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章:儿子怕老子,嗯,一直都是如此
    “武儿。”蒙骜坐在营帐之中,随手将一份兵简递给了坐下下座对的蒙武。

    “你对我军攻韩怎么看?”

    蒙武接过了兵简握在手里看了两眼,了解了大概的内容。

    秦王对攻韩花费的力度不可谓小,而且,给的时间也是有些紧迫。

    韩国在军事实力上和秦国有着不小的差距,虽说在铸造方面颇有建树,单兵精良,奈何地少人稀。这一战本该不需要如何重视,胜之不难。

    甚至可以说,十万甲,有些多了。

    “我觉得秦王攻伐略有些急迫了,如今我大秦已经坐拥近半天下,带甲数十万,何必如此急于攻取这韩国的二城?”

    蒙武也是比当年沉稳了许多,毕竟已经是两个少年孩子的父亲,那时候年少气盛的模样是磨平了不少,有了几分大将的沉稳气度。

    下巴上也蓄起了不短的胡子,看起来颇有分领军之将的样子。

    蒙骜听到蒙武的这番见解,失望地摇了摇头:“盖是说你只能做这一军之将,难为总兵。”

    说完指了指蒙武的胸前:“你胸中的气魄也就只有一城一邦,装不下宏伟之才。”

    蒙武被自己的父亲说的尴尬,但是也没法反驳,谁让人家是自己的老子,而且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他自己也清楚,父亲说的确实没错。

    他或许会是一个好的将领,但是说要领天下总军,他自认为是做不到的。

    蒙骜看着蒙武略有消沉的样子,抚了一把自己的胡子。

    “不用如此,领一军亦有自可为,领总军亦有自所失,各有所长。”

    “但你胸中气量,也该大些了,你已不是个孩童,莫要向少时那般了。恬儿你也是要好好教导,知道?”

    “孩儿知道。”

    说了一番旁话,两人才重新将目光转到秦攻伐韩的事上。

    蒙骜皱着眉头拿过秦王送来的兵简:“此番秦王攻韩,老夫所想,该是有两个所求。”

    “一是此二城临近魏都,若去此二城,魏国必危。唇亡齿寒,如果魏国明白这个道理介入援助,我军要攻取就会麻烦许多,所以秦王要加急用兵,只求速取。”

    蒙武的心中一怔。

    攻韩迫魏。

    如此看来,这代秦王,所谋非小。

    “这其二。”蒙骜的目光看向了帐外。

    “东周未亡,这天下就名来不顺,秦王要彻底灭周,而且,需要一个借口。”

    “秦王攻韩,就是在等那周王给他一个借口?”蒙武的脸色有些不好,秦王这就是阳谋。

    秦国攻韩,周于韩侧定是自危,到时无论周国是否会与他国共谋抗秦,秦王只需说他有,都可以此为借口攻周。

    这番作为,未免太过大胆了。

    “秦王真不怕纵国联合?”

    蒙骜侧看了一眼蒙武,抬了抬眉头,轻声地说道。

    “所以说秦王的气魄可畏,如此作为,不输于当年的秦王。”

    “而且。”他的嘴角咧开:“以我秦国如今兵锋,合纵诸国也未必就不可相抗了。”

    蒙武还想说什么,一个士兵走了进来,拜在蒙骜的面前。

    “将军。”

    蒙骜疑惑地问道:“有何事?”

    “回将军,陷阵领将在外等候。”

    士兵说道这,犹豫了一下。

    “她?”

    士兵的犹豫,蒙骜自然看得出来,眉头一皱:“为何迟疑?说来便是。”

    “是。”

    士兵点了一下头,脸上挂着古怪的神色:“他,还绑着小将军。”

    这是蒙家亲兵,他们称呼小将军的,应该也就只有一个人。

    蒙骜的脸色一黑,似乎已经猜到了什么。

    顾家丫头他见过,虽然是凶名赫赫的丧军领将,但是性子平缓,若是没有什么事不至于绑人。

    至于蒙恬,他这个做爷爷的自然清楚是个什么样的小子。对于那陷阵军颇为推崇。而且有些跳脱,很是像他父亲小时候。

    那小子,估计又是惹是生非去了。

    眼角抽搐地看向坐在侧边的蒙武。

    “我刚还让你好好教导恬儿,这转眼就给我惹事了?”

    蒙武的额头上滴下了一滴冷汗,尴尬地笑了一下:“这,不是还没来得及落实嘛···”

    “哼。一会儿再和你计较。”

    蒙骜摇了摇头,扭头对着下面的亲兵说道。

    “让顾将军进来吧,顺便的,把那不成器的东西也带进来。”

    “是。”士兵退下。

    没过多久,一个身穿白袍面带遮甲的将领走了进来,身边还带着一个被绑了双手的小将。

    那小将一进了帐篷,就缩手缩脑的,看到了蒙骜坐在是上面,立刻不敢声响,抿着嘴巴认命似的站在了一边。

    帳中一阵尴尬。

    “见过蒙将军。”

    顾楠站在蒙骜的面前,脸色无奈地躬身一拜。

    蒙骜也是郁闷地抬了抬手。

    “无需多礼。”

    “倒是麻烦丫头你把这混小子送回来了。”

    说罢,瞪了一眼一旁的蒙恬。

    “无碍,我军本就在修整,也无大事。见到蒙小将军趴在帐边,以为有他,这才抓了起来。”

    “问清了来由,准备送回来,中间小将军想逃跑,就给绑了。还望将军勿怪。”

    顾楠简单地说了一下来龙去脉,把这小子的手给解开。

    她还是有些后悔的。

    没有把这小子的嘴也给堵上,这一路走来,她的耳朵到现在还在嗡嗡作响。

    蒙武趴在自己的案边,单手盖着脸。

    完了完了,丢脸都丢到外面去了,这下我恐怕也少不了一顿连累。

    想到这,看着蒙恬的眼神也有些不善。

    这小子···

    都说了陷阵是禁军,不能乱跑,你还给我去。

    少了打不成?

    “这小子私闯禁军,就该绑缚惩戒,你做的没错。”

    蒙骜只感觉脸上僵硬,他现在已经再想到时候怎么惩治这小子了。

    实在是丢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