,死而不倒,如同凶鬼魑魅,令人丧胆。

    陷阵之将亦有覆面,煞如鬼首,力举千斤。不知面目,不知男女,只知其姓顾,传为白起后人。

    ————魏记《野史》

    ——————————————

    咸阳城的城门打开,大军缓缓地走进城中。

    两旁的道路没有欢呼和高歌,只有死寂。

    因为他们是上阵杀人的士卒,不是英雄。

    百姓看着衣甲带着血臭的士兵,只想快些躲开。

    走在军阵之前的,是数百人烟甲军。

    他们和其他士兵疲惫和无神的眼睛不同,他们的眼中只有沉闷和坚毅。

    走在前几排的烟甲军怀中每人抱着一个罐子。

    连年征战,这几年来他们几乎从来没有停下过,已经,是叫这天下识得了他们陷阵军,在战阵之上,一声陷阵之志,能叫破多少人的胆子。

    他们已经扬名天下,已经博取了一身功名。

    但是终究,是有人回不来的。

    他们忘不了那些死之前还吼着,陷阵之志,有死无生的家伙。

    也忘不了倒在血泊里的那些人安静无声的人。

    曾经在训练里骂自己蠢货的家伙,被割断了脖子,血止不住的从他的喉咙里流出来。他想说什么,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还有那个一直喜欢拿着玉牌看的家伙,身中数箭,靠在尸堆边上,擦干净沾满血的手,才摸出那块牌子,看了又看,生怕沾上一点,他死的挺安静的,笑着死的。

    没人哭的,只是叫那烽火熏了眼睛。

    所有人都明白,他们背负着一个名字,这个名字随着每一个人的死去,越来越重。这个叫陷阵营,承担着所有人的血的名字。活着的人要替死的人,让这个名字继续威震四方。叫所有人,忘不掉他们。

    按照将军的意思,他们把死掉的人烧成了灰,装在坛子里背在身上,带他们回家。

    两年,吃饭,睡觉,打仗,都没有放下来过。

    顾楠坐在烟哥的背上,带着浑身的煞气。

    腰中的无格不知道杀了多少人,剑刃中生出了一丝红线。

    背上的长矛断过好几次,已经换了数把。

    看着熙熙攘攘的咸阳城,又看向两旁畏惧地看着他们的百姓。眼神一黯,垂着。随后又抬了起来,高高地看着天空。

    没人会当他们是英雄,即使,他们做着英雄才会做的事。

    只因为他们是士兵,生当为战,为战生,为战死。

    是为昭王五十五载,秦,以得近半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