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一章:我开玩笑的
    顾楠可以在咸阳城停留一段时间,事实上她也不需要这么着急,毕竟蒙骜那边都还没有对魏国采取什么措施。

    秉承着还有一天能清闲,就先休息的念头,顾楠在家中依旧改不了她的性子。不是在睡觉,就是卧在榻上看书。

    直到小绿和画仙都看不下去了,把顾楠从床榻上赶了下来,让她出门逛逛。

    按照她们的说法,顾楠在这样懒下去,就没有用了,嗯,字面意思,再这样下去就是咸鱼了。

    除了躺着,就只会翻个身子继续躺着。

    “所以说啊,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出来走走,我也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是吗?”

    顾楠从武安君府,摸着自己的鼻子,无力地四处看了看。

    却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

    穿着一身深蓝色的长袍,头上扎着整齐的发冠,手里捧着一卷竹简,对着她微微一拜。

    “李先生?”

    他来这里做什么?

    顾楠疑惑地走上前,回了一个礼:“先生是找我有事。”

    “哦,没有。”李斯笑了笑:“听闻顾先生大胜归来,特来看看。”

    “大胜归来?”

    军队回城是个怎么个样子她自然是清楚不过,大胜归来,只是说的好听罢。

    “那你恐怕有些失望,这没什么好看的。”

    “顾先生说笑了,斯也是有几个问题想要与先生论及,不知道先生现在可有时间?”

    李斯拿着手里的竹简。

    这几个问题他自己难有明确的见解,所以想要找顾楠讨论一下,这事也是常事了一般坐着说话就能解决的事情,顾楠也不会把他拒之门外。

    “诺。”顾楠用下巴向着大门努了一下:“我刚被赶出来。”

    “啊?”

    李斯一愣,有些不解:“这是为何啊?”

    “也没什么。”伸手揉了一下自己的脖子,顾楠郁闷地开口说道:“家里人嫌我一直躺着,让我出来走动走动。”

    能躺到被嫌弃地赶出来的地步,您到底是多久没从床上爬下来了。

    李斯的眼睛无力地瞟向一边,当然,这话他也不可能讲出来。

    “不若。”他突然说道:“顾先生,我们去找个店家?”

    “也行。”

    顾楠点了点头,她确实没有漫无目的地在大街上逛的准备,休息的地方啊。

    思索了一下,顾楠说道:“我们去东簪楼如何?”

    那地方的小菜还是不错的。

    “啊。”李斯下意识地点了一头,随后一脸惊愕地看着顾楠:“啊?”

    面色僵硬地咳嗽了一声:“顾,顾先生,这不合适吧?”

    ···

    嗯?

    顾楠看着李斯的反应疑惑了一下。

    随即反应了过来,嘴角抽了一下,下意识的把在自己当成男人在和男人说话了,开口也就带上了点荤味。

    “咳。”咳嗽了一声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说错了,这样,找一家吃食坐坐就是了。”

    “好,好。如此,斯倒是知道一个地方还不错。”李斯暗自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心里暗自想到,顾先生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彪悍···

    河畔的一座小楼,顾楠和李斯正坐在窗边,顺着窗外就能看到外面流淌的渭河,还有沿岸两旁的房屋和山峦。

    这地方的景色倒是不错。

    顾楠单手支着桌子撑着自己的脑袋,侧目看着窗外的河流,以前倒是没有太去注意,这渭水倒是也别有一番特别的感觉。

    桌上摆着这几盘小煮菜,没有点酒,李斯也知道顾楠不喝酒。

    两人座谈了许久,但大多数的时候都是李斯在说,顾楠在听,偶尔才会说上一两句自己的看法。也是没办法,他说的那些,顾楠也没办法完全听明白。

    一直聊到了午时时分。

    李斯似乎问完了问题,两人开始闲聊了起来。

    李斯夹了一口煮菜放进了嘴里,吃了几口,忽然没由来的问道。

    “说来,顾先生这次准备在咸阳呆多久。”

    顾楠看向他,自己镇守函谷的军令还没有下来,他居然就能凭嬴子楚的作为猜到几分他的用意。

    只能说,不愧是李斯吗,日后一人之下的大秦相国。

    “大概还有几日,就会出发。”

    “函谷关?”

    “函谷关。”

    “嗯。”李斯点着头,夹着菜,抬头看了一下顾楠,笑了笑:“顾先生从来不怕吗,在那种地方。”

    “怕?”顾楠看着窗外,一只不知道种类的飞鸟正从河边的树上飞起,顺着水天之际远去。

    “习惯了就好了。”

    “哈,顾先生的气度果然远超常人,就是男子,恐怕也比不上你。”

    李斯拿起饭,扒拉了几口,摇了摇头。

    “有时候,真不知道顾先生你求什么。”

    “从未见你去领功听赏,身为禁军就是陷阵名扬天下世人都不会知道你的名字,财帛之事,在你家中也是少有见到。”

    “这人人追求的功名利禄,先生一个都不求,斯不明白。”

    在李斯看来人就该是有所求的,他求的是那大权功名,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但是每当他看到顾楠的时候都会疑惑,她求得是什么他看不明白。

    顾楠回头看着李斯,把玩着手里的杯子,勾起嘴角,开玩笑似的说道。

    “如果我说,我所求的是那世无战事,你可信?”

    李斯怔然地看着顾楠,半响,低下头给自己添了杯水,没有作答。

    “呵,开玩笑的。”

    桌案间的饭菜吃完,顾楠起身告辞,便是离去了。

    李斯独坐在窗边,手里拿着一杯温水。

    窗外渭水波涛流尽在目力所不及的尽头。

    世无战事。

    李斯笑了出来。

    如此心胸何止是常人不如,斯亦是远不及也。

    不过。

    他眯着眼穷尽目力看着那万般河山。

    这天下一统,叫得斯也想着博一把了。

    ——————————————————

    唔,明天又是周天,我要回一趟家里,所以明天会是下午更新大概三点四点左右,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