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如是当年
    今夜的夜色不错,明月高悬,凝白的月光照得半空盈盈。

    院中的花树背着月亮,看去像是剪影,立在那,随风轻晃。

    薄薄的窗上,被房中的烛光照得晕开了,在夜里亮着。

    嬴子楚穿着烟袍,穿过走廊,脸上带着如同迟暮的人的神色,累了一天,他是准备回房了。

    月光洒在走廊边的栏杆上,斜照着他对的身子,将他的影子拉得很长。

    “咳咳。”没由来的咳嗽了几声。

    目光被灯光吸引看向了一个小院。

    那是嬴政的小院。

    政儿?

    嬴子楚疑惑地转过身,这个时辰了,怎么还不休息?

    想着,迈步走了过去。

    “砰砰砰。”

    房门被敲响。

    嬴政从自己记录的简书中抬起头。

    刚挥退了侍人,此次又是谁?

    从榻上爬了起来,走到门边。

    “何人?”

    房门被打开,嬴子楚站在外面,在嬴政的眼里显得异常高大。

    嬴政仰起头看到嬴子楚,连忙拜道:“父亲。”

    “不必了。”嬴子楚疲倦地捏着自己的眉心,让他起身。

    看着嬴政房中还点着的烛火。

    “政儿,这么晚了,为何还不休息?”

    嬴政扭头看向自己的房中:“回父亲,还在研读先生留下来的课程,还是有些不懂。”

    “哦?”眼中浮现出一丝笑意,满意地走到嬴政的桌案边,拿起桌案上的竹简看了起来。

    嬴子楚亦是王家出身,算得上是博览群书,只是看了几眼就认了出来:“法家之说,却是有些晦涩难懂,但是先生讲得颇为出色,弄懂了对你大用。好好学。”

    “是,父亲。”嬴政认真地点了点头。

    “这,是顾先生教你的?”

    “不,这是李先生教我的。”

    “嗯?”嬴子楚挑了挑眉头,看来那李斯确实有些才学,又疑惑道:“那你为何单习李先生的功课,顾先生的呢?”

    嬴政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抓了抓头发:“顾先生的课讲的极好,我都听明白了。”

    “不可胡说,顾先生大才,她教的,你怎么可能都明白了?”

    嬴子楚的眉头皱了起来,语气里带着一些薄怒,在他看来这是这孩子的妄语。

    嬴政被嬴子楚的话吓得闭上了嘴巴。

    “顾先生教的你可记下了。”

    “记下了。”

    “拿来我看。”

    “是。”

    嬴政从自己的小桌上拿出了一卷扎得整齐异常的竹简,看起来保管的很用心。

    小心地交到了嬴子楚的手里:“父亲请看。”

    嬴子楚将竹简打开,看了起来。

    只是第一句,就让他移不开眼睛。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

    忍不住喃喃着这文字,当真是一篇朗朗上口的韵文。

    忍不住继续看下去,直到看到顾楠今日教的最后一句,率兵归王。

    意思浅白,只需要讲解一番想来政儿也是能懂得。

    怪不得政儿说都是懂了。

    但这浅白的意思却是将天地道理古来今往天候人事讲了个清楚。

    最莫不过,这文文采亦是斐然。

    如此文采,讲得清楚如此道理,讲得有如此简白。

    只是读到这,只觉得意犹未尽,心中暗想,定是未完。

    看向嬴政:“这文到此绝是未完,后面呢,你没认真听?”

    想到这,额头上的眉毛已经在跳了。

    顾兄弟为他教学,做出如此蒙学至文,此子倒好啊,莫不是在出神······

    嬴政被嬴子楚看得一缩:“先生没讲完,下课了,不讲了。”

    说弯,又犹豫了一下:“父亲,我想请顾先生加课。”

    如此···

    微微颌首,将竹简还给了嬴政。

    嬴子楚胸口里的气泄去。

    听嬴政想要加课,心里也是苦恼。顾兄弟疲懒的性子他不是不知道的,当日要他作一首诗都是千求万求。

    若不是如此,自己恐怕根本不知道她的才学。

    别人谁不是学了经纶,显于天下,求个名声。她倒好,学了,懒得拿出来,就这么放着的也还行?

    让她加课,恐怕是不可能了。

    转念,心中一动,看向嬴政。

    “顾先生是否加课要看她的意思,你多多与她讨好,说不得她多教你些,记着了,她教你的好好听,好好学,嗯?”

    “政儿记得了。”

    “对了。”嬴政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父亲,顾先生身为女子为何做了将军?”

    在他眼里将军该是那种披甲持械上阵斩将的壮士,和顾楠的形象是怎么也和不起来的。

    “呵呵,你可是没见过她上阵的样子。”

    嬴子楚一愣,笑着晃着脑袋。

    “其实你也见过,不过年纪太小,恐怕是记不得了。”

    “为父是还记得。”

    说到这他的坐了下来,拍了拍身边让嬴政也坐下。

    待嬴政搬过榻子坐到了他的身边,才慢慢地说道。

    “当年,我从赵国出逃,便是她来护卫,那时我还不知道······”

    “······”

    嬴子楚约莫讲了一炷香的时间。

    父子二人倒是和谐。

    嬴子楚讲的兴起,嬴政听得起劲。

    当然嬴子楚隐瞒了自己曾想要放弃孩子的事情。

    “她一个人从那千人的赵军中踏马而回,怀里就抱着你,你可知道,那时候,她那白色衣甲上已经沾满了血浆,白色的披风几乎染成了红色,青铜面甲看着就叫人发寒,你倒好,在她的怀里直笑。”

    “千人赵军,没有一个敢上前的,全部远远的看着,就是箭都不敢放。而那三百陷阵,让赵军是一步都踏不上前,看着我们离开。”

    嬴政听到此处只觉胸口冒着热气,仿佛就看着那一人白袍小将一骑当千,那是如何豪迈,只恨自己当时没有看得始末。

    “后来,你顾先生和她的陷阵军征战四方,战阵之上叫人闻风丧胆。”

    “称他们为丧军,而你顾先生,被称为丧将军,白袍将,只是因为她那身孝袍,和所过之地杀出的血路。”

    ······

    等到故事讲完已经不知是什么时辰了。

    嬴子楚拍了拍身子,站起了身:“好了时辰不早了,你看完李先生的功课,切记早些休息。”

    “是,送父亲。”

    嬴政此时是听不清嬴子楚的话了,只想着那顾先生一身白袍在全军万马中横冲直撞的模样,小脸通红。

    嬴子楚离开了房间。

    外面夜色如水,月色如水中波纹。

    想起那天地玄黄。

    嬴子楚的脸上露出一个缅怀的微笑。

    顾兄弟的才学还真是一如既往,请她教政儿果然是没错的。

    哎,若是依旧当年,该是多好?

    嬴子楚的目光望着月色,渐渐迷蒙,嘴中轻轻地念着。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念完,半响,凉薄一笑,当年,如何当年呢?

    就着夜色,慢慢地一人离开。

    ————————————————————————

    实在是想睡觉了,烟眼圈,下一章明天早上会尽快写出来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