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学问人真是麻烦
    “顾先生?”画仙看着这个突然走进小院的年轻人,想来是客人,老连按着顾楠的意思,直接领进来的。

    主要是武安君府着实是没有客人,一月也不见得会有人拜访,会来的也都是熟人,所以才会这般待客,不然每日出入的客人就足够人头疼的了。

    但是转念一想自家哪来的顾先生,心思一动,幽幽地看向自家的姑娘。

    “小姐,你的客人。”

    说着心疼地拿回自己的琴,若是再被顾楠这么折磨上几番,恐怕又是要报废了。

    小绿松了口气,放开了耳朵,对着顾楠吐了一下舌头:“姑娘,是不是又糊弄人去了?这都找上门来了。”

    不是,顾楠看着这年轻人苦笑了一下,怎么又糊弄人了,我也不认识他啊。

    站在对面的李斯也是一头雾水,怎么说自己是那小姐的客人,自己不是说了,拜访顾先生吗?

    他的猜想里,那顾先生要么是沉稳的中年将军,要么是稍稍年迈的老将。

    毕竟陷阵军那般的强军,凭百人就可在沙场中来去穿杀,可不是一般的人能练的出来的。

    虽然搞不清状况,但是既然是客人来了,小绿和画仙也就不在这呆着了。

    小绿站了起来:“画仙姐姐,莫要再理她了,我们还有事务要做,可不能总陪着她玩。”

    “嗯,好。”画仙笑盈盈地点了点头,两人就结伴离开了。

    留下顾楠一脸纠结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自己好不易在家里休息,怎么就来了个客人,关键是,这人她还不认识。

    虽然气氛诡异,顾楠做了一个见面礼。

    “不知先生到此,所为何事?”

    李斯脸上的红色推下去了些,暗骂自己失态,回了一个礼,重新说道。

    “在下李斯,此番前来是来拜访顾先生,还望姑娘通传。”

    ······

    顾先生,顾楠的脸色有些烟,那个人和他说的武安君府有什么顾先生的。

    但是随后念头一愣,刚才光顾着在意他事,没有听清楚这人的名字。

    李斯?莫不是那个人。

    目光一凝,又看向那人:“你叫李斯?”

    “是,在下李斯。”李斯无奈地又说道,虽然他也不知道为何对方会在意自己的名字。

    李斯···

    顾楠的眼神变得不同,带上了几分慎重。

    如果不是重名的话,那么眼前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日后大秦的丞相李斯。

    这个人是一个能臣但是绝对算不上一个贤臣。

    游说关东、统一文字、车同轨、郡县制都有他的影子。

    焚书坑儒、伪造遗诏他也逃不开干系。

    最后被赵高腰斩于咸阳闹市,夷三族。

    颇有为能,然非贤能。

    他是一个求权之人,也是一个很复杂的人,很难给他一个准确的评价。和这种人相处也要万分小心,谁知道他会不会突然给你来一下。

    他是这时候进的咸阳吗?

    想起前几日嬴子楚和她在那闲亭中的交谈,他便是吕不韦找来的另一个先生。

    这般想来,他恐怕是想要试探与自己同事的人到底如何吧?

    顾楠松开了些眉头,缓缓张口。

    “如果无错,我该就是你要找的那人。”

    “啊?”李斯愣在原地,抬起头看向坐在那的仟仟佳人。

    “顾先生?”

    ——————————————————

    “家中没有什么,就只有清水待客,李先生,莫要见怪才好。”

    顾楠将一杯清水递给李斯。

    “呵呵,无事。”李斯轻笑着接过杯子,深吸了一口气:“斯是真没有想到,顾先生是个女子·····”

    “倒是斯冒犯了,本该慎重,该请谅的是斯才是。”

    说着行了一个歉礼。

    他真的没有想到,相传中一骑当千的沙场勇将,会是一个女子,还是如此年轻。

    也是没有想到,嬴子楚嘴中曾名动咸阳的才子,实际上是一个才女。

    可是害苦了斯啊···

    李斯暗暗闭眼,无奈地想到。

    “不必在意。”显然顾楠并不在意这些事情,浅笑了一下,随意地翻过了这个话题。

    李斯松了口气,而是看了顾楠一眼,疑惑地问道:“恕斯唐突,不知姑娘为何穿着一身孝袍?”

    顾楠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家师故去,待守孝三年,所以长是穿孝袍。”

    “如此···”喃喃着,李斯轻轻点头不小心又是看到了顾楠的眼睛,微红着脸移开了视线。

    这样的小动作让顾楠勾了勾嘴角,这时候的李斯还没有日后的那般果决深算。

    “姑娘还真是奇特,本在外门,那领路的老先生说府中客人若无不便要进府不需要通传,本以为姑娘是一个随性之人,不重礼数。”

    “现在看来,姑娘却又是极守礼数,为先人待孝三年,就是儒家中人,也少有这么做的。”

    挑着眉头,顾楠笑着拿起了杯子喝了口茶:“直说我古怪便是,不必绕弯子。”

    “不,斯不是这个意思。”李斯解释道:“只是觉得特别。”

    “呵呵,开个玩笑而已。”顾楠放下茶杯:“不知李先生这次来,是为了什么?”

    这才想了正事,李斯整顿了一下神色,认真地说道。

    “斯此番前来,本是想要看看顾先生到是个如何的人。”

    “其次,是有几个问题想问。”

    谈论到学问上的问题的时候,他就像是变了个人,刚才的略有窘迫的神态全无,取而代之的是一副自信坦然的气度。

    “几个问题···”

    顾楠表面依旧平静,心下却是了然,这李斯就是来试探自己的。

    干干一笑:“李先生,请问便是。”

    所以啊,学问人真是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