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你的大志呢
    李斯没有去看顾楠,而是看向门外:“听闻顾先生和斯一样,受托为公子府教授政公子书学。”

    “是。”

    “此般重任,斯实在难当,所日夜反侧难免,思要教公子些什么。”

    李斯慢慢地说着:“听闻还有顾先生与斯同教,甚是宽心,如卸重任。”

    “所以,此次特来问先生。”

    他扭过头,看向顾楠,那双眼睛里不闪不避,和刚才那人就如同不是一个人一般。

    “先生,准备教公子些什么?”

    咄咄逼人···

    用这个词用来形容李斯现在的气势最适合不过。

    顾楠却没有生气。

    现在的李斯身上有着一个年轻人都该有的东西,好胜、书生意气。

    这般的李斯让顾楠觉得反倒比历史上那个杀伐果断,某权狠辣的李斯要亲近很多。

    不动声色地转着杯子,思索了一番,苦笑着说道。

    “如何教公子,我却是还没有想过,不如李先生先和我说说,你准备如何?”

    “你我探讨一番?”

    并未想过?

    一般人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就算是没有想过也会硬说出几个,哪有向顾楠这般没有脸皮,直接承认自己没有想过。

    李斯微微皱眉犹豫了一下,问道:“先生,觉得礼乐如何?”

    李斯抱着试探的心态,礼乐作为传统教术,本该是必学的,但是如今这个世道···

    若是顾楠说礼乐可行,那她就不过尔尔。

    在李斯的注视下,顾楠沉默了一下,问道:“先生觉得这世道如何?”

    李斯一愣,一时间不知如何说。

    低头思考,似乎想要找出合适的词描述。

    顾楠看着他,没等他想下去,淡淡地说道:“礼乐崩坏。”

    四个字,叫李斯打了个颤,礼乐是为古礼,顾楠这四个字可谓是大不敬。

    但是说的又实在准确,在这纷乱战世中。

    如何不是礼乐崩坏?

    这如何不是他想要说的?

    李斯欣喜地看着顾楠,像是找到了知己,接着问道。

    “那先生觉得,养德可行?”

    养德···

    说实在,顾楠确实不擅长这种育人的说法,但是既然别人问了,她总得有个答案。

    思索了会儿,她还是摇了摇头。

    “德行固重,但终是君子之道,大秦,要的不是一个君子,而是一个帝王。不该放在首位。”

    虽然她也明白德行对于一个王的重要,但是她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个时间,大秦需要的是一个能够让它彻底颠覆天下的帝王,而不是一个徐徐图之的君子。

    和我想的,是一般的。

    李斯暗暗握着拳头。

    “那先生,你觉得什么最好?”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重要的一个问题。

    如今秦王已到暮年,秦王子嬴柱即将继位。

    嬴子楚会是未来的秦王子,而嬴政就是秦王孙。

    嬴政学什么好。

    问这个问题,等同于问顾楠,未来的秦国,如何为好。

    顾楠的眼睛垂了下来,她真正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历史上的秦是法治天下,最终二世而亡。

    但是法治天下错了吗?

    若是曾经的顾楠,看着这个问题,定然是一头雾水,说不出个所以然。

    但是这几年看了武安君府中众多的兵简和先人之说,她多少能看的明白诸子百家的各家优劣。

    法治天下,理论上来说并没有错,甚至说到了后世法治天下依旧在实行。

    错得只是做法而已。

    儒家迂古道墨不争、兵名医农杂纵横阴阳不为王权。

    虽然不尽为好,但法家可以说是对于封建王权来说最为适合的学说,又或者说是对如今的秦国最合适的学说。

    “呵。”最终,顾楠笑了一声,似乎笑的无奈:“先生自己的心里没有一个答案吗?”

    李斯一脸期待:“斯想请先生说。”

    “帝王权术,以法治国,得以安邦而定天下。”

    “李先生,是想效仿那商君?”

    “啪。”

    李斯一把的握住顾楠的手,眼中尽是激动,能遇到志同道合之人,在这大秦一展所学抱负,何能不激动。

    “先生,真乃斯之知己。”

    “先生,斯还有几处学说想和先生探讨···”

    ······

    “咳咳。”

    还没等李斯继续说下去,顾楠咳嗽了两声,打断了他的话。

    把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

    李斯这才想起来坐在自己的面前的可不是老先生,更不是自己曾经的同学,而是一位姑娘。

    此番见面已经是大为不妥了,自己的居然还去拉别人的手···

    想到这,他的脸上又是一阵火烤似的发热。

    也坐不住了,站了起来。

    “今日几问,有了先生的答复,斯心中已然明了。”

    “斯,还有些事情,只待,只待下次在来叨唠先生。”

    “此般先是告退了。”

    说完,就快步的离开了。

    出了武安君府的门,李斯还愣愣地看着自己的手心。

    想起刚才那只轻柔的手掌,又是一阵出神。

    回过神来,暗骂了自己一句。

    自己是要在这大秦一展抱负的,而不是想着这些的。

    那位顾先生对这大秦所见和自己不谋而同,想来日后也不会阻碍自己。

    整了整自己微乱的衣袍,深吸了一口气,昂首挺胸地顺着街道离开。

    大秦,只是他的第一步,他要用他所学,博一个权倾天下才是。

    想来,倒是忘了问那顾先生的年岁。

    想来日后也是有机会的。

    嗯,该怎么问才好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