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四章:归于尘中
    烈日炙烤得火热,七月的天气热的发闷。沉闷的空气在校场上压着,军营之中,一个生意高声念着。

    “陷阵骁勇,于战阵屡破强敌,建功数件,乃,赏每人耕田二亩,金一镒,以证我军心。”

    “另因陷阵军不足三百,难成阵势,暂令解军,士卒可归,陷阵之武,不得传于他人。他日再成新军。”

    “至此。”顾楠收起手中的文书:“你们明白了没有。”

    她的身前,零零散散的士兵站在那,像是卸了全身的力气,也站不直了。

    “将军。”一个士卒抬起了头,苦苦一笑:“当真让我们走?”

    “难道你们还想回去?”顾楠淡淡地问道。

    “将军!”一个人红着眼,吼道:“陷阵军,要成那天下第一军!”

    “所志未酬,不敢离开!”

    另一个人两手捏得发抖:“陷阵军,要那所有人都记得,要那所有人都不敢忘了!”

    “否则。”

    “未成陷阵名,不敢见故人!”

    “未成陷阵名,不敢见故人!”

    顾楠烟着脸,在那一声声高吼之中,怒而出声:“你等,真当不为人!”

    “记得功名,家中亲人呢?不教养了?”

    “都是从血路里杀出来的!”

    说着指着墙上空掉的牌子:“那些人死了!才让你们回来的!你们想作何,再回去送死!?”

    没人,再回得上话。

    “让你们回去,不要听不懂人话!”

    “自己打理完了,就去领了文书滚!”

    深深地看了众人一眼。

    “好好过日子。”

    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只留下军营中站着两百人,不甘心地站在那里,但是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直到抹着脸,跪了下来,对着那面墙拜下,起身离开。

    一个一个人拜下离开。

    高进最后一遍将自己的被铺铺的整齐,将零散几件行李绑好,背在了背上。

    深吸了一口气,走出营房的门,扫视了一圈四周,人影散乱。

    莫名的眼中一酸,咧着嘴巴。

    陷阵之志,终归成了一个笑话不成?

    终归,是成了一个笑话罢。

    心中一阵空落,像是没了什么东西。

    背着行李,独自离开。

    ————————————————

    乡间的小路混杂着泥土的味道,一块块青石板简单的铺成的路面行不得车,一个人影孤单走来。

    踩着青石板上一片落着的树枝,高进恍惚地看着不远出的村子。

    眼前上似乎看到了那恶臭的死囚房,又看到了那军中燃着火盆的夜晚,耳边听到的是刀兵交错的喊杀声。似乎,狼烟四起。

    回来了?

    他自己问自己,那个曾经梦里都不敢回来的地方,自己当真的回来了?

    一路走进,昨夜下过雨,早间的空气还带着露水的味道。

    路上没什么人,有人也认不出他来。

    站在一面用几根木头搭着的简单门房面前,高进伸出手,正想要敲响房门,手却停在了半空。

    他不知道见了里面的人,自己该如何说,该说什么。

    “砰砰砰。”

    高进最终还是敲响了房门,开来门的是一个老妇人。

    头发花白,身上穿着发灰的布衣,两眼看不清楚,看到站在自己门前的人,呆了呆,好生眼熟。

    眯起眼睛看向他,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

    “进儿?”

    “娘···”

    破旧的篱笆边上,高大的士兵穿着铠甲站在佝偻的妇人面前,嘴唇颤了颤,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微笑。

    “我回来了。”

    ···

    “来,进儿,吃饭。”老妇人脸上的皱纹都笑在了一起。

    手里捧着一碗豆饭,递给自己的孩子。

    “唉···”高进接过碗,拿着两根木头往嘴里扒拉,豆饭的问道很不好还带着很重的腥涩。

    但是他就像是吃着这世上最美味的佳肴,吃得狼吞虎咽,眼里止不住的留下些水,也落到了碗里,混着一起呗吞进了嘴里。

    “吃慢点,吃慢点。”老妇人伸出颤颤巍巍地手,摸着高进的脸颊。

    “回来就好···”

    都豆饭里混杂着干腥。

    高进像是铁铸的脸上也再也忍不住,皱在了一起,泪水流了下来。

    他像是回到了那在战火狼烟。

    自己的兄弟带自己受了那一剑。

    看他倒在那里,高进想去救。

    那货却骂道。

    “救得什么救,给老子杀出去!”他的眼里尽是怒意:“杀光了这些龟孙!我们陷阵军,是要名扬天下的!”

    还有那个身中数箭,干坐在那个墙角的家伙。

    自己怎么拉他,他都起不来了。

    他只是说:“高进,我待和你说,我婆娘真的是这个世上最好的女人。”

    “可惜。”他的脸上全是泪水:“我是回不去了。”

    “你可得好好活着···你家里的老娘,还没个人照顾的。”

    有一日,他问将军:“将军,天下真会有不战的世道?”

    “谁知道呢?”将军随意的笑着:“没有,我们杀出来一个便是。”

    “哈哈哈。”跟在后面的陷阵军皆是大笑,笑声惊起了路旁的一颗枯树上的寒鸦。

    “好!杀出来一个便是!”

    陷阵军···

    陷阵军···

    “啪。”高进停下了手里的木头,拿着碗的手顿在了那里。

    眼中通红。

    勉强露出一个笑容:“娘,我领了军功,可有两亩地,不用再过那般的日子了。”

    数百年后,一个叫做高顺的人,让陷阵之名重扬天下,八百陷阵,堪称世间强军。

    ——————————————————

    空空的校场,顾楠顶着风站在烟色的军旗下,她在校场挖了一个坑,将那些回不去的坛子放了进去,然后用沙土慢慢掩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