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六章:输赢
    “王上。”

    宦官恭敬的呈上了军简,嬴子楚坐在榻上嘴唇发白。

    拿过了军简,摊开了军简,将上面的字一字一句的看了个清楚。

    “胜了吗?”

    “咳咳。”

    “如此。”嬴子楚抬起头,看向殿外的长路,台阶之上被阳光照得发亮。

    他似乎被那光刺了眼,眯起了眼睛:“这名为天下的棋局,看来,最后是我赢了。”

    “是我嬴子楚。”

    “赢了。”

    宦官抬起了头,没有从那王上的脸上看到半点喜悦的样子,看到的只是淡淡的萧索。

    也许只有嬴子楚自己才明白,他为了赢这盘棋,已经输掉了一切。

    ————————————————

    秦王重病。

    这是顾楠回到咸阳城才知道的消息。

    秘卫出现在武安君府,说是秦王召见。

    让她午间再去,因为在她之前,秦王还召了一个人,吕不韦。

    幽暗的寝殿之中,四周没有点光,吕不韦躬身走进了殿中。

    床上坐着一个人,那人靠在床边,形容消瘦。

    即使如此,吕不韦依旧能感觉到那种让自己心惊的眼神落在自己的身上。

    “王上。”

    行礼说到。

    “吕先生。”嬴子楚的声音显得很虚弱,但是很平淡,没有半点病痛之人的挣扎。

    “这次破五国之军,有劳吕先生了。”

    “不敢。”

    吕不韦低着头,但他听得出来,嬴子楚是真的已经病入膏肓了。

    “呵,想来也没有几年。”

    嬴子楚就像是在回忆一样,淡笑了一声,说道。

    “当年吕先生再赵国遇到我,礼遇我,到后来为我游说,助我回秦,登此君位。此番恩情,子楚一直铭记在心。”

    说着,嬴子楚的抬起了一根手指晃了晃。

    “我是一直记得你第一次见我之后,和旁人说过的那一句话。”

    “你说我,奇货可居。”

    ······

    殿中安静了一下,吕不韦眯起眼睛,手心微微出汗。

    他不知道自己的着这句话居然被嬴子楚听到过。

    他也知道,只凭这一句当年无关轻重的话,如今可为不敬。

    以货比王,以商自居,视王为何?囊中之物。

    “吕先生,不必心忧,子楚不是在怪罪先生。先生与我如同再造,所以先生所要的,子楚多不过问。”

    “就像,先生与赵姬之事,子楚不会多问一般。”

    赵姬···

    话说到了这,吕不韦再也是忍不住了,他的脸色发白,连忙俯身说道。

    “大王···”

    他早该想到,他与嬴子楚的妻子赵姬通奸,嬴子楚会知道。

    但是他真的想不到,嬴子楚居然一直知道,只是没说。

    “吕先生,咳咳。”嬴子楚淡笑着咳嗽了两声,打断了吕不韦。

    “子楚说了,并非怪罪先生。只是,在提醒先生而已,莫要做过了才好。”

    吕不韦站在那,说不出话,第二次,他面对嬴子楚,被逼得无措。

    “先生招揽门庭,收家中私卫。”

    “平日作为,子楚多有了解。而且。”

    嬴子楚顿了一眼,移开了眼睛:“若是子楚愿意,上也能知晓先生安危。”

    吕不韦的额头上滴下一滴冷汗,只感觉自己被眼前的人看了个精光,没有半点秘密可言。

    很明显,他的身边已经被安插了嬴子楚的暗子。

    “先生对子楚大恩,子楚铭记于心,但是先生若是有异,子楚会很为难。”嬴子楚眯着眼睛笑着。

    他不会杀了吕不韦,或许是念及旧情,但或许更应该说吕不韦还有用。

    嬴子楚的时日无多,若是病去,嬴政继位。

    政儿年纪尚小,时局不稳,需要有一个人把握大局。吕不韦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点他可以信任。

    “我这病该是无治之法了,待我去后,我会把我的东西交给政儿,还需要先生照看一二。”

    “先生,你看如何?”

    交给嬴政什么,该是秦国自然还有吕不韦的安危之权。

    嬴子楚把话说的很清楚,恩威并重。

    你只需要做该做的事,念在往日恩情上,我可以放任你一些。但是若是你所做出格,我也有办法要你性命。

    吕不韦低下头,不动声色的应道:“臣,明白。”

    身后却是一片冰凉。

    见到嬴子楚摆手,缓缓退去。

    ————————————

    吕不韦低着头走在寝宫的长廊之中,两旁的光线照进了有些昏暗的走廊,一片一片地照在他的脚边。

    他明白,如今自己虽然财权在手,但是前路已经是万丈悬崖,行差踏错一步,就是必死之局。

    “踏踏踏······”

    长廊的尽头传来了脚步声。

    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人?

    吕不韦抬起了头。

    看到一个身穿白袍的人正从那转角处走来。

    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宽大袍子,头上绑着发髻,脸上盖着张青铜面,看不清模样。

    咸阳城之中能做这幅打扮只有一个人。

    陷阵丧将。

    已经回到咸阳了吗?

    两人都看到了对方,同一时间停了下来,相隔这长廊对视着,有同时向前走去,直到擦身而过。

    “好久不见啊,吕先生。”

    “是啊,好久不见。”

    两人没有多言甚至没有看对方一眼,各自向着一端走开。

    这个时候,召集禁军吗

    吕不韦背着顾楠走去,眼中飘忽,想起了当年那安国君嬴柱继位之时的模样。

    清洗门庭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