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四章:睡到中午不算懒觉的
    吕不韦坐在堂前,看着手里的文简,又抬起头,看着站在堂前的李斯。

    沉吟了半响,收起了竹简:“我倒是真没想到,这顾楠有如此才学······”

    武安君白起弟子吗?

    手里的竹简在手中一下一下地拍着。

    本以为只是一骁将,没是想到,还是个经世之才。

    “顾先生确实令人佩服。”李斯一脸推崇地说道:“胸襟宽广,让人折服。”

    想起那一日的那白袍将军卸下甲面的惊鸿一瞥,吕不韦眼中露出几分轻佻。

    “如此奇女子,孤寡至今,实在可惜,你说与我所得如何?”

    吕不韦似乎是在询问李斯,但是李斯答与不答皆无关系。

    他只是眯着眼睛,斟酌着。

    李斯心中一颤,眉头皱在了一起,这吕不韦······

    不动声色地微微拜下:“吕先生,这不合适吧?”

    “嗯···”

    吕不韦淡淡点头:“此事先不谈。”

    此时确实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咸阳城中还有多“事务”要打理,而且顾楠手下实有实权,听闻她那陷阵军已经重扩到千人。

    想起那日杀得两千赵军不敢上前的三百陷阵,吕不韦也是心里发寒。

    三百以是可敌两千人,如今已是千军,恐怕是真的非万军不可破了。

    在这咸阳城里,想要动她,还真得掂量掂量。

    李斯微微松了口气,在吕不韦的示意下退了出去。

    ————————————————————

    夜去的快,第二日的一早,李斯早早地拜访了公子府。

    他的早课依旧按他的教,嬴政的表现让他很是满意。

    不过一晚,就已经昨日教给他的东西吃透了不少,想来昨夜使用了功的。

    听得也是认真,懂得较之笔准,很难得。

    不过,上课期间,嬴政时不时看向院外的小动作也是让他无奈。

    他知道嬴政往那看是为什么,还不是等顾先生。

    自己也知道顾先生说课确实比自己要好上很多,但是······

    你也不能太不给我面子吧···

    李斯的脸色有些烟得无奈,声音也重了不少。

    不过他自己也时不时往门边看。

    不为什么。

    那率兵归王后面是什么,他还待听呢···

    公子府离武安君府还是有些路的,这害的顾楠每日从军营回来都不能回府里休息,只能先去给上了课才能回去,上完课已经是傍晚。

    就算是平日军营里不练阵的时候,她也不能睡个懒觉,不过中午就要起床来上课,反正对于她来说,睡到中午可不算是懒觉,着实让她难受。

    要了命的···好不待到暂不征战的时日,自己都不能睡个好觉。

    等着顾楠拖着还没睡醒的样子哈欠连天的走到公子府的时候,就已经见那一大一小在那等着了。

    一进门就盯着她,吓了她一跳。

    “你二人,这是作何?”

    嬴政怨念地看了一眼顾楠:“顾先生,你是已经迟到了半柱香的时间了。”

    “啊···”顾楠无奈地扣了扣耳朵:“没办法,刚从军营里回来,先生我也忙啊···”

    其实是她半路上溜达到别处吃饭食去了。

    嬴政听到军营当即眼神一亮:“可是那陷阵营?”

    自从昨夜停了嬴子楚给他说的陷阵营,他就是万般想要见上一见那铁血强军。

    “是倒是,谁告诉你的?”疑惑地走到桌边盘坐了下来。

    对着一旁的李斯笑了一下,打了一个招呼:“李先生。”

    李斯被顾楠笑得脸红,连忙鞠躬:“见过顾先生。”

    没有看到李斯的异样,顾楠就听到嬴政兴奋地说道。

    “父亲告诉我的,顾先生,我可以去陷阵营看看吗?就看看。”

    小孩子总是什么都想看···

    顾楠有些头疼,她是不知道嬴子楚把她和她的陷阵营吹成了什么模样,当然也不算是吹,算得上是旁人对陷阵军的全然映像就是了。

    “小孩子去什么军营,昨日的课业做好了吗,那一百二十八字,背与我听。”

    “先生,背好了,可就是能去那陷阵营。”

    顾楠脾气好,在顾楠面前嬴政的话也多些。

    见到顾楠伸出了一根手指又要弹他的额头,才抱着头缩了回去。

    讪讪地被起了昨日的课业:“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这百二八字自有韵律,背起来很是容易,昨日学完嬴政就已经会背了大半,今日自然是难不住他。

    背完了,还说了一遍大意,让顾楠也抓不住口角说他。

    李斯看着二人在课上胡闹也不觉得不妥,笑盈盈地坐在一旁听着。

    等到嬴政说完了,顾楠才翻了白眼。

    “算你过了,今日我们教后面的八句。”

    说着开始念了起来。

    嬴政和李斯都来了精神,专心地听着,时不时趴在案上记录,若有问题就当即提出。

    顾楠的声音,有女子的媚气,又有些男子的中气,小院里是传着好听的书声。

    “鸣凤在竹,白驹食场。化被草木,赖及万方。

    盖此身发,四大五常。恭惟鞠养,岂敢毁伤。

    女慕贞洁,男效才良。知过必改,得能莫忘。

    罔谈彼短,靡恃己长。信使可覆,器欲难量。

    墨悲丝染,诗赞羔羊。景行维贤,克念作圣。

    德建名立,形端表正。空谷传声,虚堂习听。

    祸因恶积,福缘善庆。尺璧非宝,寸阴是竞。

    资父事君,曰严与敬。孝当竭力,忠则尽命。”

    等到课业上完,已经是午后,斜阳夕照,铺的院中微红。

    李斯收拾着手中的竹简,意犹未尽,此文还未完,但是越听越是觉得韵味十足。

    嬴政伏在按上撑着脖子,似乎还在想着怎么让顾先生带他去陷阵营。

    花树丛中带着一些清香。

    一只蝴蝶从花丛中飞出,扑闪着翅膀在顾楠的鼻尖上停了下来,弄到顾楠鼻尖痒痒,等她要去伸手去抓住,却是又扑腾着飞走了。

    顾楠起了玩闹的心思,指着那蝴蝶:“政儿,我们去把它抓来如何?”

    嬴政一愣,看着那好看的白蝴蝶。

    但是既然是顾先生说了,他倒是不甚在意:“好啊。”

    顾楠笑着在嬴政吓呆了的眼神中把他抱了起来。

    “走,我们去追!”

    “唔。”嬴政感觉脸上发烫,还不等他反应过来。

    顾楠就已经运起了内气抱着他在园中腾空而起。

    “哇啊啊啊!”

    “哈,哈哈哈,顾先生再快些。”

    白衣翩翩,抱着那孩童在花树中嬉闹。

    李斯淡笑着坐在桌案边,看着那绝景。

    只觉得心中只有眼前,不想再想别的多事。自己不敢打扰,更不想叫别人打扰。

    又想起昨夜吕不韦的话,眉头轻蹙,眼神微冷,捏起了拳头。

    那老厮,也真是敢想···

    权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