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这种名字一听就不是真名了
    “嗯?”

    顾楠握着杯子,看着飘落在桌案上的黑色羽毛,眉头微皱。

    羽毛?

    乌鸦吗?

    想着,抬头看向高空,空中无际,根本没有半只飞鸟的影子。

    ······

    慢慢举起杯子放在嘴边,将杯中的水倒入口中,轻轻咽下。

    顾楠轻叹了一口。

    杯子放下,与木桌发出一声轻闷的响声。

    同一时间,摆在顾楠桌案上的黑色羽毛就像是风化了一般,轻轻的散了开来。

    散成了一缕轻烟消失在夜色里。

    “哗!”

    风声一响,一个人突然出现,伴随着的是一片黑雾逸散,从城关上方的房檐飞落,急速地探向顾楠的方向,两指之间夹着一片羽毛。

    仔细看却能看到那羽毛之上金属的质感,说明着它并不是一片平常的羽毛,而是一把取人性命的刀刃。

    羽毛一样的刀刃被夹在那人的指尖,闪烁着点点寒光,飞速的掠过两人之间,直取顾楠的咽喉。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悄然无声。

    羽毛已经几乎逼到了顾楠的面前,那人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得手前自信的笑容。

    直到顾楠的身前,突然乍现一片剑光,将夜色照得透亮。

    恍若一切都慢了下来,剑锋架开了羽毛,同时刺向那人的胸膛。

    “砰!”

    剑光散去,那人在半空之中散成一片乌鸦同时身影飞速后退,一瞬间出现在城墙的边沿,落在了那里。

    因为太快,就像是突然出现在那里一样。

    至始至终除了那道剑光,顾楠都像是未尝动过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已经握在她手中的一把归鞘黑剑。

    来人是一个男子,穿着一身墨色的袍子,领口上带着乌鸦一般漆黑的羽毛,身材修长,皮肤是略微有些病态的苍白,眼角画着两条淡紫色的纹路。

    此时的他正站在顾楠的面前眼神中带着警惕和些许惊慌,一只手藏在身后,虎口破开,鲜血顺着他衣袍上的羽毛淌下。

    “黑剑无格,果然煞气凌然······”

    男子的声音带这些许喘息,刚才他显然已经用上了全力,但是仍然快不过那道剑光。

    在那剑下,他引以为豪的轻功全无用武之地,只能慌张躲藏。

    之前的一剑,要是他慢上半分,要了的就是他的命。

    藏在身后的手,此时还在微微发抖。

    “幻术?”顾楠看着飞出去的乌鸦消失在夜色里。

    看向立在城边的男子开口说道。

    “轻功不错,还差些火候。”

    说完,手中的无格轻响了一声,一节剑刃露出了剑鞘,月色下剑身的反光中映射着顾楠的两人的身影。

    “天色也不早,不知道,阁下来我这作什么?”

    同时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意从身上散开,笼住了眼前的人。

    男子的呼吸一涩,风卷着他肩上羽毛微动。

    只感觉自己的身子变得异常沉重,有什么正压迫这自己一样。

    那双遮掩在甲面之后的眼睛盯着自己,就像是被一只凶兽盯上的感觉。

    心中惊骇。

    眼前的,到底是个什么怪物。

    喉咙微动,脸上依旧是一副轻笑的模样,不过笑得僵涩,男子半躬着身子:“在下墨鸦。”

    “此番拜访,是受我韩国大将军所命,前来与将军一叙。”

    他刻意放低了自己的姿态,但是手里却有一些小动作,一根羽毛落入了背后受伤的手中。。

    “韩国。”顾楠了然地点了点头:“与我有何好说的。”

    “而且,你刚才的出手一探。”顾楠的眼神并不凶戾,但是那股冰冷让墨鸦几乎有要逃跑的冲动。

    “我想,你是来杀我的,才是真的吧?”

    “沙···”

    无格的剑刃被缓缓地从剑鞘中一点点地抽了出来。

    墨鸦毫不怀疑,等到那把恐怖的无格诡剑出鞘,会在一瞬间,要的他的命。

    “砰!”

    不再犹豫,墨鸦的身影猛然散成了一团烟影,几只怪叫的乌鸦从黑烟之中窜出冲向顾楠扰了她片刻的视线。

    又是这种障目幻术,顾楠集中精神,但是乌鸦却已经冲她飞来,这却是真的乌鸦。

    同一时间,几根锐利的羽毛破空而出。

    剑光也在刹那拖曳出一道匹练,剑气纵横,将四周的空气都绞了进来,飞在半空羽毛直接被绞飞。

    一剑过后,城头又恢复了平静,人影已经飞远,留在地上的是一片血迹,散落的羽毛,还有一只乌鸦的尸体。

    “唰。”无格在手中转了一圈,重新收回鞘中。

    顾楠看着落在地上的那只乌鸦,居然能在跟到函谷关来。

    韩国,倒是很会把握消息。

    那墨鸦不知道是何人,听名字该是一个称号,或许是江湖草莽人士。

    轻功确实很快,就是她也没能留下他。

    莫要生变就好。

    顾楠最后看了一眼墨鸦退走的方向,没有去追,转身向着城下走去。

    墨鸦的身影飞速的在夜幕之中划过,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胸口一道一掌宽的伤口中鲜血不断的流出,使得他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虚弱了几分。

    丧军之将,黑剑无格···

    心里默默地记下。

    如此剑术,看来她伤了墨家那六指黑侠的传闻真有几分可信。

    似乎担心会有追兵,脚步又加快了几分,恍若一阵清风缥烟在空中瞬息远去。

    ——————————————

    关外凉薄,岁末的时节,到天冷的再也受不了的时候,开始下起了雪。

    纷纷扬扬的小雪一夜之间盖住了关外的原野和山间,白皑皑的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