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八章:若是我都忘了就没人记得了
    还算热闹的小摊。

    客人不少,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相互谈这着近日城中的闹事谣闻。

    “老板,弄两碗子豆饭,再来个烫菜。”

    一个带着把剑的客人招呼着坐下,只听得那小摊中的户子哎了一声,开锅起火就做起了饭食。

    客人随手将剑放在在桌案上,四下的客人看了看这桌,暗自避开了些。

    没过多久,另一个人穿着身土黄色的粗布麻衣走了进来,也不找别人,径直坐在了那带剑的客人的身边。

    两人对坐,开始没人说话,知道确定下周的客人都没什么异常之后,带剑的男人才拱了拱手。

    “多谢兄弟照应,不然如今要进这咸阳城也真是不容易,这次哥哥要是事成,定会报答。”

    穿着麻布衣服的人看了他一眼,压低了声音。

    “兄弟,你来这咸阳城到底是所谓何事,可否和我交代个清楚?我也好给你些消息。”

    带剑男子面色顿了顿,犹豫了一下,才低声说道。

    “兄弟,你最近可是看过道上的消息?”

    “道上的消息?”

    “是啊。”

    “客人您的豆饭。”户子拿着一碗豆饭送了上来,两个人顿时闭上了嘴巴,直到那送饭的户子走开。

    男人才皱着眉继续说道:“你可知道现在这秦国动荡?”

    “看你说的,我都已经洗手了,现在这小门小户的,哪知道官家的事情。”粗布麻衣的男子讪笑了一下。

    带剑的客人连连摆手:“兄弟说笑了,你就是洗手了,这道上还是有你的一席地位的,谁不知道那当年的轻风穿堂?”

    “这,哎,莫要再提当年的事了。”

    “好,不提了。”

    带剑的客人眯着眼睛,声音几乎被压成了一条线,四周的人只能看到他们动嘴巴,几乎听不到他们的声音。

    “上代秦王刚死,现在秦国都城咸阳的防范是最松的时候,君卫哀悼,这时候要是不捞一笔,对不起自己不是。而且你可知道,那秦王子,也就是安国君嬴柱的人头,现在值得多少财货?”

    “兄弟,你疯了?”布衣男子连忙伸手制止了他微微侧头张望。

    带剑男子不在意地压了压布衣男子的手:“若是平常,我就是疯了也不可能干这勾当。”

    “但是,你知道现在道上的消息如何?大半的宫中侍卫都去守着那秦王陵,宫里的侍卫至少少了一半。”

    “而那嬴柱,也不如历代秦王,手无缚鸡之力,听说他有得二十个儿子,乖乖,恐怕身子早就虚的不行了。”

    “兄弟,你说人生再是,是不是该搏一把?”

    粗布衣的男人看着眼前的狂人,叹了口气:“兄弟,你既然和我说真的,那我也告诉你个消息。”

    “你说。”带剑男子扒拉了一口豆饭,看得出也是饿极了。

    “你知不知这咸阳城中最近出现的一个剑客?”

    “剑客?”带剑男子笑了笑:“不是我吹,我的剑也不是善茬儿。”

    “是,你的剑术不错,但是你自认为比那三快如何?”

    “三快?”男子愣了一下,皱着眉头似乎对比了一番,说道:“那人也是一个有名的剑客,我见过,快剑很快,我们生死之斗,恐怕是五五之数。”

    “那你比渭船夫如何,比那短剑老头如何?”

    “渭船夫,我没见过,但是他那根竹竿子是个古怪的兵器,传的玄乎。短剑老人,道上聚会的时候见过他出剑,我挡不住。”

    他奇怪自己的朋友为何突然提着三人,疑惑地看向他:“说这些作何?”

    “我告诉你,他们三个,也来了咸阳城,一起。”

    “他们也来了,还一起?”带剑男子的脸色有些难看:“该死的,皆是些亡命的。”

    “不过,他们已经被人劈了。”

    “呼,劈了还好。”刚想松一口气,带剑男子回过神来,只觉得寒毛都立了起来。

    “三个,一起,被人劈了?”

    布衣人给自己倒了杯水,深吸了口气,凝重地看着杯中,抬起两根手指:“两剑。”

    桌边真的安静了下来,和熙攘的周边格格不入。

    “咕嘟。”带剑男子咽了一口口水,嘴唇干涩。

    “兄弟没开玩笑?”

    “开什么玩笑,咸阳城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批江湖人了。”布衣人叹了口气,将杯中的凉水喝尽。

    “他们的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全是一剑封喉。”

    “唯一一个活着回来的,就是三快,那家伙半疯半癫,跳进了渭河才逃了一命。”

    “听他说,船夫和老人都是一剑毙命。来杀人的那个,穿着一身蓑衣,所以里面是孝袍。老人死前说,那人叫做丧将军。用的是一把没有剑格的黑剑。”

    布衣人横了剑客一眼,摇了摇头。

    “这些消息因为死的人干净,要不是那三快,我也都不知道,兄弟不知道正常,道上想来也是刚传出来。”

    “那丧将军以快剑著称,三快说他看不见那把剑,而且那剑从来不守,只一击毙命。”

    “现在被道上称为黑剑。”

    “黑剑···”剑客想着那黑剑,遍体生寒,若真是一剑就斩了渭船夫和短剑老人,那剑该是有多快?

    “嗯,攻伐不守,黑剑无格。”

    “被道上的人,拿来与那墨巨子的似剑非攻,墨眉无锋来比较。”

    “这单子还要不要做,你自己掂量着吧···”

    ——————————————————————————————

    “呼。”顾楠坐在房中,呼出一口浊气,内息在体内运转了最后一个周天,只觉的越趋圆满,缓缓睁开了眼睛。

    如今,她的内息修为到了如何地步,她也已经不是很清楚了。

    当年师傅死前将一身的内息都传予了她,就已经是周天圆满的地步,如今已过了数年,体内的那团内息愈加凝练,盘成云雾笼在小腹之下,近乎要凝成了液体。

    伸出一只手,虚握了握,这肉身对的力量也是不知如何了。

    她只知道在这秦国,能让全力施为的,恐怕是已经没有人了。

    门外来人了。

    “碰碰。”门被敲响,小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姑娘,该起床了。”

    “来了。”顾楠抿嘴一笑,打开了门

    小绿一进门就看到顾楠只穿着层松垮的布衣的模样,脸上红了红。

    “都这个时辰了,还待在床上,军中无事你就全天的不做事了?小公子那边的课业都不准备。”

    一边嘟囔着一边翻了个白眼,拿起了顾楠挂在一边的孝袍帮着披在了顾楠的身上。

    看着那孝袍,小绿微微发呆。

    顾楠没看到,将衣服穿上。

    “姑娘,老爷也走了好多年了,你也不需再戴孝了吧?”

    小绿看着姑娘的样子,眼中有些心疼。女子家谁不爱美,不想穿着身裙装绸缎,自家的姑娘却天天穿着这身丧白的孝服。

    “你也不是没看到,走在路上,别人看你穿着这身的模样,都是躲着走的。”

    “指指点点的。”

    顾楠回过头,看到小绿的样子,淡淡地笑了笑。

    “无事,都成了习惯了,若突然不穿这身,我还不舒坦了。”

    说着,将衣服的领口绑上。

    “而且,他们两老人家就我这么一个弟子,若是我都忘了,他们就该没人记得了。”

    ——————————————————————————

    周天真的很抱歉,回家陪爸妈一起吃顿饭,所以到现在才更新,过会儿上课,周天照常一更,勿怪勿怪(溜了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