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终不过是个孩子
    女侍下去没有多久,一个身穿着月白色袍子的人就走了进来。

    头上只是束着一个简单的发髻,没有让人感觉有半点不妥,白色的长袍让她看去有着几分脱尘,像是不似凡间之人一般。只是简单的打扮,也没有什么粉黛,只叫人觉得好看。

    李斯看着那人,不自觉的发呆。

    嬴子楚笑道:“顾兄弟来了?”

    “楠,见过公子。”毕竟身份不同,该行的礼还是要行,顾楠拜下。

    “不必拜了,我知晓你不喜欢这个。”嬴子楚无奈自己的改变,他如今还能做的就是希望能待自己的故人无有改变。

    他希望两人还能是一同畅饮的挚友。

    顾楠看向嬴子楚,高台端坐,却一脸疲惫。

    脸上少有的笑意,也僵硬无力。

    轻叹了一声,笑了笑。

    “你真的不再考虑别人,让我来做政儿的老师?”

    一旁的李斯惊讶地看着顾楠,在他眼里,多么难得的时运,而她却是不甚在意,还要让与旁人。

    他是感觉看不透这人,她所求是什么。

    人总是有所求的。

    但是李斯看不明白顾楠。

    嬴子楚看着顾楠,笑了:“不成,在我看来,只能是你。”

    “先说好,我才疏学浅,若是不得,你是勿怪。”

    “不会怪的。”嬴子楚淡笑着。

    他也明白论才学,朝堂之上有很多人都该不会下与顾楠,论帅才,顾楠也并非首先。

    但是顾楠有一点和他人不同,他相信她明白自己,明白自己想要政儿学什么。

    他不想政儿变成他这般的人。

    “斯,见过先生。”一旁的李斯尽量收敛起自己的困乏,保持着精神说道。

    顾楠看了李斯一眼,那副样子总给人一种精力空虚的感觉,心中好笑,看来他是没骗我,还真是辗转反侧,彻夜难眠了。

    “李先生甚是勤勉,楠不及也。”

    是比不上啊,前一日,她睡得日晒三竿才算起来。

    对于顾楠的称赞,李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

    “先生说笑了,所托之责,心中难平而已。”

    嬴子楚疑惑地看着两人:“两位先生认识?”

    李斯回答:“回公子,前几日斯曾私下拜访过顾先生,与先生商谈明细,故而相识。”

    又说道:“顾先生所视长远,斯很佩服。”

    “如此。”嬴异人点了点头:“两位先生既然认识,那我就不再多做介绍了。”

    说着,笑道:“还请两位随我去见见政儿吧,听闻先生要来,想来他已经是在院中等候多时了。”

    跟着嬴子楚走在公子府的长廊中,顾楠说不清自己是什么感觉,将见到的孩子会是日后的千古一帝。

    曾经在赵国,怀里的孩子不过两岁,就连话都还不会说,也无什么感觉。

    而此时自己是要成为他的老师···

    她不明白自己该如何。

    秦国是会走上日后的老路,还是走出一条崭新的道路?

    走上老路的大秦真的算是太平盛世吗?

    也许确实是统一的天下,但是盛世,还差上许多。

    顾楠侧过脸,看向长廊之外。

    那新的路,又在哪呢?

    她似乎是站在一片迷雾前,前路迷惘,看不清方向。

    那是一种无力的感觉。

    上一世她终归只是一个普通人,她看不明白什么天下之道,也分不明白什么是正是邪。

    她想做的,只是想要替那给了她一顿饭的老头,完成他未了的愿景。

    但那是一番怎样的宏愿?

    天下盛世,这乱世之中,让人如何看得明白?

    嬴政···

    又是一个如何的人呢?

    等到三人走进院中。

    那一个坐在那一动不动的小小身影吸引住了顾楠的视线。

    那小人背对着他们,瘦小的身子坐的有些不稳,但是坐的笔直。

    一丝不苟的遵守了见师该有的礼仪,没有半点不慎,没有半点像个孩子。

    李斯看着那孩子两眼振奋,顾楠眼中却是默然。

    嬴子楚对着那孩子唤到:“政儿。”

    那孩子回过了头。

    眉毛笔直,显得锐利,长相端正,还年幼就已经颇有刚毅。

    看到三人,这才站起了身,拍落衣袍上的尘土,走了过来。

    躬身拜下:“父亲。”

    嬴子楚满意的到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顾楠和李斯:“政儿,此二位便是你日后的先生,这位是顾先生,这一位是李先生。”

    嬴政看向两位顾楠和李斯。

    对着顾楠拜道:“见过先生。”

    顾楠突然问道:“你为何先拜我,而不拜李先生?”

    这一问却是问住了嬴政,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就连一旁的嬴子楚和李斯也疑惑地看向顾楠。

    顾楠笑着拍了拍嬴政的头:“且说实话就是。”

    嬴政呆愣了半响,认真地说道:“因为先生好看,而李先生看起来像是没睡醒。”

    ······

    嬴子楚僵硬的背着手,眼神飘忽地飞向一边,想笑又不好笑。

    李斯的熊猫眼露出郁闷地垂着,额头上仿佛能看到一排排烟线。

    “噗呲。”顾楠笑了。

    笑得明了。

    无论他未来如何,他如今总归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自己如何不该,将那愿景,压在这孩子的身上。

    孩子就是孩子,过好自己无忧无脑的日子才是。

    如若不然,要他们这些大人何用?

    不论他日后会如何,在此间他就是自己的学生而已,仅此而已。

    自己该教他的不该只是那法家学问,更不该是只是那帝王权术。

    而是一个老师该教的东西,为德为人,而后,才该是学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