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当不为人
    “顾先生,我此处有些不懂。”嬴政拿着一份简书站在顾楠的身边。

    指着剪书上的一段。

    顾楠本来靠坐在桌案上精神恍惚都是快要睡去了,结果被嬴政一叫,又是清醒了过来。

    无奈地睁开迷糊的眼睛,看着竹简上的那段。

    法学,又是李斯的教的,都和他说了,莫要教这些看不懂的···

    顾楠有些头疼,李斯教起东西来就收不住嘴巴,嬴政能听懂的说,不能听懂的也说。

    早间的课听不懂,嬴政第一个问的就肯定是她这午间的老师。

    和李斯做了几年的同事,天天被他在耳边唠叨,对于这法学也算有了些了解。

    给嬴政简单的讲了一番,顾楠就又开始犯迷糊,昏昏欲睡。

    嬴政无奈地看了一眼顾楠:“先生说过,书山有路勤为径,是不知道这话先生这般懒散是怎么说出来的,但是既然说了就该以身作则才是吧?”

    “嗯。”顾楠无力地支着自己的脖子:“就让我再眯一会儿,你知道的,我最近这几日天天巡夜,白日又要早起,实在是困乏。”

    她这几日每日都只能睡上不到两个时辰,铁打的人也吃不消。

    嬴政翻了个白眼。

    “顾先生,你该是给我来讲课的,不是来睡觉的。”

    顾楠伸出一只手搭在嬴政的头上,揉了揉:“行了,政儿最乖了,我就睡一会儿,不会告诉你父亲的是吧?”

    听着顾楠哄小孩的语气,嬴政抿着嘴巴,很是郁闷。听得出她确实很累,也只能无奈地点头。

    “知道了···”

    “···”顾楠没了声响。

    等嬴政去看却是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哎。

    他垂了垂肩膀,怎么会这么累的···

    也不知道自己多注意些···

    上次听顾先生讲课已经是几天前了,李先生的课实在枯燥,果然,顾先生讲课,还是比李先生要好听很多。

    也不知道李斯知道嬴政这么想会不会哭出来,但是他恐怕也是不会知道。

    看着顾楠睡着的样子,嬴政思索了一下,回了自己的房间,取出了一件披风。

    轻手轻脚地将披风盖在了顾楠的身上,坐下正准备自己做课业。

    “政儿。”

    “嗯?”听到有人叫他,抬起了头。

    发现顾楠已经睁开了眼睛,眯着眼看着他。

    懂得尊师重道了,不错。

    嬴政的身子一僵,脸色红了红:“没什么,秋日,天气凉了。”

    顾楠不在意这些,她只是看着嬴政,半响,露出了一个淡笑,说道:“做一个好国君。”

    嬴政不知道顾楠为何突然这么说。

    愣了一下,随后,也笑了一下,低头看书。

    “知道了,休息吧。”

    ————————————————————

    嬴子楚站在穿过走廊看到院里嬴政在读书,顾楠却在睡觉,摇了摇头笑出了声。

    “咳咳。”轻咳了两声,背着手。

    这懒人,想到顾楠在这几日不眠不休地追杀那些江湖人,他没有进院去叫醒顾楠。

    “公子?”

    一个声音在一旁叫到。

    嬴子楚回过了头,吕不韦正站在他的身边。

    嬴子楚的眼睛合上了一些,但还是轻拜道:“听闻吕先生来了,正准备堂前相迎。”

    “公子礼遇,韦惶恐。”说着,吕不韦拜下,脸上却没有半点惶恐的模样。

    侧头看向院中,失声笑道。

    “小公子和顾先生相处的却是不错。”

    “嗯。”嬴子楚笑了下,却没有多说旁事的心思,吕不韦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找他,他知道。

    “先生今日前来所为何事?”

    “这般,公子今日可曾感到有迫?”

    吕不韦起身轻声说道。

    “在这宫闱之中。”

    嬴子楚的眉头一跳,伸出手压了压。

    侧眼看向墙边,淡声说道:“你我进屋详谈。”

    “也好。”

    推开门,重新把门带上,嬴子楚走进屋中,在桌案前坐下,吕不韦跟着也坐了下来。

    “先生,之前所谓的受迫是何意思?”

    嬴子楚皱着眉,看着吕不韦。

    吕不韦反而显得气定神闲:“子傒公子,这日后的王位本该是他的,这太子,本也该是他。”

    “还有其他公子,似乎都还看着。”

    嬴子楚一愣,又点了点头:“是,他们都还看着。”

    目光幽幽地落在了桌案上。

    “呵,我还有一天是秦王子,不是秦王,他们就不会不看着。”

    “公子毕竟根基不稳,早年不受重,如今也是外归之人,和他们不同。”

    吕不韦也不急,一点点地说着。

    嬴子楚出了一口气:“先生想说什么?”

    吕不韦想说什么?

    其实,他心里隐隐,已经有了感觉。

    一个万无一失,最快登上王位的办法。

    他如今真不一定能在那些兄弟之间周旋多久,这秦王子的位子也不早知道能保住多久。

    吕不韦看着嬴子楚的样子,摸着自己的胡子。

    “公子,秦王服丧一年便要继位,继位之时,也该是五十年有余了。”

    “这一世,不算短了···”

    嬴子楚抬起了手,没有让吕不韦继续说下去。

    “我想想,我想想···”

    他只是这样地说道。

    手又颓然地放了下来。

    “也好,公子再想想。”

    吕不韦躬身退下,离开了房间,自行离开。

    他明白嬴子楚最后会做出什么选择,时间问题而已,而这时候最不缺的,恰好正是时间。

    嬴子楚坐在房里。

    房中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孤灯明火,把他的侧脸照的鲜明,另一半却是灰暗。

    “咳咳咳。”咳嗽了几声。

    他作出了自己的决定。

    “呵呵。”

    做出如此之事,嬴异,你当不为人矣。

    也罢,我赢子楚,早就不为人矣!

    ————————————————————————

    唔,这里回复一下大家,这书是没有男主角的,主角应该是单身没错。至于用什么方式经历两千年,是长生不死,不是死了又穿的这种。嗯,主要就是这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