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驱虎逐狼
    “踏踏踏踏。”

    马蹄踩在石板上发出不大的声响,黑哥看着像是无聊地打了一个哈欠,顾楠坐在它的身上拉着缰绳。

    身后的陷阵军沉默地跟着,如林一般地立着的长矛长戈在冬日的阳光下散发着微光。

    路旁的草地显得干黄,风压过,全部低了一个脑袋。

    小流流转地轻响,横在上面的石桥边,停着一只麻雀,看到了行来的军队,跳了两下,歪着脑袋,随后一惊,扑腾着翅膀向着远处飞去。

    函谷关本就有守军三万,所以顾楠的随军只有陷阵千人,加一块将令,调遣守军。

    这千人随时可以调集,毕竟他们和普通的士兵不一样,就算是军休期都不能回家。从上一代的陷阵开始,嬴稷就给顾楠过一个规矩。

    陷阵军所部只有服满五年军限,军功至百人伍,才能恢复良人身份,之后留在军中者直接提为百人将,退出军部者,赏田倾归乡后可不受军召。

    顾楠领军走到城门的时候却是遇到了嬴政和李斯两人,按他们的意思,他们是来送一程的。

    顾楠也没有回绝,就让他们跟一路也没什么。

    “顾先生,关外都是个什么模样?”嬴政侧过头问顾楠,他虽然是从关外回来的,但是在长大后就再也没有出过关,对于那关外很是好奇。

    “关外啊。”顾楠仰着头似是思考了一下,笑眯眯地看向身边的孝。

    “就是一片荒原,到处都是吃人的野兽,食人不吐骨头。还有食腐的秃鹰,专门叼死人的尸体和你这样的孝吃。”

    嬴政被顾楠笑得打了一个寒颤,缩了一下脖子嘟囔着。

    “先生又骗我。”

    “哈哈。”

    顾楠笑着拍了拍嬴政的头,拍乱了他的发冠。

    “我可没骗你。”

    “别拍我头了,我已经不是孝子了。”嬴政抱怨地晃了晃脑袋,又看向李斯。

    “李先生你说关外真的是那样的吗,父王和我说,关外有众立大国,有广袤山河,怎么会是顾先生说的那般的蛮荒之地?”

    李斯骑在马上,叹了口气,笑道:“你顾先生说的没错。”

    那狼顾虎视的众国如何不是食人不吐骨头的野兽,那流兵乱民如何不是食腐的秃鹰,那战火连天的破败之地,如何不是一片荒原。

    “啊?”嬴政的小脸显得有些失望:“那父王是骗我了?”

    “不,你父王也没骗你。”

    李斯摇了摇头。

    “父王也没骗我?”嬴政是蒙了,那关外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抓了抓头发,低头脸上一副苦相,思考不能。

    顾楠和李斯看着嬴政的这幅模样对视一笑。

    “别想了。”顾楠说道。

    “日后你会明白的。”

    说完,顾楠向着两人:“就送到这吧。”

    再往前走就快出看不到咸阳城了。

    军队停了下来,李斯在桥前拉住马点了点头:“如此,斯就拜别顾先生了,来日再见。”

    嬴政也是摆出了一副认真严肃的模样,对着顾楠一拜:“学生拜别先生。”

    “行了,没必要这么严肃。”

    顾楠拍了下黑哥,转过马头,抬起一只手摆了摆:“走了。”

    陷阵军从嬴政和李斯的身旁走过,在那身白袍的带领下愈走愈远。

    “公子,我们也走吧。”

    李斯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离去的大军。

    才侧过了缰绳。

    明知千万人,亦往之,为将之人,都是这般的人吗。

    呵,还真是一群狂浪之人。

    “李先生,顾先生此番去函谷,到底是去做何?”

    嬴政看顾楠走远,才皱起了眉头,看向李斯,他虽然年幼,但也不是什么都不懂。

    早在朝中动向之中看出了一丝端倪,此番,前往关外之军已经达到了二十万之众,在外之将皆都像是在做一件事。

    一件能叫天下动荡的事。

    李斯半合起眼,远眺咸阳,张开口,缓缓地说道。

    “驱虎逐狼!”

    ——————————————————

    远山淹没在夜色里,半笼在云雾中看不清样子。瑟瑟的冷风吹得草卷压折,万里无际,月淡云疏,朗朗的星点倒是在幕下罗布。

    荒原之中只有一座雄关立在山河之间,就像是一只匍匐在原野之上对的巨兽。

    盘踞在那将那长河山峦横成两段。

    函谷城头,秦军大的黑旗被风扯得猎猎作响。

    顾楠穿着一身将袍,坐在关口,看着那如同刀斩斧凿的横断山崖之侧的远路。

    身前摆着一副低矮的桌案,一壶一杯。

    蒙骜,吕不韦,再算上她,秦军短时间一口气起兵二十万众,看起来似乎不多,甚至还不及长平之战的一半。

    但是长平之战六十万人,数十万人民夫。

    这次的二十万,少有人知道,几乎没有民夫,全是在列之军。

    嬴子楚做足了布局,旁人见那吕不韦攻驻东周一城不过数万人,不以为意。

    实际上,领带甲十万众,这份兵力就是攻一国都是够了。

    只是那吕不韦真的可信吗?

    顾楠皱着眉头。

    她不在知道,吕不韦虽是领军但是手中并无将令,将令持在嬴子楚的另一位秘卫手中。他若是敢轻动,要了的,只有他的命。

    要吕不韦领军,不过是让人轻视,不去注意东周那地界罢了。

    “将军。”

    一个人突然出现在顾楠的身后:“有设么么吩咐?”

    那人穿着一身黑色的紧身衣服,但是看不出身段,脸上还这一张木面具。

    王家秘卫,嬴子楚借予了顾楠一人,让她调遣。

    “你去蒙骜将军处,此后将他们的随军之事事无巨细都传予我来。特别是魏国动向。”

    “明白。”

    秘卫点了点头,退进了城关下的阴影处消失不见。

    顾楠低下头,拿起壶子,微微倾倒,壶中的水注进杯中,翻旋不止。

    夜里很安静,没有半点声音。

    “嘎。”

    不知何来的一处叫声,叫破了这份安静,像是那乌鸦叫。

    随后一片黑色的羽毛从高处飘落,落在了顾楠的桌案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