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真累啊,看不到头的东西
    这一战的目的是向韩王施压,半夜,一个探子去中军回报,具体回报了什么不清楚,只是听说,有一骑军连夜离开了成皋关向着西北面去了。

    如果不出意外,该就是成皋向韩王的求援书,如是那般,那此战的目的是已经达到了。

    蒙老将已经收到了消息,文信候吕不韦已经开始挥兵攻周。

    只要一旦周被攻破,韩王的筹码就只剩下一个魏国了,到时候为了引开秦军的攻伐,韩王必将将成皋拱手送来。

    顾楠坐在篝火前,火焰烧得木柴噼里啪啦,时不时溅出几个火星。

    这些军机的具体消息她却是也难以知道个清楚,她只是知道个大概,如果不出意外,日后的一段时间,他们只需要围住成皋静待就行了。

    这战国之中的攻取,不总尽是兵戈,有的时候也取决于那些掌权人的博弈。

    这成皋之战,就只是秦王和韩王之间的博弈罢了。

    不远处的陷阵兵营里传来一阵阵的低语,听不清在说些什么。

    一群人围在地上的几个人身边。

    这一战陷阵死了六个人,伤了十八人,其中一个重伤。

    撤离的时候,一根箭直接从他的胸口穿过,却没有刺穿心口,没得当场死掉。

    但是也伤了肺,肺部贯穿,血流不止,军医看过之后也只能摇头。

    重伤的那人躺在地上,气息越来越弱,咳嗽都咳不出声。

    看着身边围着的同袍,苦笑了一声,声音沙哑。

    “给个痛快吧···”

    众人默然,最后一个人站了出来,一手捂住了他的眼睛,一手拿着匕首,一刀刺进了他心中。

    那人的身子一软,随后再没有了声息。

    ······

    校场之上横摆着四具尸体,脱鞋了铠甲,穿着一身布衣,躺在一堆干柴之中。

    死掉的人,没能全部找回来。

    陷阵军提着火把,围着那这中间的四人。

    一人上前,用手中的火把点燃了柴火,火焰在夜空中晃动不止。

    照亮了每个人的脸庞,还有他们身下拖得很长的影子。

    整个陷阵营在火光中如同白昼。

    顾楠坐在一旁,拿着一根小柴火扔进了身前的篝火之中。

    “走好。”

    火焰之中小柴火很快被烧成了焦黑的干碳。

    每个人都只是一根小柴火,在这烈烈乱世之中,只能被烧成焦炭,化作灰灰。

    ————————————————————

    之后的一个月,在韩军的忐忑之中,秦军却再也没有攻城,而像是在等着什么。

    同样的韩王的援兵也迟迟没有消息,送去的求援兵简,如同石沉大海,再无回应。

    直到一月之后,传来了一条消息。

    秦长信侯引兵数万,东周覆灭。

    接踵而至送到韩军手中的是韩王的令书。

    成皋,荥阳守阵韩军退兵三十里。

    韩王终是顶不住压力,选择了割地求和。

    成皋关中的守城将士在收到如此令简时,都是一片恍惚,有的人甚至笑了出声。

    早知如此,当时那般拼命,又是为了什么呢?

    不是很可笑吗?

    终究,韩军还是退兵了,随即驻扎站在河畔的一月的秦军入城。

    本该是天险之关的成皋关,此时城门大开,再没有半点防备。

    十万军顺着关门进城,城市的街道两旁,百姓全部躲进了了屋里。就算是偶尔在街上的一两个人,见到走进的大军,缩在一旁,什么话都不敢讲。

    作为前军顾楠骑在黑哥的背上,领着陷阵,走在军前先行入城。

    穿过青石板铺成的街道,两旁的房屋紧闭。

    突然看到了路中站着一个衣衫破烂的小孩,看着缓缓走来的军队不知所措。

    顾楠愣了一下,抬起手军队停了下来。

    她跳下黑哥,走到那小孩面前。

    露在甲面外的半张脸上尽力扯出了一个还算和善的微笑,奈何脸绷了一个月,笑的有些僵硬。

    “小孩,你在这做什么?”

    小孩看着顾楠,她身上遮掩不住的煞气根本没有半点亲和力。

    被吓得呆站在原地。

    半响。

    “哇啊啊啊。”小孩一抿嘴巴,吓得坐在地上,大声的哭了出来。

    顾楠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路旁的角落了一个稍大的孩子跑了出来,将那路中的孩子挡在了身后。

    眼神恶恨又畏惧地看着顾楠,最后,捡起了一个颗石子,砸了过来。

    在了顾楠的面甲上发出一声轻响,石子摔落在一边。

    大一点的孩子已经抓着那小孩跑开了,顾楠还站在原地。

    一个陷阵向前踏了一步准备去追,却被回过神来的顾楠伸手拦了下来。

    “应该的。”

    她摸了一下自己的面甲,走回了黑哥的身边,翻身上马。

    “进城吧。”

    大军进城,成皋攻下。

    不过不少人都明白,这一仗远没有结束,也不知道打到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蒙骜收到了秦王的军令,驻兵二城,静待时机攻魏。

    骑着黑哥顾楠单单地走在大军之前。

    “真累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