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章:顾先生?那里是先生了?
    公子政的教学的日子近了,这几日的李斯才是真正的夜不能寐,一连好几个晚上对着竹简苦思冥想到深夜。

    想着如何才能教好小公子,写深了,怕小公子看不懂,写浅了呢,有担心没法吸引小公子的注意。

    既要能表现出自己的才学,也要能让小公子有所得,有所思。

    嗯,是该这般。

    李斯握着笔暗自笃定自己的想法,从小教导日后的秦王孙教习,这是一份千载难逢的时运。

    这代表着他很有可能塑造影响日后秦王的理念和政法,能影响到整个秦国。

    他自信,只要能如此,他定能大治秦国,如今秦国在其余六国之中崛起之势已经是无所阻挡。

    到了那时若是秦国一统天下,他能治的,就是这广袤中原。

    想到这,李斯的握着笔的手微微发抖。

    这是份不世的功绩,能让他名留青史的功绩。

    也是一份能让他权倾天下的时机,他定然是不会放过的。

    笔耕不辍。

    他似乎又想起了那个寒窗苦读的少年。

    一世苟且的父亲临死前的呜咽。

    又想起了那个在官场上摸爬最后落得一身尘土零落的小吏。

    耻无莫过卑贱,哀无莫于窘困。

    世人皆求财权,我李斯满腔才学,为何求不得?

    案台上的烛火摇曳,映射着李斯的眼睛,坚定又带着堂而皇之的贪婪的眼神中,几分怆然。

    定,不会再是那般。

    我李斯要成那人上之人。

    公子府,自从嬴异人改名嬴子楚以后,来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学士官员,书生游子。

    有的是来说自己的学问的,思想要用自己的学说在秦国求个一席之地,也有的纯粹是来送礼做客的,不会大摇大摆,看是平淡的拜访,手里身边都是带着财货或者美人。

    没人会去在意到底是嬴异人还是嬴子楚,人们只是明白,这人,日后会是秦王子,日后的日后会是秦王。

    宫里传来的消息,秦王的身子,撑不住了。拜访的人也就更多了。

    嬴子楚接待每一个人,他在秦国的地位需要支持。人越多,代表着,他的地位被更多的人认可,也更加牢固。

    吕不韦帮嬴子楚开始收纳门客,他看人的眼光,嬴子楚是相信的。

    说他是这天下最大胆最精明的商人也不为过。

    事态似乎在变好,但是嬴子楚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少,他已经有了几分掌权者该有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练得,还是已经根本笑不出来了。

    公子政约莫五岁半,走路还是不稳,但是却和寻常的孩子不同。说话流畅,能和人很好的交流,已经开始学习基础的书籍和文字。

    不像大多数的孩子那样喜欢到处乱跑,也不怎么笑,即使别人逗他也一样,一副小大人的样子。

    时常看着家中往来的客人,他不明白家中的客人为何如此之多。

    有一日,他问母亲,他母亲给他说道,因为你父亲是秦王孙。

    很是复杂,他尚不太明白。

    父亲说给他请了两个先生,他们会给自己说个明白。

    所以,很早开始他就期待着先生的到来,他是有很多问题想要问的。

    到了月底,等到他第十几次询问,父亲才和他说,今天先生就会来。

    心中带着期待坐在自己的院里。

    先生来是要先见过父亲的,父亲待客的时候,自己不能进去。

    这个他明白,是礼数。

    ——————————————————

    “拜见公子。”

    李斯摊开自己的袖子,虚抱一圈,弯下腰。

    嬴子楚对着已经到了堂前的李斯微微点头“李先生,好久不见,近日可好。”

    等到李斯一抬头,他就觉着自己问错了话。

    李斯的眼眶几乎变成了熊猫眼,两眼发烟,衣冠打理得勉强还算整齐,但是那副过劳憔悴的模样,让嬴子楚看着也是汗颜。

    “这,李先生昨夜没睡好?”

    李斯尴尬一笑:“回公子,昨夜为小公子备课,确实难眠,以致这般,还望公子勿怪。”

    其实他那是一个晚上没睡好,已经是一连多个晚上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了。

    只能说他实在敬业,要是放到后世,恐怕得会是一个五好教师。

    嬴子楚叹了口气:“先生受累了,政儿不敏,麻烦先生费心。”

    “不敢。”李斯连忙说道。

    一个女侍走了进来,走到堂上,对着嬴子楚拜下:“公子,门外,顾楠先生求见。”

    女侍的脸色古怪,却是古怪门外来的明明就是一个极俊美的女子,就是她看了都要脸红。怎得非要自己通传是顾楠先生呢?

    但是既然是客人说的,她就得如实禀报。

    嬴子楚的脸色放松了一些,露出了一个淡笑。

    “既然是顾先生,快让她进来便是,日后顾先生来也无需通传。”

    “是。”女侍偷偷地看了一眼嬴子楚,这可是她这几日第一次看到公子发笑。

    那顾先生到底是何人。

    她自然是不知道,顾楠这个人,朝堂上都没有几个人知晓。若是说到丧军陷阵营的领将,定然是众人都听了无数遍的,但是这领将到底是谁,少有人知,偶尔看到过得,也不过就是看到一个身穿白袍脸带覆面的将军模样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