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五章:事不可为
    蒙骜和蒙武在军中脱不开身,就让蒙恬且在顾楠身侧听着吩咐,如果顾楠需要什么也好有个传话的。

    所以说啊,要是真想让我好好养伤就别把这小子放我这啊,完全就是这两人自己不想看到这熊孩子所以才扔到我这的吧。

    自从上一次之后蒙恬这小子也是稳重了很多,但是也只是态度上,嘴上依旧没有能按住个栓,抓着顾楠就是问个没完。

    这小子确实颇有天赋,这才几岁,问出的有些问题,顾楠想要说个明白都有些麻烦。最后实在没个办法,就给了他几卷竹简,让他自己去看。

    这几本顾楠都看过,该是对蒙恬的问题有些帮助,也省得她自己去讲。

    最主要的是让他的话也少了不少,这小子看书的时候还是安静的。

    看向一旁看着竹简低头沉思的蒙恬,顾楠眨了眨眼睛。

    应该说我该庆幸出门的时候带了几卷解闷吗。

    侧过头看着摆在桌案上的之前的衣甲。

    上面的血迹有些斑驳。

    伸手拿起了头盔,沾染着褐色的干血,覆在前面的面甲破了一半,裂口处密布着裂缝。

    已经完全不能穿了啊。

    这套衣甲她也穿了好多年了,这次算是彻底的坏了。

    看着这头盔,顾楠愣了一下,又摇了摇头,人老了还真的总是因为事物的消退,莫名其妙的有些感慨啊。

    算一算,我也算是近四十岁的家伙了,也快到中年危机的年纪了来着。

    上一世的近三十年,加上这一世的十年,嗯,也差不多。

    蒙恬抬起头,看到顾楠拿着那头盔发呆,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顾将军?”

    “嗯?”顾楠看着头盔,淡淡地应了一声。

    “你在看什么?”

    “我?”顾楠思考了一下,突然被自己逗笑了一样,开玩笑似的说道:“我在看我逝去的青春啊。”

    坐在小院的墙上看咸阳城的雪景,就像是昨天才发生的是一样,想起来才发现已经是快十年了。

    蒙恬有些听不懂,只能低下头,继续看着竹简。

    ————————————————

    五国之军开始进攻函谷是数天之后,等待他们的是秦军已经擦亮了了长戈,被追打了一路,这口恶气,他们要尽数的奉还回去。

    顾楠这一次没有再参战,只是站在后军之中遥遥地看着那城头不断的纷乱,嘶吼,箭雨,还有不断从城头摔落的人。

    本该是一副很让人震撼的场景,可是她却已经是司空见惯了。

    她作为将领看得最习惯的恐怕就是这些让常人避之不及的征战了。

    蒙恬也没有入阵,蒙武没有让他去的意思,出乎意料的是他这次倒是没有闹腾,安静地接受了蒙武的安排。

    蒙恬站在顾楠的一旁,看着函谷关上混杂在一起的士兵,捏着自己的拳头。

    他明白自己如今冲上那城头也什么都做不了。

    但是,总有一天,他要秦国无人敢犯。

    站在空地上,一阵风过让顾楠觉得有些凉,拉了拉自己身上的披肩准备回营帐。

    见蒙恬还站在那里,没去叫他,自顾自的走了回去,随着小子自己站在那吹冷风。

    虽然已经是早有准备,但是函谷关的险要还是远远地超出出了五国之人的想象。

    没有数倍于秦军的兵力,秦军又稳扎稳打,如此强攻想要攻破函谷关绝非一朝一夕的事情。

    浮躁的军中气氛,使得本就不和的军中更加不稳定了起来。

    领一国之军和领五国之军是完全不一样的。

    五国之人本来就因为相互攻侵,多有间隙,如今只因为一些小擦小碰就能引发骚乱,这几日更是时常能听到军营之间相互抵触的消息。

    如此下去,秦军未破恐怕军中就会大乱。

    魏无忌跪坐在自己的案前,闭着眼睛。

    这几日攻以前阵的燕韩两军已经大有怨言,相反楚国一直以防范后敌为由,固守不出,对于战事也是不闻不问。

    苍老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力的神色。

    事不可为吗?

    如今想要一破秦军,即使联合五国之力,恐怕也很勉强。

    而且他心中的那种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总觉得,是有什么大事快要发生了。

    他起了退军的念头。

    如今秦军已经退守函谷,魏国暂且不会再有侵扰之忧。

    可惜此战的进退已经不掌于他手了。

    两军交战多日,韩燕两军在前和秦军交战损失最严重,若是此时退兵,他们作何想?又将魏国至于两国何处?

    ···

    他明白此次的五国之局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也明白这次是魏国重创秦国的唯一可能。

    但是如今军中各有所意,二十万大军真正能听他调遣的只有六万魏军。

    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众国不明,只为己争,这天下,真的已成定局了?

    他不想承认,但是也不得不承认。只以一国之力,已经没有任何一国能和秦军抗衡了。

    他似乎是叹了口气,闭上眼睛。

    两军战况越加激烈,函谷关的长墙之上几乎被染成了红色,五国的旗帜在山岭之间林立,而在城上的黑色秦旗就仿佛凌驾于众军之上一般,在遮掩着阳光。

    战事之中记不清时日,应该是第十七日。

    一个士兵匆忙的跑进了将帐,跪在魏无忌的身前,结结巴巴地说道。

    大军之后,突然出现了一只异军,已经截断了粮道。此时正在与楚军交战,那军约莫有十万人楚军陷入苦战求援。

    魏无忌的脸色有些发白。

    总是来了吗?

    秦国的后手。

    居然真的是那周国,早在那时,就已经做好了安排吗。

    好大的心思,真的将这众国都是视为了囊中之物。

    前后两军,若是军中稳定,众士齐同,他有一战的觉悟,未必会败。

    但是此时的军中,已经有了大乱之相,分军为阵。

    他明白,此战已经是必败了。

    如今他能做的也只有经历保全魏国。

    老将的声音疲乏:“通知下去,魏为前阵,准备突围。”

    军后出现了十万秦军,这样的消息在军中不胫而走,一时间军心动摇。

    第二日,楚军溃退,而函谷关之中的秦军终究是不再忍耐。

    日光的照射下,秦军从函谷关之中一涌而出,配合着后方的援军前后攻入联军的阵中。

    魏无忌勒着马抬着自己的长戟看着从山径的尽头涌来的秦兵,挥下了戟刃。

    “突围!”

    联军向着山径之外杀去。

    杀了一日还是两日,分不清楚,两眼上糊上血是什么看不清日月。

    不宽的山径被杀成了一条血路,踩在上面能把脚底陷进去。

    联军最后还是杀了出去,二十万人来,留下了十余万人,仓皇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