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四章:披丧之军
    “蒙将军和顾将军该是已经到了成皋。”说着嬴子楚收回手,对着吕不韦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吕不韦抬起了眉头,额头上折起皱纹看着棋盘,思考了一番,才落入白子。

    “如此,大王不担心周魏有动作?”

    “我担心他们没动作。”嬴子楚笑着说道。

    吕不韦闭上了嘴巴,如今的嬴子楚越来越像当年的嬴稷,特别是他坐在送别了他的父亲安国君之后。

    虽然不像嬴稷那般擅武,但是那攻取的气魄,已经有了八分模样。

    “大王,想作何?”

    “咳咳。”嬴子楚咳嗽了两声。

    眯着眼,看着吕不韦,那种眼神看得吕不韦心中发寒。

    “我想请吕先生领兵攻周。”

    淡淡的话语,却让吕不韦如坠冰窟。

    慌忙起身拜道:“大王,当日与大王约法,不近兵权,不韦不敢领兵。”

    他吕不韦在秦国经营,在朝中已有不小的权势,但终究嬴子楚才是秦王。

    当日嬴子楚就已经对吕不韦说过,吕不韦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可以不动他,但是吕不韦也需要安分。不得近兵事,不得掌兵权。

    如今又让他领兵,是什么意思?

    即使是吕不韦老谋深算,在生死之事面前,还是慌了那么一瞬。

    “寡人让你领,你就可以领。”嬴子楚没有在意,继续再桌案上下棋。

    若是当年刚刚回秦之时,他一上位,第一个要除去的就是吕不韦。

    因为他四处无定,吕不韦几乎掌握了他所有的命脉。

    但是如今,他要做的却是重用吕不韦。

    因为他看得明白,吕不韦只是一个商人,所求的,不过是一生的荣华富贵。

    这个,他可以给他。

    两人之间的地位早已经有了转变,从赵国质子,到弑父窃君,他早已经蜕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君主。

    “来,吕先生,下棋。”嬴子楚的棋已经落下,笑着招呼着吕不韦落座。

    吕不韦看着眼前的嬴子楚,这才明白,自己真的造就了一个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的人。

    低头落座。

    一盘棋下完,吕不韦告辞出宫。

    出宫的路上,他走的有些快。

    他有些后悔,也许他根本就不该插手王家之事。

    他或许是这天下最成功的商人,成功的投资了一位君主。

    ···

    三日后,因秦王闻周王意欲联合他国讨秦,命秦文信候吕不韦领军攻周。

    周王真的密谋他国联合攻秦?

    或许有或许没有,但是秦王只需要说有就行了,这就是他攻周的理由,不需要别的了。

    ——————————————————

    北风呼啸,成皋关的城头,韩国领将出了一口气,在空中凝成一团白雾,随后又被冷风吹开。

    他一旁的士兵紧握着手里的长矛,握得指节发白。

    弓箭手一只手搭着背上的弓箭,所有人都盯着不远处的,缓缓靠近的黑线。

    随着那黑线走进,沉闷的脚步声和马蹄声连成一片就像是一声又一声的重鼓,捶打着每一个人的心跳。

    平原之上稀疏的几棵树木,挡不住人们的视线,密密麻麻的秦军出现在那,数架高耸的云梯车顺着大军推进。覆盖着牛皮的轒轀(攻城锥),中间架着巨大的尖锥圆木,被士兵推动着,从土壤之中碾过。

    “全军。”秦军之中的一架战车之上,一个老将抬起了手中的长剑。

    “弓箭手。”成皋关的城头,领将也怒视着那些秦军,抬起了手中的剑。

    “攻城!”

    “齐射!”

    两柄剑同时落下,在冬日的阳光中闪烁着寒光,拉开了这场厮杀的帷幕。

    “啊!!”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怒吼,数不清的秦军开始冲城,巨大的云梯滚滚向前,开始架上城头。

    同一时间铺天盖地的箭雨从城头之上齐射而出,密麻得掩盖了天光。

    成皋关前本就只有正面能攻,正面的平原有极其狭窄,根本不可能容得下大军同时进攻,但是对于守军来说,万人的弓箭手齐射几乎就可以将这一片地方全出插上箭。

    根本不需要瞄准,箭雨落下,便是一片惨叫。

    推动着云梯和轒轀的士兵有掩体的还好些,身子露在外面的,根本逃不开这样几乎没有间隙的箭雨。一个接着一个倒下,冲在前阵的士兵也根本没有逃开的可能。

    或是一箭毙命,或是被一箭射中手脚,倒在地上,还未来得及惨叫,就被一轮箭雨淹没。

    一眼就能望得到头的平原之上落满了乱箭流矢。

    但是秦军的攻势却也完全没有慢下来。

    一个人倒在地上,很快就有第二个人接上去推动云梯轒轀。相比于第一批的必死来说,第二批就要好上一些,有着前面的人作掩护,箭雨的势头小了一些。

    但也只有一些,乱箭之中根本就不是用运气就可以说明白的,这么点大的地方,一轮齐射就要倒下去一片人。

    “嗖嗖嗖!!!”

    箭雨破空的声音。

    已经是三轮齐射,云梯却是还没有靠近城墙。

    箭雨高高飞起,向着秦军落下。

    士兵推着云梯用尽了力气,嘴角溢出鲜血。

    箭落下的时候他已经认命的闭上了眼睛。

    “当!!”

    一声重响,士兵睁开眼。身前站着以为白袍将领,脸上的甲面纹刻这凶兽,很是骇人,手中提着一杆长的吓人的长矛。

    那长矛只是挥动起来就是一阵烈风,落向他的那片箭全部被扫飞到了一边。

    白袍将看了推着云梯的士兵一眼,随后转过头,一挥手中的长矛:“陷阵军!盾阵护卫!”

    白袍将的声音夹杂着内气,在这混乱的战场之上让每个人都听了清楚。

    秦国的士兵之中数千人的黑甲军。

    数十人为一阵,没有半点犹豫,快速地护卫在数架云梯之前,手中的周身巨盾直接架开。

    数十人正前,数十人举盾上方。

    呼吸直接就已经完成了阵型,数架云梯就如同战车堡垒一般被成排的巨盾护在了其中。

    余下的数百黑甲军冲到了秦军阵前,结盾而成带着跟在后面的秦军士兵飞速向着城墙靠去。

    箭雨落在那些青铜大盾之上,只能发出一声声撞响无力的落向一边。

    一瞬间冲在最前方的秦军压力大减。

    云梯飞速向前,长梯落下,撞在了城头之上。

    韩国的领将握着剑,脸色苍白,看着那阵前的近千黑甲军士。

    和那正提矛站在城下万军之中,淡淡地看着城头的白袍将。

    陷阵军。

    他想起来了,这只军是何军,而那耳熟的白袍将又是何人。

    三年前,那只横穿周魏的丧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