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身为王家
    将两边都介绍完了,嬴子楚似乎还有事未做,匆匆地拜别了两人,叮嘱了一下嬴政就离开了。

    留下了两个大人和一个孩子面面相觑。

    按道理说早课是李斯上的,若是今日要见见这学生,顾楠今天也不用来的这么早。

    难得认真了片刻,顾楠却又转眼懒了下来,乐得自在地和李斯打了一声招呼,便走到了一边的凉亭,闲地往上面一靠,眯上了眼睛。

    嬴政呆呆地看着顾楠溜开,看向李斯,问道:“李先生,顾先生这是偷懒吗?”

    李斯被嬴政问的额头上滴下一滴汗,这不是偷懒是什么,但是却不能这么说,僵硬地扯出一个微笑回道。

    “早课本就是我来上的,顾先生此时却不需要教你,而且我想她是在思考如何教你才是。”

    “哈~~~”凉亭里的美人打了一个哈欠,毫无形象。

    “李先生,那顾先生为什么看着似在打哈欠?”

    李斯是骗不下去了,骗一个五岁大的半大孩子,他只觉得自己的良心在痛。

    “公子莫问了,你我该是上课了。”

    “这般。”嬴政在意地看顾楠最后一眼,但是还是听话地随着李斯准备开始上课。

    小院中种着几颗花树,顾楠不懂这些也不懂这是什么话,但是这时候却是开花的时节,淡白色的花朵开在郁葱的树上很是好看。

    风一吹,会带落几片花瓣。

    公子正坐在先生面前停课,不远处一个白袍人侧身而坐。

    小小的院中倒是一片祥和的景象。

    一开始上课,嬴政就再没有那么多话,认真地端坐在那,小脸严肃地看着李斯。稚嫩的模样却硬是摆出了一副老学究的做派,颇有几分古怪。

    李斯没有在意这些,一心开始准备起自己的教学。

    他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一份简书。

    这是他数个晚上写出来的教案。

    是该,一展所学的时候了。

    李斯站在嬴政面前合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待到他再睁开眼睛,眼中的目光灼灼生辉。

    注视着嬴政,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一扫而去。

    “公子,可知道,何为国?”

    ······

    大气恢弘的一问,换来的却是一阵沉默。

    顾楠听到李斯的问题,一脸诡异地侧过头,看着站在那一脸伟然的李斯,一副异样的神情。

    何为国···

    这个问题到底是有多大她说不清楚,但是她知道这个问题就连她都说不明白,何况是嬴政那五岁大的孩子。

    怎么可能答的出来。

    故意的吗,难道是要为难为难嬴政?

    嬴政呆呆地看着李斯,半响,微微侧头:“?”

    一脸呆滞。

    半响,才反应过来李斯问他的问题,脸色缓缓发红。

    “何,何为国···”

    那孩子小手抓着自己的衣角,看着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是不会了,怎么能会···这个年纪能认得字的就该是不错了,怎么可能指着他回答着这种问题。

    这就和你去问一个小学生什么是微积分一样,能说出来就有鬼了。

    “这,这。”嬴政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为了见先生,他是做了很很多准备的,为的就是不失礼,莫要丢了王家的气度。

    谁知道,先生一上来的问题自己就是答不出来。

    这可如何才是···

    李斯看着嬴政,眼中带着一些期待,他不期盼嬴政答得齐全,只是期盼嬴政的会给他的答案。

    听吕先生说过,小公子已经到了能习文说字的地步,这般年纪已经着实不易,先看看他能说得如何也好。

    “国,国,是聚众而为国。”

    嬴政几乎是硬着头皮说道。

    这已经是他能所想到的唯一的答案了。

    顾楠苦笑了一声,盖是这么教的,这般做学还不苦死个人?

    但是她又怎么明白李斯用的就是正常的教学方式。

    嬴政是秦王孙嬴子楚的孩子,要不了多久可能就是秦王孙,他定是要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

    和常人一般一字一字的学起,他又如何称得上王家?

    既然是王家的人,更是嫡系,就必然要超过常人,超过常人的才学,超过常人的气度。自然,也需要超过常人的辛苦,超过常人的功夫。

    如果课程不够快,不够紧迫,又如何能让一个王家子弟十余岁就能经纶满腹,为政为德?

    “嗯。”李斯点了点头,似乎对于这个答案还算满意。

    “聚众而国亦是无误。”

    还不等嬴政松口气,李斯却又问道:“那公子可知多少人可为国?”

    嬴政抿着嘴巴。

    答不出来。

    “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五十为屯,百人为阵,千人为尉,万人为军,百万人便为一国。”

    李斯补充着,虽然他写的教案,但也非是全部要按着教案走。

    嬴政如何回答,他就要如何引导。

    说道百万人为一国时,李斯的眼睛落到了嬴政的身上。

    “百万人,若不与管制,乱则国乱,亡则国亡。是为国之最众,亦为国之根本。那公子,这百万人如何教束?”

    嬴政努力地去听,但依旧半懂不懂,听得很累,额头上冒出细密的汗珠。

    “请先生教我。”

    教学中的李斯,像是变了一个人,淡然地对着嬴政点头。

    “是为法度,治万民,治国治世。”

    法,何为法?

    五岁的孩子如何能听的懂,但是心中倔强,又不说出来,只能死记硬背,空隙之际,在桌案上的竹简上记录不全的笔记。

    是连字都还没有认全,不会的只能跳过,心中默背下来。

    李斯的一堂课讲了两个时辰。

    嬴政只觉得自己的腿都坐麻了,听得昏昏沉沉,这才听到李斯说道。

    “今日,便到此处吧,公子且先休息便是。”

    “呼。”嬴政松了口气,笔放在一旁。

    不知不觉手心已经全部是汗。

    原来做学是如此之事···

    着实困难。

    嬴政暗自想着,但是,我会做好的。

    不过五岁,王家的傲气已经在他心中根深蒂固。

    下课了,嬴政回去休息,不过是一个时辰。

    待到嬴政回来就是顾楠的课程。

    顾楠坐在一旁,听完了这一堂课,扭头苦笑。

    李斯收拾好了自己的书简,走到了顾楠的身边。

    “顾先生?”李斯礼貌地行礼,似乎担心顾楠还没睡醒,轻唤了一声。

    顾楠背对着没有应他,李斯看着那人的背影,暗暗发呆。

    花树下的那人,是很美。

    “李先生,觉得政儿如何?”

    突然的声音让李斯回过神来,连忙收回了视线。

    摸着自己的鼻子:“公子的基础还是很好的,不过五岁便有如此见识,实在难得。”

    一边说着一边又叹了声:“可惜斯讲课时偶能看到公子沉沉欲倒,或许是斯太急了。”

    “确实啊,你说的这些,怎么是说给五岁孩子听的。”

    顾楠无奈地笑看了一眼李斯。

    李斯沉默不语,最后还是说道:“但是顾先生,你要明白,公子是王家之人。王家之人,就该是如此的。”

    王家之人,就该是如此的。

    要比任何同人都强,比任何人都出色,不然怎么叫做王家。

    顾楠不语,李斯坐进了亭中。

    “操之过急,总是不好。”

    “哎。”李斯叹了口气:“斯且听顾先生的课便是。”

    ——————————————————

    今天中午有一个汇报演讲,回来就要上课,十分抱歉只有一更了。下午我回来如果还有时间会再写一更的估计也是晚饭左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