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四章:所以啊,不要推脱责任
    五国之军是第二天到的。

    看不到尽头的军伍排列在山径之中,抵在函谷关之前。

    魏无忌并没有直接进攻,不知道为何,只是停留在关前,未有深入,就像是在试探着什么一般。

    两军对峙的气氛,就像是一块巨石压在人们的心头,让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联军阵中,魏无忌端坐在营帐之中,两旁点着烛火,将帐内照亮。

    座下还在坐着三人,皆是将领模样。

    帳中的人似乎还没有齐,四人都静坐着,没人发话,似乎在等那未到的人来。

    魏无忌自顾自的翻看着手中的竹简,脸上的并无任何表情,就像是往常一般。

    座下的三人虽没有说话,但是表情各异,心怀各念,只不过都压着没有表示。

    约莫半刻钟,人还未到,终究是有人坐不住了。

    “楚将,还未到?”其中一人问道,语气里却颇有他意。

    “啪。”

    另一人伸手拍在了桌案上,使得桌案上摆着的器具一阵震动。

    “楚国,好大的架子,还要我等等他们到几时?”

    “勿将军,莫要动怒,此时时候是还未到,我等且再等等吧。”

    坐在右边的一个看起来有几分儒雅的将军站出来做了和事佬,安抚着叫做勿的将领的怒气。

    帐外传来了一阵响动,一个将领掀开了帐帘走了进来,

    看到了在坐的三人,眼睛又落到了魏无忌的身上,微微躬身。

    “军中有事,且迟了些,诸位勿怪。”

    说完在众人对的眼神中不动声色的坐了下来。

    魏无忌从头至尾,一言未发,坐在座上,却是把帳中四人的神色和所为全看在了眼里。

    一人言语怪气,挑拨离间。

    一人形于声色,心急气躁。

    一人和颜轻淡,眼里却是阴异。

    一人沉静少言,全无顾及旁人。

    默默地卷起了手中的竹简,心无所向,各怀鬼胎,如此军中,此战无恙尚好,若有轻变,军势必乱。

    摇了摇头···

    无奈地将竹简放在桌案的一边,魏无忌抬起了眼睛,这才开口。

    “诸位。”

    帐下的四人不再相视,齐齐的将目光看向了魏无忌,只论军中所部,魏无忌终究是此战的上将军。行令所指,以他为准。

    帳中没有声音。

    魏无忌摸着自己的胡子。

    “此番召集诸位,想必诸位心中都有所想。”

    “函谷关陷于山谷之中,道路奇狭,大军难行,行阵所列须有布局。我虽为上将,但轻易安排,担心诸位心有所想。此次就请诸位一同商议。”

    众人相互打量了一番,每个人个人的神色各异。

    看似只是一个行阵所列的安排,但是此番安排影响到的却是日后的战况。

    函谷关所居雄关之名,自然不是这么容易攻破的,所军安排,前军必然是率先攻阵的军士,面对的也必然是秦军最强的抵抗。

    相反,后军只需等待秦军与前军征战力竭,上前破阵即可。

    众人是联军没错,但是终究是来自各国,他们只是援军而已,之前协助魏军退秦,那是退敌战,胜了是道义。而且是以众击寡,必胜之局,众人打得自然配合。

    如今不同,如今攻入秦国,这就是攻侵战,胜了是利益。谁杀的,谁破的,攻侵所地如何分配。各自军中出力多少,会有如何损失。

    很显然,每个人都想要在这次攻侵之中,以最小的损失得到最大的利益。

    其中一个将领抬起了手:“赵国自前往胡服骑射以来皆擅骑射游击,加上长平之后,我赵军被那暴秦肆虐,如今尚未有力。攻城一事,我赵军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之前那个随和的劝着那勿将军的赵将第一个说话,表情带着无奈,说完还失落地叹了口气。

    众人看在眼里,心中鄙夷,但是也说不得什么。赵军如今却是不适合做那前军,合情合理。

    “我韩军先前遭秦攻侵,连遭攻破,韩王听闻公子无忌所求,匆忙所聚众士来援。虽然亦有万人,奈何匆忙,未有强战之力,还望将军体谅。”

    韩将坐在右下座,说话没了之前的怪气,颇有些诚恳的意思。

    “切,你们是真当旁人不知道了,若不是你韩国让于秦成皋荥阳,秦锋所指何处,还未定吧?”

    叫勿的将领冷哼了一声,看着韩将说道。他虽然脾气暴躁不代表他,不明事理。

    该如何是如何,他看得清楚。

    “你。”韩将的脸色一阵红白,指着勿说不出话来。

    “我怎么?”

    眼看着韩将和燕国的勿要吵了起来。

    最后到的楚将却出声打断了他们。

    “将军。”楚将看着魏无忌,淡淡地说道:“可曾觉得入秦来秦军皆在不战而避,似有所保留?”

    “嗯?”

    魏无忌皱起了眉头,眼睛第一次移开了自己的桌子看向了楚国的将领。

    有点意思···

    “秦军如今尚有一军在外。”楚将说着,环顾四周。

    “先前灭周之军。”

    “无论此军如何,终究是个祸患。”

    楚将说到这,淡淡行礼:“我军可以防此军来援。”

    除了魏无忌,在座的人脸上都不好看,他们还在相互推脱之际,这楚国人却是已经给自己找了一块肉骨头。

    关键是这个块肉骨头还确实必须有人去守着,他们没有看到,被这楚国人抢了先。

    众人都没有考虑这军能破楚军,毕竟这军在秦国攻韩之时就已经出了秦国,没人觉得秦王会考虑的如此久远。攻周之军,那军最多不过万人。

    ————————————

    顾楠穿着一身丧白衣服,肩上搭着一件兽皮,莫名的给人一种单薄的感觉。

    左手有些颤抖着想从桌案上拿起无格,尝试了几次,始终拿不起来,顾楠叹了口气。

    这左肩的箭伤要好全想来是要很久了。

    那将领的一箭夹杂了内劲,几乎将她的左肩射了个对穿。

    其实应该说现在还能动弹,已经是她的身子诡异了。常人要是中了这箭莫说该是在床上躺着小半月不能乱动,不然还得留下个暗伤什么的。她的伤口被她这般折腾,恢复的倒是还很好。

    头疼啊。

    顾楠放下了左手。

    “顾将军,你还是莫要再乱动了好。”

    一个茶壶被放在了顾楠的身边。

    蒙恬无奈地看着顾楠:“您该有个伤病的样子。”

    ————————————————————

    嘛,每周天回回一趟家嘛,大家懂得,今天只有一更很抱歉哈。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虽然我更新这么慢,章节也很短,但还在一直支持我。说实话我有些愧疚来着,确实想每天多写一些,但是我写文章确实不够快,想写出好看的东西,但是总是不尽如人意,呵呵。还是谢谢大家,我真的希望能写出大家喜欢看的东西,也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感谢每一个支持的我,和指出我的不足的人,真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