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呐,说道做到啊
    “额。”

    营房里,躺在床上的一个人轻哼,那人穿着一身带着血臭的衣甲,似乎是被那血腥味扰醒。

    那人皱了皱眉头,睁开了眼睛。

    愣愣地凝视着头顶的天花板,半响,开口淡淡地说道:“这,该是还活着吧···”

    顾楠感觉自己的全身就像是散架了一般,浑身无力,身上的数道伤口隐隐作痛,左肩上更是用不上一点力气。

    头上的头盔还没有被摘掉,半随的甲面覆在脸上,带着点冰凉的感觉。脸上像是僵住了一样,似有是什么东西凝固在上面,伸手摸了摸,才发现是一片血浆未有擦去。

    穿着衣甲倒在床榻上搁得慌,而且这身衣甲上还尽是些血污,难闻的紧。

    从床上勉力将自己的身子支了起来,头上还是嗡嗡作响,该是昏了一段时间,还有些模糊。

    四下看了看,了解到自己应该是在军中的营房里,回想起自己晕过去前走进了函谷关。

    长长地出了口气,倚靠在床榻上,呆呆地看着地面。

    “呵。”傻笑了一下,扶着自己的脑袋。

    我这般的人,居然也会做出那种热血上头的事。

    算了,顾楠淡笑着摇了摇头,也不赖。

    看了看身上的这般模样,想来,自己该是还没有昏过去多久。军中也找不到有人方便处理的,才只能先将她送回营房休息。

    “老夫已经看过将军了,脉象虽有些许无力,但是还是平和,该是力竭气虚才至昏迷,休息一时就会醒来。身上的伤口用这药草磨取涂抹,多多休养,一月左右就可痊愈,还请将军可以放心。”

    门外传来声音,听着像是一个老人。

    随后一个声音说道:“如此,谢过先生了。”

    “哎,应尽之事而已。”

    声音没了,该是已经说完了事情。

    一阵脚步声,两个人走进了营房之中,是蒙骜还有他身后跟着的蒙武。

    蒙骜看到走进营帐看到顾楠坐在那,先是一愣,随后抖了抖自己胡子,笑着和一边脸色沉重的蒙武说道。

    “那老先生还真是厉害,说醒来,这便醒来了。”

    蒙武看到顾楠坐在那,沉重的脸色才好了一些,陪着蒙骜走了上来。

    “蒙将军。”顾楠拱了拱手,算是打过了招呼。

    说实话,她现在抬起手来都要费上不少的力气,是行不得什么大礼了。

    蒙骜摆了一下手,轻笑着说道。

    “你这丫头的身子倒是结实,这般的伤势,这就坐起来了?”

    “结实。”顾楠揉了揉自己的胳膊,苦笑道:“我是快散架了。”

    “哈哈哈。”

    蒙骜伸出手是正要拍向顾楠的肩头,又停在了半空,想到顾楠的肩上还有箭伤,讪讪地收了回来。

    深深地看着顾楠:“这次,当真是谢过你了。”

    蒙骜没有在场,不知道顾楠等人是经历了怎般的局面。

    但是每个人身上的伤痕,还有那些没有回来的人,都在向他述说着这场断后之战的险境。

    “啊···”

    顾楠抬着眉头,突然想起来刚才门口的那个声音,笑了一下。

    “应尽之事罢了。”

    “不。”

    蒙骜的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认真地站在顾楠的前面:“老夫有愧。”

    这战本不需要,是他大意的结果。

    营房之中的气氛有些压抑。

    顾楠突然说道:“如此,不若答应我一件事。”

    “何事?”

    “守住这函谷关,破了那五国之军,莫让那万千人白死了,大将。”

    说着,她抬着头抿了抿苍白的嘴唇,笑着。

    蒙骜看着眼前狼狈的人,脸上半边血红的少小子。

    两眼一闭,随后慢慢睁开。

    “这般事,不需要你这丫头多讲。”

    “老夫身为主将,自会做到。”

    “呐。”顾楠伸出了一只拳头举到半空:“说到做到啊。”

    老将看着这个动作愣了一下,接着,反应过来,学着顾楠的样子,伸出了一只拳头,和顾楠的撞了一下。

    “说到做到!”

    “斯。”顾楠吸了口冷气,按着自己的肩膀:“别这么用力啊。”

    “啊?哈哈哈。”

    ——————————————————————

    顾楠该是昏了大半日,到了此时已经是晚间。

    营房之中蒸腾着热气,中间放着一个大木桶,木桶里是烧热了的水。

    蒙骜特地让士兵去准备的。

    毕竟顾楠这一身的血污也不能就这么放着,虽然这算是滥用私权,但是怎么说呢,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嘛。

    顾楠站在木桶边,摘下了自己的头盔放在一旁。

    目光落在了木桶旁,那放着一件干净的白色衣衫。

    顾楠抓了抓头发,他们还真是有心啊,还特地找了一件白色的。

    摇了摇头,解去了身上衣甲,坐近了桶里。

    身上冻在一起的血痂被温水化开,痛得顾楠一阵擦牙咧嘴,好歹是忍了过去。

    清水随着血在其中散开,变成了淡淡的红色,顾楠简单地擦洗了一下,无意间看着自己水下的身子,愣愣的出神,然后脸色微红地仰起了头,捏了捏自己的鼻子。

    呼,真是一幅折腾人的模样,这么看着,别到时候身子骨还没好就给我亏空一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