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小小年纪不学好啊
    渭水河畔,行军数日,秦军在此驻扎算是短暂的休息一番。

    蒙骜坐在自己的帐篷里,拿着一本兵书正看得入神。

    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哼了一声,将兵书合上,摔在了桌案上。

    自从前段时间蒙恬说要拜师顾楠,被他揍了一顿,这段时间却仍是不放弃,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跟自己耗着。

    当年的蒙武是这般,非要拜师白起,现在,蒙恬又来上一场。

    尽是些向外的。

    老夫是教不了你们不成?

    非要抓着那白家的不放?

    “呼。”气得吹了吹胡子。

    蒙骜揉了揉自己的额角,莫要这两个不争气的较劲,还是家中的老小毅儿稳重啊。

    家里也就他不会给自己折腾出事情了。

    长出了一口气。

    看来还得抽个时间和顾丫头聊聊,让她照看一下恬儿。

    ······

    “我是要拜师顾将军的,父亲,你也说顾将军深得白起将军的传授,兵法自成一体,武功更是百里挑一,还有就是尤其厉害的练兵一道。为何不让我去学?”

    “若是等我学成了,我就练一只天下第一强军,定是不会让我们蒙家丢脸的······”

    蒙恬骑着马,对走在身边的蒙武叽里呱啦地说个不停。

    蒙武只觉的天旋地转,这才算是明白了些当年父亲的感受。

    着实烦啊······

    似乎当年自己也是这般,和父亲说的要于白将军为学。

    按着自己的眉心,蒙武抬起手,打断了在那说个不停的蒙恬。

    “你可知道领军之将最忌的是什么?”

    蒙武横了一眼蒙恬,皱着眉头问道。

    “···”蒙恬被蒙武突然严肃的模样怔住了,思索了一下。

    “打败仗?”

    “啪。”蒙武伸出手就是对着蒙恬的脑袋锤了一下,自己怎么就生出这么个没脑子的东西!

    蒙恬发出一声惨叫。

    “是结党营私!”对着这小子蒙武也就是有气也都气没了。

    解释道:“领军之将手握兵权,最最忌讳就是此事,你若是拜了顾将军为师,代表着就就是我们蒙家。日后在朝堂之上,不管是我们还是她,都会多有限制,你可明白?”

    这其实也是当年白起不收蒙武,蒙骜不让蒙武拜师的主要原因。

    他们都是一方大将,走得太近,让秦王如何自处?

    蒙恬似乎听明白了,嘟囔着说道:“那我只请教作学,不拜师总行吧?”

    “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还行。”

    “我觉得不行!”

    蒙武岔了口气。不再说话,这小子和自己当年就是一个样,嗯,可以确定不是捡的了。

    蒙恬闭着嘴巴,心中暗自有了一个想法。

    ——————————————————

    夜半时分,军中是已经休息了,却见一个黑影悄然的从中军的营帐里溜了出来。

    那是个小将模样,甲袍是没脱,脸上带了一张黑色的面巾。

    说实话,就他那模样就算带着面巾,旁人也认得出来。不就是蒙恬。

    在他翻营墙的时候,守营的士兵看了一眼那人,就认出了那是小将军,虽然不知道他又是有什么奇特作为,但是他也管不了,只当没看见。

    蒙恬自认为隐蔽地一路向着陷阵营的驻地溜去。

    蒙武不让,他就自己去找顾将军,只要自己诚心,他自信顾将军会教他的。

    顾楠站在一条林间的小河边,河不深,算是从渭水分出的小流,流经山间。

    行军打仗有很多不方便,这其中之一就是没有一个地方洗漱。

    一连赶了几天的路,头发缠得难受的紧,洗澡是不可能,她待着就在这条小河洗个头发。

    起码能舒服些。

    松了松脖子,解开了自己头上的头盔。

    顾楠也不顾及自己的形象,直接仰躺在河畔,把头发送进了水里。

    黑色的长发淌进水里,顺着水流飘开。

    蒙恬在陷阵的营帐里找了一圈,却是也没有找到顾楠的影子,还差点被陷阵军的士兵发现。

    吓得一头钻进了林间的草木里不敢出声,要是再被抓回去,估计又是一顿揍。

    好不容易等到陷阵守夜的士兵离开,蒙恬才悻悻地从灌木里钻了出来。

    喘了口气。

    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的一阵流水的声音,嘴巴也有些干燥。

    抿了一下嘴巴,去喝口水先。

    想着,就顺着水声走去。

    “沙。”蒙恬扒开了一片灌木。

    眼前的是一条不深的小河。

    小河旁还站着一个人,穿着一身白色衣甲和披风。

    那人站在河边,头发湿漉漉的,似乎正拧着头发。

    月色照得河面波光粼粼。

    顺着看向那人的侧脸。

    蒙恬呆在了那里。

    那是个很英气的俊美女子,未干的水滴从脸颊和头发上滑落。

    顾,顾将军?

    顾楠皱起眉头,她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

    扭头看去,却发现一个极其眼熟的少年站在灌木里,脸上还带着一张黑面巾。

    ······

    四目相对,顾楠的嘴角一抽。

    走了过去,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小蒙啊,你在这里干什么?”

    “顾。”蒙恬而被顾楠笑得一阵窘迫,抓着头发:“顾将军。”

    顾将军是个女子,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一时之间紧张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小小年纪,不学好啊······”

    蒙恬觉得自己得了领口一紧,随后整个人被顾楠提了起来。

    “顾,顾将军,听我说。”

    “嗯,我听着。”

    可还没等蒙恬说什么。

    顾楠大喝了一声,抬手就把他向着河里扔了出去。

    “啊!”

    “砰!”

    水花四溅。

    ———————————————————

    等到半夜,顾楠把一身湿透的蒙恬送回中军的时候。

    蒙武被在睡梦里叫了起来。

    等他睡眼惺忪地走到营帐看到坐在里面的蒙恬、顾楠还有已经气得头壳疼的蒙骜。

    就已经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背后冒出一阵冷汗,睡意也醒了大半。

    顾楠没坐多久就离开了,蒙恬如何了不知道,只知道他第二天没下得了床。

    估摸着,屁股是经历了一番劫难的。

    蒙骜单独找顾楠聊了聊,最后决定蒙恬可以随着陷阵军学些东西,这小子总算是消停了一些。

    但是一路行军的路上,还是时常惹得顾楠头疼,也是托了这小子,一路上也不算这么无聊沉闷。

    韩国成皋,守城的士兵抱着长矛靠在城头打着瞌睡。

    并不精神,突然的,只觉得眼前的远处,有些漆黑。

    皱起眉头,定眼看去,却见一只浩浩荡荡的大军停驻在那,大军上方飘扬着黑旗,那黑旗上只写着一个字,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