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那一年李斯还很年轻
    “武安君府。”一个人年轻的书生站在高门府邸之前,仰头看着那府,若有所思。

    盖是此地了,秦国战神之府吗?

    看起来也不过平常。

    年轻书生四下看了看,倒是清净。

    这便是公子另寻的先生所住的地方了。

    年轻人自信地看着大门,在下倒是要看看是怎般的奇人。

    自从他跟随荀师学**王述说以来,自认为深谙此道。

    自他看来,被称作虎狼之国的秦国是这乱世之中最能让他施展的地方,果然,初到此地就被秦王孙身边的红人吕不韦看重。

    虽然只是被提拔做了一个小吏,做了公子的孩子身边的书教,但是这个位子在李斯看来反而要比分配在外的实权官职还要好。

    不因为别的,只因为这个位置能让他更接近秦王,或者说,未来的秦王。

    不过书教还是和老师不同,书教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一个助教一样的意思。

    而小公子真正的老师,在那日公子回来之后就被定了下来。

    那人叫做顾楠,听闻,就是那在周魏战场上,那支被称之为丧军的陷阵营的领将。

    读书人胸中总是有种傲气,无缘无故做了助教,自然就是要来看看这真正的先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顾先生,可莫要让斯失望了才好。

    这般想着,李斯迈步上前,敲响了武安君府的大门。

    “砰砰砰。”

    低闷的敲门声之后,大门被打开,开门的是一个老人,看样子约莫已经六旬左右。

    老连看着眼前陌生的年轻人,疑惑地问道。

    “年轻人,所为何事啊?”

    “见过老先生。”李斯颇有礼貌地微微行礼:“在下李斯,此番前来,却是来拜见顾先生的。”

    “顾先生?”老连一脸不解地看着李斯。

    自家哪来的什么顾先生,顾姑娘倒是有一个···

    顾姑娘?

    额,老连的心思一动,自家的小姐总是穿着一身男儿装束到处跑,想来又是在何处胡闹了,这都找上门来了。

    哎,小姐现在真是没有半点女儿家的样子,完完全全就是个男儿模样,这么大了,门前连一个亲事都没有,这般下去,日后自己可怎么敢去见老爷和夫人···

    老连一边想着,一边叹了口气。

    李斯不解面前的老人为何突然唉声叹气,奇怪地问道:“老先生,顾先生不在吗?”

    “啊?”

    “啊。”回过神来,老连让开了一个身子:“在的,先生在家,请跟老朽来吧。”

    顺着李斯的称呼接着话,他也不好说破,只待小姐自己说便是了。

    “这?”看着老连准备直接领自己进去,李斯迟疑了一下。

    “不需要通传一番吗?”

    “无事。”

    老连摆着手,声音里有些无奈。他也绝的不妥,可是这是小姐吩咐的,

    “府里平日都没有客人,小,先生吩咐过的,若是有客人,没什么不方便就让他直接进来就是,通传是太过麻烦了。”

    太过麻烦了。

    李斯一怔,又呵地笑了声,只是因为闲得麻烦,就随客人出入。

    这先生倒是洒脱···

    “先生此时还在后院思习琴律。”老连侧过身:“也无不便。”

    琴律吗,也好,李斯点了点头,闻其音知其人,此道他也略通一二,且先看看。

    老连引着李斯进门,随后领着向着后院走去。

    李斯跟着老连,走了片刻,远远的听到了一个小院里传来了琴音。

    侧耳倾听,只是听了片刻,便有些恍惚。

    那琴音却是恍如山涧泉鸣,空山鸟语,空灵轻盈,让人身至其中难以自拔。

    仿佛每一声都能拨动人心一般,让人的心思忍不住的跟着琴音而去,忍不住的去听。

    当下心中震颤,这顾先生在琴律一道,斯恐怕是遥遥不可及矣。

    听他的琴音,想来是品性高洁之人。

    怪不得,公子这般推崇此人,就连吕先生听闻是此人教学也无异议。

    等到一曲结束,他才悠悠转醒,老连已经带着他走到了后院的门前。

    “先生就在里面,客人自去就是,老朽先告退了。”

    李斯行礼:“多谢老先生了。”

    哎,多有礼貌的年轻人,可惜又是要被小姐戏弄了。老连只是认为是顾楠又在胡闹,毕竟自家小姐的不安分他也是知道。

    看了李斯一眼,就退了下去。

    此时李斯的心中是一片期待,他甚是想要见上这能弹出如此琴音的顾先生一面。

    或许两人可以相谈甚欢。

    正待进去。

    那院中传来了一声动听的女声,是比那琴音还要动听。

    “姑娘,刚才这般弹,你可是看明白了?”

    接着的也是一个好听的声音,听得出是个女子但是还带着几分豪爽:“明白了明白了,我来试试。”

    “哎,姑娘,你可是莫要再乱弹了,若是弹断了弦,我还得修。”

    “唔,一定注意,你放心吧。”

    站在外面的李斯一懵。

    院里的不是顾先生吗?

    怎么有女人的声音?

    还没等他回过神来,那院中又传来了琴音。

    只不过,这次的琴音可不动听。

    若是说,刚才的琴音是空山鸟语般的灵动空濛。

    那么,现在的琴音,就是摧枯拉朽,天魔乱舞一般的恐怖。

    魔音灌耳,李斯只觉得自己的眼前发烟,连忙捂住了耳朵。

    这,这般弹琴,简直有辱琴音!

    头似快炸了一般,也不顾不得什么礼数了,想来那顾先生也是受不了这样的,快步走了进去。

    “是何人在弹琴,还不快停下!”

    琴音戛然而止,可是里面的场景却是让李斯愣在了原地。

    小院中那有什么顾先生,只有三个姑娘。

    皆是貌样脱尘的姑娘。

    一个正坐在树下,是一个佳人,柳眉薄唇,眉间透着一股媚意,气质却是轻薄寡淡,手里正抓着那琴身的一角。

    还有一个站在一旁是一个长相秀气温和的少女,颇有一种邻家姑娘的感觉,她正捂着耳朵。

    最后一个姑娘让李斯印象最深,她穿着一身男儿的孝袍,显得有些宽大。手中捧着一抱七弦琴,长发随意的扎在脑后,散在肩上。

    看着她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既有女性的柔媚又有男儿的英气俊秀,只是一眼就让李斯印在了眼中。

    此时这三个平日里哪一个都是极其少见的女子同时看着他。

    李斯哪见过这样的阵仗,脸色一下子涨红,退了一步,连忙拜下,不敢再抬头。

    “李,李斯见过三位姑娘,本是来拜见顾先生,不想唐突了佳人,还,还望原谅。”

    ————————————————

    唔,昨夜确实太累了就早一点睡了,只有一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