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书生,不若早些打完
    等得到顾楠跟在蒙骜的身后从殿中出来,一旁的侍人将无格递还予她,接过无格,顾楠接过剑,将它重新绑回了自己的腰间。

    蒙骜站在前面等了她片刻。

    等到顾楠将无格挂好,抬起头,才发现蒙骜还站在那。

    两人结伴顺着宫墙向着外面走去。

    蒙骜走在顾楠前面,突然说道:“是白起那老儿故去,好久没见过你这丫头了。”

    “倒是常听武子提起你。”

    顾楠一顿,不知道该作何回话。

    蒙骜却没有要她说那些没营养的回答的意思,只是继续说道:“你和你老师不一样。”

    “但也没落了他的名声。”

    “陷阵军,着实不错。”

    “老夫见过一次,可还记得?你与那陷阵与魏国杀回来的时候。”

    “是虎狼之军。不过数百人,能叫千人亦避。”

    “不过真正的战事,终归不是百千之数可为的,而是万万人之举。”

    说道这,蒙骜回过了头,本该衰老的松弛的眼睛看着顾楠,却让她感到一丝紧张。

    不自觉地握紧了腰间的无格。

    蒙骜不在意地笑了一下。

    “无需紧迫。”

    “白起的学生不该只有这些能耐,此次战事······”

    “老夫期着看看,白起是教了你什么。”

    说完,不再停留,转身慢步离开。

    顾楠看着蒙骜离开的方向,等她反应过来。

    嘴角一撇,耸了耸肩膀。

    远眺了一眼那宫殿,也是回身离开。

    ——————————————————

    召集十万人不是一个小数目,自然,动静也不会小。

    很快就有人知晓,不过刚继位的秦王居然要起兵。

    没人会想到,他会在如今这个国中政局不稳的情况下起兵扩土。

    有人笑他自负,也有人感叹他的气魄。

    不过起兵攻伐这件事,终究是愁的人比喜的人多些。

    军中扩张,又是开始招募男丁。

    却也没人叫骂,是习惯了,是麻木了。

    这世道总是这样,不过才歇了几年的战事,突然就又起来了,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

    王宫公子府,嬴子楚继位之后,自然住进了宫里的寝宫,自带的,嬴政这小子也搬进了宫里。

    嬴政搬进王宫的那日,一向少事的他少见的出了麻烦,非要人将本来住的府中院里,栽着的那几株白花树移来。

    折腾了许久,总算是将那几株树移进了宫里。

    李斯升了个官,不过依旧是是小吏,额,但若是论及官职,应当是比顾楠这不过军候的军职要高些。

    他倒是越来越神采焕发,他能看的到自己未来的仕途前景,当是一片光亮。

    他要做的,就是让这路,真的成那一堂皇大道。

    不过,这几日他是有些愁的,在宫中偶然听闻秦王起兵要攻韩,而领军的除了那老将蒙骜,另一个都尉居然是顾先生。

    李斯坐在亭中皱着眉头,顾先生本该是禁军领将,手中禁军也不过千人,他是万万没想到领将这般事怎么会找到顾先生的。

    “手,再抬起来些。”

    顾楠站在嬴政的旁边,嬴政的手里拿着一只木剑。

    他也到了年纪,身骨开始长了,武学的路子也该练的实在些了。

    从前教嬴政练武,顾楠主要教一些招式和术说。

    盖是因为身骨还未有形,若是练过了,容易落下些隐患。

    如今也是该教些硬实的东西了。

    每日练得嬴政浑身酸痛。

    顾楠倒是乐在其中,天道好轮回,这回轮到她当先生,总算是把当年她师傅给她的怨念出了个痛快。

    “知晓了。”嬴政满头大汗的举着手中的木剑,微微上抬了一些。

    颤颤巍巍地收剑,随后又一剑一刺出。

    “软绵绵的,倒是拿出些力气来啊。”顾楠站在一边直摇头。

    我也想啊,嬴政心中大苦,奈何手中实在是没力气了。

    看着嬴政的样子,顾楠摇了摇头。

    “这般,看好了。”

    一边说着顾楠一边握住了嬴政的手。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的柔软,鼻尖上带着淡淡的香味。

    嬴政的脸色有些不自然,低了低头。

    横端着嬴政的手,顾楠一剑刺出。

    发出一声凌厉的破风声。

    “明白了?”

    “明,明白了。”

    “练。”

    等到顾楠下课,嬴政支着剑气喘吁吁地站了一会儿,就摔在地上,坐着不想再爬起来。

    无奈地一把提起了这不中用小子,放在了一旁地上的席子上。

    她是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年练这些的时候是怎么个样子的。

    “休息一下吧。”

    顾楠悠然地走到了李斯坐着的亭子下,拿起桌上的壶子,给自己倒了杯水。

    李斯侧过头,看向顾楠。

    直到顾楠都被他看的不自在,看了他一眼,问道。

    “李先生,是有什么事吗?”

    李斯犹豫了一下,皱着眉头。

    “顾先生,可是要领那韩国的战事?”

    “···”

    “嗯。”顾楠应了一声,她也不奇怪,李斯毕竟是嬴政的老师,能听到些消息也很正常。点了点头,算是作答了。

    李斯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顾先生,你是如何想的?”

    “如何想的?”顾楠拿起杯子吹了吹,笑了一下。

    “这是秦王所令,怎么,我还能驳了秦王?”

    “这···”

    李斯张了张嘴巴,最后垂下了手,摇头。

    “这军中皆是男子,行军打仗,出生入死。”

    “顾先生,一介女儿,如何会是合适?”

    “真非要先生打这一仗?”

    “······”

    顾楠沉默了一下。

    “书生。”

    笑着看了一眼李斯。

    “这仗我不打,总有人要去打,不若且去,早些将它打完。”

    说完,喝尽了杯中的水。

    何况,她该是打。

    想着,她的看向了那倒在院中喘气的孩子,放下了杯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