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没事不要站太高
    夜里宫闱之中,的光将半边的天空照的明亮,人间灯火和天中星月相映,颇有一番盛况。

    “蒙将军。”一个穿着官袍的人在人群中,向着一个老人鞠躬,那老人的脸上带着笑意点了点头。

    那官袍人顺势说道:“听闻蒙将军家中小幼小小年纪就极擅兵武,想来又会是我国一大将,先恭喜将军了。”

    “哈哈,过誉了,今晚大王设宴以安我等,你我就莫要再谈论旁事,来吃喝便是。”

    “是啊,还是老将军看的通透,好,吃喝便是,吃喝便是。”

    礼乐在宫墙楼阁之中回荡,清脆婉转又不失端庄,菜肴装在一份份青铜器皿之中被侍人端上桌案。

    虽说是夜宴群臣,但是能到这来的,都是朝中权贵,其余的都被送了些饭食于家中而已。

    即使如此,人也是很多。

    不说苑囿之中一片人来人往的景象。

    宫墙之中,一处无人的角落。

    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悄悄摸摸地走到了墙边,手里端着一份饭食。

    四下看了看,无人。

    只得抬头,轻唤了几声。

    “顾先生?”

    “砰。”

    一声轻响,一个人落在了宫墙的瓦砾上。

    那是一个脸上带着面巾的黑衣人。

    头发间露着几根白发,看得出已入中年。

    看到嬴政,眼中露出了一些差异。

    “小公子,你来此作何?”

    嬴政看到宫墙上的那人,抿了抿嘴巴:“我与我先生送些饭食。”

    显然,这帮秘卫,他似乎也认识。

    ······

    宫墙上的人似乎是无言了一下,半响,拱了拱手:“我代小公子把顾先生叫来。”

    嬴政目前也算是秦王嫡系,对他们也算是能够命令。

    等到黑衣人退下,没有过多久。

    一个带着青铜覆面的白袍人出现在了嬴政的面前。

    看到嬴政,那人的眼里露出了几分无奈。

    “你怎么到这来了?”

    嬴政将饭食放下:“宫里那些秘卫进出都从这走,我早就是知道了。今日偶听父亲说先生是近卫,我就猜在这里。”

    “呵。”顾楠摇着头,从墙上跳了下来:“你小子倒是仔细。”

    “这叫做不失小节而全大局。”

    “嘿嘿,先生,你这一身武袍,帅气。”

    “行了。”

    “你先回去吧,今夜不定安宁,待在你父亲身边,要安全些。”

    “啊,先生你不饿?”

    “吃过了。”顾楠轻拍了一下嬴政的额头:“快些回去。”

    “哦。”嬴政郁闷地端起饭食,顺着宫墙离开。

    顾楠目送着嬴政回到了宴中,才转身跳入夜色里。

    这晚上,还是莫要出事才好。

    ——————————————————————

    百官饮宴,中间安国君嬴柱宣布大赦罪人,同时封赏了一系宗亲大臣,与群臣同欢,使得气氛更加火热。

    一时间,算得上歌舞升平。

    嬴子楚站在嬴柱之后,深吸了一口气。

    从自己的怀中拿出了一个小盒。

    有时候,取人性命,不需得刀剑,也不需得毒药。

    投其所好即可。

    安国君嬴柱好近女色,妻妾不计,光是儿子就有二十余子,这还没有算进女儿。

    如今五十有余,早就将身体亏空了个干净。

    嬴异人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捏紧了手中的盒子,又将盒子收回了自己的怀中。

    就在众人尽欢之时,却是一个声音遥遥地传来。

    “秦王宫,好不气派·····”

    声音淡淡,却很清楚的让每一个人都听了个明白。

    苑囿中的舞乐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的打断,停了下来。

    人群中一阵骚动,开始有人看向宫殿的高处。

    高阁之上,一个人站在那。

    身上披着一件宽大的黑袍,随着风卷动,怀中抱着一把不长不短的剑。

    宴会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那突来的客人。

    嬴柱眉头微皱,却没有动怒,而是遥遥地高声问道。

    “还请问阁下是名讳,为何突然至此?”

    “算不上阁下,不过就是一个过路的。”那黑袍淡薄的声音落进了每个人的耳里。

    看着那宫闱中的宴会,黑袍人的眼中微垂下,似乎是有些失望。

    果然,高堂之上,终不是墨家的归处吗······

    他继续说道:“听闻秦王夜宴,便来看看,如今看完,某就先请辞了。”

    说着,身子向后一仰,跃出楼间,就要离开。

    “哼!”一声冷哼。

    随后一把利剑从那黑袍人的背后探出。

    一切都发生在呼吸之间,让人来不及反应。

    黑袍人的剑却第一时间出现在了那刺来的剑的必经之路。

    没有交击之鸣,那暗中的一剑像是刺在了棉花上一般,落在了黑袍人手中的剑鞘上,被轻轻荡开。

    “刺。”

    悄无声息,数个黑衣人突然出现,又是数把长剑破空而来。

    那黑袍独自在数人之间游走,如同漫步一般悠哉。

    手中的剑没有出鞘,就已经接住了所有的攻势,反身一档,数名上前的黑衣人手中的剑都被格飞,悉数退开。

    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但是这般较量更叫人觉得心惊动魄。

    在下面看着的人群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

    那些黑衣人是什么人,王家秘卫,他们都是知道的。

    每一个都是百炼之士,能在数名秘卫手中轻易走脱,这人的剑术着实厉害。

    黑袍扫了一眼群客。

    “踏。”他的背后传来踏开瓦砾的声音。

    扭头看去。

    一个白袍人正带着青铜鬼面执剑在那。

    “我不是和阁下下说过,莫要走夜路吗?”

    黑袍人也不知道何来的兴致到了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抬了一下手:“侧卧难眠,游行至此而已。”

    所有人的眼睛都落到了那个白衣的身上。

    孝白衣青铜面,除了那咸阳城中闻得其声不见其人的丧将军,还能有谁?

    陷阵军的名声谁没有听过,但是陷阵之将,少有人见过。

    禁军领将······

    那月下之人,一身青白,手执一把黑剑,脸上的青铜鬼面让人看着就心中生寒。

    “黑剑?”黑袍的眼睛看向了顾楠手中的剑。

    摇了摇头:“杀意太重,伤人伤己。”

    回应他的是一束剑光,快若飞光流隙,抿成一线。

    那黝黑的剑从剑鞘之中抽出却叫得周遭光影明灭。

    剑光照亮了那黑袍人的眼睛,那眼中带着的是一种惊骇。

    没叫任何人看清,剑就已经重新收回了剑鞘里。

    四座宾客只觉得是眼前一花。

    王家秘卫正站在一旁,身子如坠冰窟,那剑,只是看着就有种无生的念头。

    黑袍人闷哼了一声,手中的剑已经出鞘在手,远处的人看不清楚,顾楠看了个明白。

    那是一把方形剑,无尖无锋。

    他的肩头被划开了一个口子,若是不是他在最后一刻闪开了半分,这口子会划在他的胸口上。

    “好剑术···”

    “来日再请教。”他抽身而退,运足了内力身子腾空而起。

    秘卫正要去追,那人却已经飞出了数丈之远,无奈只能退了回来。

    顾楠将剑收回了鞘中,回过身,站在楼阁上对着秦王一拜。

    秘卫也纷纷一拜。

    秦王淡淡点头,没有多言,白袍秘卫片刻之间消失而去。

    四下无声。

    秦王这才摆手笑道:“出了些小事,已然过去。”

    说着拿起了一个酒樽:“诸位饮尽。”

    “哈哈,好。”一声叫好,众人看去。

    是一个老将坐在群宾之中:“今日能一睹丧将军风采,着实叫人尽兴!当饮尽!”

    说完将手中的酒樽饮尽。

    众宾这才有了声音,议论纷纷。

    “当真是好剑术。”

    “禁军之将,诸位可有门路,可能帮我引荐一番?”

    “莫要问了,禁军不明白?平日里根本见不到,能见上一眼,就该闭嘴,莫要惹事上身。”

    “我大秦之中有如此禁军,何人敢妄动,嗯?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