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七章:倒霉这种事情总是在不经意间让你倒霉
    军营之中几只巡逻队从校场之中走过,模样有老有少。

    身上穿着身破旧的皮甲,上面沾着灰尘,看上去灰暗了一层,几处地方能看到些划痕破口。

    不知道这些皮甲是囤积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从那个死人身上扒下来。

    里面穿着的麻衣在冬天没有半点御寒的能力,嘴唇冻得泛白,抱着的铜戈,铜矛。在军营中走过,搓着自己的手掌。

    十万人的军队并非朝夕可以调集的,其中有数万人本身都不过是民夫,受军中召集才到了这里。没有正军该有的装备更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他们所在的意义通常也不过就是军中的马前人,第一批送死的人而已。

    训巡列的队伍走了过去,两个士兵坐在土堆边,手里的兵器放在一旁。

    “喂,你早间见到那陷阵军了吗?”

    士兵把头盔从自己的头上摘了下来,揉着自己冻得发红的耳朵。

    看着远处还要继续巡营的士兵,摇了摇头。

    坐在他身边的话同伴听到他的问题,半躺在土堆上,思考了一下,似乎不太确定,皱着眉头。

    “早上,那支黑甲军?”

    “是了。”士兵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那支黑甲军。”

    今天早上的时候他可是记忆尤深,那密密麻麻的黑面人从军营外面走进来,那一身装备···

    不说别的,就说那铠甲和可以罩着全身的大盾,就少说有百来斤重。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背的动的,若是换了他,恐怕是快走不了路了。

    那些人,就那么穿着那些,若无其事。走近的时候,简直就和那铁骑一般,地上都要晃三晃。

    “开了玩笑的,步卒什么时候有的了那般气势,走起路来全是一声,压得人胸口发闷。”

    半躺在土堆上的士兵嘀咕着,眼里却有种说不明的羡慕。

    真是威风啊···

    确实威风,那陷阵军的名头就是精锐中的精锐,百人就可冲阵不散,陷阵披靡的精锐。

    大秦禁军,里面的人连个名字都是没人知晓的。但在秦国的军里,他们就是最最威风的士兵。

    特别是秦攻周魏那些年之后,陷阵军在秦军里传的越来越神。

    那陷阵领将,不过是千人统帅,本该最多只能算是个军候,但是在军里,就算是都尉都没人敢蹙他的眉头。

    没别的,人家直属王室,也没别的,人家一人就能叫千人军不敢往前走。

    对于那支军的具体什么旁人什么都不得打探,什么都不得知道。

    这才是禁军,和王宫的那些看门的守卫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叫人羡慕。”

    抱着头盔的士兵笑着说道。

    “羡慕个啥?”躺在土堆上的士兵坐了起来,拍着身上的尘土。

    “陷阵军那地方,是威风,但你也知道去了是要干嘛的。莫不过千百个人,哪次不是向着万人冲阵。你我这般人去了,没个几天恐怕就要死在哪里。”

    “也是,我等还是做我等的平头小兵便是。”

    “哼,没志气。”

    一个少年声音传来。

    “嘿,你说谁人没志气,不若你自己去试试?”

    士兵黑着脸回过头,就见到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站在那里,身上穿着身小将的袍子。

    脸色一慌,这小将他知道,那日蒙将军来的时候的,带在身边的。

    “拜见小将军。”

    站起了身,匆忙行礼。

    半趟在地上的士兵也疑惑地回头,看了一眼就连忙也爬起来。

    “拜见小将军。”

    “哼哼。”那少年小将插着腰,看着眼前的两个士兵,像是遇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营中时间不做事,你等二人在此偷懒,说说,哪一军的?”

    听到这,两个士兵的额头上就开始冒汗了,老天,怎么就是怎么倒霉。

    就休息了一会儿就被人抓着了,而且看样子,来头还不小。

    “将,将军,我二人······”

    支支吾吾地,一时也不敢说上来。

    小将的眉头一挑:“其实,我也可以不追究。”

    呼。

    两个士兵长长地松了口气,其中一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

    “多谢小将军。”

    “不过啊。”小将的脸色变的神秘了起来,一手压着腰间的剑柄。

    “你们得先告诉我,那陷阵军的军营在何处,让我去见见。”

    “这。”两个士兵面面相觑,也不是有什么,只不过这不合规矩就是了。

    虽然不知道这小将为何要问陷阵军的事,但不管是陷阵军还是这小将,他们可都是得罪不起啊···

    “啊,不说啊。”小将耸了一下肩膀:“那没办法了,我只得抓你们走一趟了。咱们按着军法的规矩走。”

    ······

    咕嘟,士兵咽了一口口水,无奈地讪笑了一下:“这,小将军,我们自是可以告诉你,但不过···”

    这小将很是上道,直接点头说道:“我不会告诉旁人是你们和我说的。”

    “谢将军。”

    ······

    问得了陷阵军的位置,那小将挎着剑就满脸期待的一路小跑着离开了。

    他身后的两个士兵如释重负的重新坐在了地上。

    “那人是谁?”

    “呼,你不知道?那是蒙武将军的孩子。”

    “······”

    “我们真够倒霉···”

    ————————————

    那小将步伐匆匆,脸上一副兴奋的样子。

    陷阵军,从小他就随父亲在军中听过这军的不少传言,那丧将一骑当千,三百陷阵能叫千人绕行。

    不过数百人,在万军之中来去无阻,何等豪情。

    盖是如此,从小他就是各种打听那陷阵的消息,特别是那陷阵将。

    千军万马避白袍,他实在是想见见杀出如此威名的将军会是个如何人物。

    这次听闻陷阵会和他们随军攻韩,他就已经开始向父亲扯问那陷阵的位置了。

    可惜,陷阵是禁军哪有叫他随便去的道理,蒙武也就一直没和他说。

    总算是叫我知道了。

    小将的步子又加快了几分。

    陷阵军······

    ——————————————————

    今天实在抱歉哈,昨天有些发热,实在没写出什么,今天早上才算好了些。今天也只有一更了,望天。最近天气也冷了,大家也注意些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