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渭水之畔,黑剑无格
    天气阴暗,半空中漂泊着小雨,绵密一片恍若针线穿梭在天地之间。

    阴云压的有些低却不显得压抑,空气里带着水气,沾湿了行人的鼻间。

    咸阳城外的渭水河畔,一个穿着蓑衣斗笠的人站在那里,腰间挎着一把没有剑格的细长黑剑。

    斗笠的阴影遮住了那人的脸庞,雨水顺着斗笠滑下,滴答在地面上。

    河面上被水花连着,雨打在上面溅落迭起。

    那蓑衣被风微微吹来露出了里面白色的衣衫,那是一件孝服,让人莫名的生出几分怪异。

    “阴雨连绵啊。”顾楠压了压自己斗笠的帽檐,向上看去,半空中无数的雨丝坠落。

    她为何在此?

    只能说那秦王嬴稷就算是死了都没能让她清闲,王家的秘卫在秦王离世的当天给她送来了一份密诏。

    秦王之前做好的安排,要她与陷阵营在这代秦王上位之前,行禁军之责,做好保全。

    秦王离世,秦王子安国君嬴柱会服丧一年而后继位。

    如今陷阵千人已经散布在了咸阳城的各个角落,而她,负责拦截闻声而来或者说闻利而来的江湖人。

    侠以武犯禁,如今咸阳萧条各国都免不了会有动作。

    根据秘卫的消息,今日的渭水上会来一拨人。

    而她,要么让他们回去,要么让他们消去。

    噼里啪啦,雨声响成一片,有些乱耳。

    雨水影响了视线,让远处的一切都模糊了些。

    也不知道顾楠在河畔站了多久,就在她都快要怀疑王家秘卫的能力的时候,渭水河面上,一只渡船隐隐约约的出现在水天尽头。

    哗···

    雨声更重了。

    等到那渡船靠岸,从船上下来三个人,一个船夫一个布衣剑客,一个老汉。

    三人似乎没有注意到站在河畔的顾楠,将船绑好。

    布衣剑客淡淡地说道:“进了那咸阳城,各凭本事。”

    “自然。”船夫没有多言,老汉只是眯着眼睛笑着。

    三人正准备离开。

    “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人···”

    一旁传来了一个凉薄的声音,轻轻地念着,像是数着什么。

    三人全是一惊,猛然回头。

    这才发现,站在河畔的那个蓑衣人。

    刚才那人就一直站在那,而他们竟然都无察觉···

    那蓑衣斗笠使人看不清那人的样貌身材,唯一能让人注意到的,恐怕就是那人腰间的那把剑。

    根本就不像是剑,收在剑鞘之中如同一根黑棍。

    “呵。”船夫拿着手里的竹竿,笑了笑,脸上无有异样:“先生是渡河还是乘船?”

    布衣剑客和老汉站在一边没有发生,而布衣剑客的手已经放在了腰间的剑柄上。

    斗笠下,似乎有一双眼睛看向了他们,也不知道是不是这雨水的原因,让他们浑身一冷。

    “你们现在离开,我不杀你们。”

    话已经说开了。

    布衣剑客的表情变得森冷,脸上的刀疤皱起,颇为狰狞。

    “阁下真以为,你一个人能当我们三人?”

    “呵···”

    那蓑衣人出了口气:“谈不拢?”

    “呼!”回应她的是船夫手中的竹竿。

    长杆盘旋,使得雨珠四散,两米有余的竹竿上肉眼可见的劲气翻涌,在雨中扭动,恍若蛇躯。

    不过一个眨眼就已经窜到了蓑衣人的面前,劲风将她的斗笠微微吹起,露出了下面波澜不惊的神色。

    竹竿之后,是一柄长剑,布衣剑客的剑嗡鸣了一声,从剑鞘中飞出。

    剑穿过雨水,将那雨滴割成两半。

    竹竿快要抵住那人的喉咙,剑已经刺到了她的蓑衣。

    蓑衣人才算是动了。

    手搭上了腰间的剑,那根“黑棍”被抽了出来,让人心中一凉的剑光乍起。

    等到光影消去,蓑衣人已经站在船夫和布艺剑客的身后,收剑而立。

    船夫手中的竹竿断成了两段,一段高高的抛飞而起,在半空中转了几圈,插在了一旁的泥土里。

    他的喉咙上被开了个口子,血溅了一地,还在不停地向外流着,他的神情不可思议,口中溢出一口血污,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布衣剑客的脸上布着水珠,分不清是汗还是雨。

    胸口的衣服裂开,里面的皮肤上翻出一道浅浅的血线。

    他的剑要比船夫的竹竿慢上片刻,救了他一命。

    如果要他形容刚才那蓑衣人的剑,那就只有一个字,快。快到船夫看不见,他也看不见。

    他们都只看见了那蓑衣人拔出了剑,然后听到了收剑的声音。

    那无格黑剑的剑鞘之中一闪而过的剑光,他身在其中不过刹那,那刹那像是天地都暗了下来,只剩下那剑光。

    “当啷。”剑客的剑摔落,而他瘫坐在泥水里,喘着粗气。

    三人之中的老汉一直没有出手,直到看到了蓑衣人的剑,脸上的笑容幽幽褪去,背着手,站在那。

    “先生真要挡我们?”老汉看着那身蓑衣,风卷过,看到了蓑衣下的白袍。

    眼中慎重。

    “老汉或许认得你。”

    “哦?”蓑衣人转头看向了他:“为何?”

    “戴丧出行,剑术无双,秦国之人里,该是只有一人。”

    说到这,老汉淡淡俯身:“老朽见过陷阵丧将军。”

    “嗯,是我。”蓑衣人点头算是承认,又问道:“那你可离开?”

    “不,全且让老朽一试。”

    那老汉的身影眨眼便消失在了原地。

    一个看不清的人影欺身上前,手中抽出了一把短剑。

    老汉的速度亦是很快。

    一滴雨水从两人之间落下,透明的水珠映射着两人的身影。

    时间如同定格。

    下一刻,蓑衣人的消失在了雨水中。

    老汉的狠厉地眼神闪过一丝茫然。

    随后身子向后一仰,一道纵穿了他上身的伤口,血溅起,似是将雨水染成了红烬。

    “砰!”

    布衣剑客看着老汉的死相,眼中惊骇至极,再承受不住,恍若疯魔,大叫着逃开,跳进了渭水之中。

    “第三十一,三十二,三十三人。”

    顾楠收剑,整了整头顶的斗笠,再没有回头,挎着腰间的无格长剑,一步一步地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