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所以偷窥是不行的
    “呼。”

    小将蹲在营地外,喘了口气,顺着营帐的间隙看向营地里面。

    营地中略显空旷的空地上并没有太多的人。

    如今大军停驻,陷阵军营倒是并没有处于警戒的势态,空地上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相互之间聊着天。

    “哎,今天军中吃什么?”穿着黑甲的士兵披着甲胄,一边说着,一边做到了自己的同伴身边。

    “你没在军中待过?别问这种没的意义的话了,军中还能吃什么?干粮。”

    同伴翻了个白眼,那士兵也是理所当然地点了点头,抱怨道。

    “又是干粮,这大军还未开拔,还不能让我们兄弟自己打些野味?”

    “那你自己去和将军说,给我们改良个伙食,兄弟们一定都记着你的好。”

    “···还是算了。”

    提出要打野味的士兵砸吧了一下嘴巴。

    将军平日看着松散不靠谱,但每到陷阵行阵的时候,比如镇压清剿流军的时候,又比如咸阳封城的那段时间。

    只要在军阵之中,身上的那股戾气,旁人都不敢靠过去。

    也没办法,明白的人都知道这种时候开不得玩笑。

    这时候跑去说要改善伙食,被揍一顿估计都是轻的······

    “那边,那边那两个,要做什么。”

    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连忙转移了话题。

    指向了不远处两个正在吵嚷着走向营地中间的人。

    同伴翻了个白眼回头看去,看到那两人。

    “要比划比划呗,他们两个谁也不服谁,哪天没来上这么几手?”

    营地中央的两人活动了一下,在旁边的士兵的起哄声中各自摆开了架势。

    这是要比试吗?

    窝在营房后面的小将舔了舔嘴唇,身子向前凑了凑。

    两人各自站开,相互行了个礼。

    “呼。”

    礼刚行完,也不多说,一个人就直接上手了。

    手中的拳头生风,径直一记突拳向着对手打去。

    “砰。”一声闷响,对面的接住了他的拳头,翻身一扭,那有力的拳头被折了开来。

    两人停了半秒似在角力,但是没有片刻,其中一人就抬起一脚,夹着劲风踢向另一人的腿弯。

    另一人也不是吃素的,大腿一曲,用小腿接住了那人的一脚,趁机转身绕到了前者的身后,被扭开的右手顺势锁住了他的喉咙。

    双手一收,被锁住喉的那人面色通红,脖子上青筋胀起。

    “服输不?”

    “服输,个屁!”

    一手肘打在了身后的人的肚子上,后面的人猝不及防松开了手,蜷成一团。

    前者直接转身,一脚抬起膝盖撞向对手的太阳穴。

    “啪。”险之又险的时候,后者还是反应了过来,一手挡住了那人的膝撞,闪向一边。

    两人对峙了一阵,又立刻冲打在了一起。

    蹲在角落里的小将看得目瞪口呆,时不时倒吸上一口冷气。

    穿着几十斤中的甲胄,也完全没有妨碍到他们的动作,迅捷凌厉,招招直取要害,招招就像是要着毙命去的。

    而且屡出奇招,浑身上下似乎没有一处是不能用来进攻的,膝盖手肘额头腰缠,无所不用,关键是招式还是狠辣。

    最吓人的一次就是一人直接盘上了一人的手臂,两脚踩在了另一人的身上,两手抓着那人的手掌,几乎要将对手的手扯下来。

    这哪是军阵里的比较,上阵杀敌也不过就是这般狠毒。

    小将张了张嘴巴,这般比起来,别军的比试简直就是小孩过家家。

    就算是他上场,估摸着若是不知道这些招式,说不定都会被对方卸下一只手一只脚来。

    陷阵军的招式都是顾楠结合了一些她对现代军体拳的理解总结出来的一套近身博弈的招式。

    虽然她本人并不了解军体拳,甚至只是在当年义务服役的两年学过一些。

    但是不过她这些年的武学也不是白练的,武安君府的书房里的堆了一房的竹简兵书她也总算是看过了大半,毕竟古时闲来无事,也只能读读书消遣。

    算不上理解多深,但是毕竟是能懂得一些,也不尽是当年那一个一窍不通的少年人了。

    综此之下,她也算是结合出了这么一套东西,算是看的过眼。

    在军中所用还是颇有些效果。

    小将看着那营地之中的比试,越加心惊也越加看得入神,那些招式简单但是很是实用,在军阵之中用来搏杀真是再适合不过。

    “砰!”一脚停在心窝上,最后一刻停了下来,两者之间才相互看了一眼,各自退开。

    胜负已分。

    “好!”小将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低声叫到:“真是厉害!”

    ······

    “你是什么人?”一个轻淡的声音从小将的背后传来。

    小将后背的寒毛一立,只感觉到身后传来一股强烈的戾气。

    心跳漏了一拍,浑身冰凉,危机感让他按捺不住。

    一把抽出了腰间的剑,向后砍去。

    “当!”

    长剑架在一把剑鞘之上。

    一根细长的黑色剑鞘。

    那小将却感觉像是披在一块石头上,虎口被震得发麻,剑刃打着颤,对方反而纹丝未动。

    不能被抓住了,要是被送到父亲那里免不了一番教训。

    小将心中一慌,也不敢去看对方是什么人,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就虚晃挥了一剑,抬起腿就想要跑。

    “还想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